首页 修真 天凡修真传

第六十一章法宝大刀

天凡修真传 千晓鱼 4367 2021-01-14 17:13

  

  朱平凡懒得再去问法空为什么,而法空见朱平凡兴趣缺缺也不在解释。便收起朱平凡身后的橙色光芒道:“平凡,你快些把周围的灵石替换掉,大壮已经重伤,如果再出现敌人,阵法失效的话会非常危险。”

于是乎朱平凡又屁颠屁颠的跑去更换灵石,而法空负责在每一块灵石上重新拓印佛文。

一刻钟后,朱平凡看着被替换下来,已经变得灰暗的九十九块上品灵石。

朱平凡好奇的问道:“和尚,这灵石怎么变得暗淡无光。”

“老衲让你替换灵石,就是因为灵石里面的灵力已经用去了一大半,没有了天地元气的灵石就等于是废灵石。”

朱平凡心疼道:“和尚,你的意思是,小爷的九十九块上品灵石,这么一小会便全部报销了?”

“是的,所以老衲才不想随便发动阵法,老衲仔细的研究了一下,阵法在此界之中威能还算过得去,修为在金丹镜之下的修士,法阵最多可以使用三次,如果是金丹镜修士法阵只能使用一次,如果是修为在金丹镜之上的修士,此阵法应该会失效。”

朱平凡心痛的收起废弃上品灵石,然后坐在大壮身边,又让法空从储物手镯中唤出装着行李大袋子。朱平凡把大袋子里面的东西倒了一地,找到水与干粮自顾自的开始吃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大壮炼化了灵草。身体差不多恢复了七八分。

此时大壮喷出了几口积压在胸腔中的瘀血道:“平凡,我的伤虽然没有大碍了,但如果再遇到敌人会很麻烦,所以我们还是快些离开这里吧。”

朱平凡看了看天空道:“天差不多快黑了,我们夜晚赶路更危险。而且大壮你不用担心,相信小爷,不会有危险的。”

大壮好奇道:“平凡,刚才的橙色光芒到底是什么,怎么会那么厉害。”

朱平凡把手中的水袋与干粮扔给大壮道:“小爷在蕴魂山脉中得到了传承,学会了布置一些阵法。刚才的橙色光柱就是阵法,而且我们现在身在阵法之中,所以非常安全。”

大壮听了朱平凡的话便彻底安下心来,于是乎大壮开始打扫战场,把大汉四人的东西全部拿回了法阵之中整理了一下。四柄武器,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还有七八株灵草。最后周大壮在大汉血迹斑斑的衣服中找到了一个巴掌大的小袋子,以及一块腰牌,大壮仔细的看了看小袋子,发现小袋子非常奇怪。于是乎拿到朱平凡面前道:“平凡,你看看这袋子好奇怪,袋子口特别小,而且摸起来里面好像有东西。”

朱平凡接过小袋子看了看,随后法空在朱平凡脑海中说道:“这袋子是个储物袋,但是空间非常小,只有两三个平方。连那把巨锤都放不进去。”

“那这袋子怎么用,是不是与储蓄手镯一样。小爷的储物手镯有多大。与这袋子比那个好。”

“当然是储蓄手镯好,那储物手镯是空间法宝,空间足足有二三十个平方,而这袋子只是用特殊布料加上一些阵法而已,空间小的可怜。使用方法不需要炼化,不需要神识。只需要注入少量真气或灵气感知里面的东西,便可以拿出东西。而收纳东西时把东西放到袋口处,注入少量真气或灵力便可。只不过平凡你没有真气或灵力还是用不了。”

朱平凡把储物袋的使用方法告诉了大壮,大壮开心的把自己的一些东西收进了储物袋,然后把储物袋挂在了腰间。

朱平凡拿起大壮扔在地上的腰牌看了看,腰牌是木制的,巴掌大小,正面雕刻着一个秦字,背面雕刻着的图案类似一座山庄。看起来非常精致。

朱平凡随便看了看便把腰牌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

而大壮拿着断掉的下品玄铁刀,叹气道:“太可惜了。”

朱平凡满不在乎道:“有何可惜的,不就是一把下品玄铁刀麽。小爷有更好的。”说罢,朱平凡从储物手镯中祭出的一柄刀飞到大壮面前的地面上。大壮看到这把厚实而精致的大刀眼睛一亮,直接拿了起来。刀虽然厚实但却不重,只有六七十斤。虽然很精致但大壮却有点小失望。大壮舞了一个刀花,将真气注入大刀。此时大刀剧烈的颤抖而且隐隐发出红色的光芒,而只是一瞬间大壮整个人就瘫坐在了地上。

朱平凡跑到大壮身边道:“大壮,你怎么样了。什么情况?”

大壮有气无力道:“平凡,这刀好可怕,一下子就抽光了所有的真气。我没事,只是真气亏空而已。”说罢,大壮拿出几块灵石盘膝回复真气。

“和尚,到底是怎么回事。”

法空无语的回道:“老衲说什么来着,这刀大壮根本用不了。拿着也只能当普通兵器。这是元婴境修士用的法宝,大壮体内的那点真气不够催动这件法宝,想要驱使这件法宝需要大量的真气或者灵力。简单点解释便是大壮境界太低,真气不够。”

朱平凡把法空话告诉了大壮,大壮没有失望反而更加喜欢这把刀。因为大壮觉得如果自己境界够了,这把法宝刀肯定会非常强大。大壮非常爱惜的把大刀收进了储物袋。然后继续回复真气。

此时已是傍晚,蕴魂山脉外围的森林已经非常的阴暗。朱平凡见大壮没事便来到一旁的树大边,靠坐了下来。单手托着下巴静静的沉思。

又过了半个时辰,大壮回复完真气之,找来了一些干柴,升起了篝火。然后坐到了朱平凡旁边道:“平凡,你在想什么。”

“大壮,你说白衣少女带着雨涵去了南洲,南洲是不是很远。”

大壮笑着说道:“你想雨涵了,你们虽然总是斗嘴吵架,但是我能看得出,经过这一路的相处。你早就把雨涵当成自己人了。”

朱平凡叹气道:“其实雨涵可以去南洲大门派修真,小爷挺为她高兴的。只是小爷少了个陪小爷斗嘴的人,心里多少会有些失落。”

“平凡,你不会是喜欢上雨涵了吧?”

朱平凡摇了摇头反问道:“大壮,你有喜欢过女人吗?”

大壮直接无语道:“没有,壮爷我心中追求武道,哪有时间去谈情说爱。但是你平凡,先是娶了文静,之后又喜欢上雨涵。我觉得吧你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想办法修真比较实际。”

朱平凡沉默许久道:“大壮,朱府出事之后,我除了觉得对不起爹娘之外,对文静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你还记得你带我离开新房时,文静对我说的话吗。”

大壮想了想道:“当时太紧张,我给忘记了。”

朱平凡深吸了一口气道:“文静对我说,夫君早些回来。而文静叫的那一句夫君让小爷心里一直不是滋味。拜过天地之后,我与文静便是夫妻,可是朱府被灭门,文静与爹娘便成为我一辈子的遗憾。夜深人静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爹不那么顽固,不与田家作对,把码头卖给田家。此时你我与爹娘还有文静是不是会继续在朱府开心的生活。”

大壮同样叹气道:“事情已经发生,太多的感慨只会让你我更加悲伤。不如把感慨化作报仇的动力,努力修炼,终有一日你我兄弟二人会杀到田家,为义父义母讨回公道。”

朱平凡轻笑道:“公道?这个世界是没有公道的。更没有对与错,田家拳头大便可以屠杀我朱家。若小爷有一天拳头比田家大,小爷就是公道,小爷屠了他田家。没人会说小爷做的不对。”

大壮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所以我们要努力的变强大,这样就没人敢欺负我们。”

“大壮,刚才小爷想了想,小爷的储物手镯还有身上的法宝长衫与你的法宝长袍都太惹眼了。境界低的修士还好,如果再遇到大汉或比大汉那些人更强大的修士。我们会非常麻烦与危险。所以小爷觉得我们还是低调些比较好。”说罢,朱平凡从行李袋中拿出了二人以前的衣物,随后二人把法宝长衫与长袍替换掉。朱平凡换上了一套淡青色的普通长衫,而大壮换上了一套黑色紧身散打服。两人把法宝长衫与长袍各自收进了自己的储蓄手镯与储物袋中。朱平凡又拿出一条白布条,缠绕在左手手腕上,遮挡住了手腕上的储物手镯。

二人又聊了一会天,朱平凡便拿出被子靠在大壮身边呼呼大睡了起来。因为有阵法的缘故,大壮不需要守夜,所以也香甜的的睡了过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