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公府小姐要退婚

第三百八十三章 终结!新的开始

公府小姐要退婚 尔迩 4823 2021-01-14 17:09

  

  “小姐,小心!”

“灼儿!”

言灼意识恍惚之际,听到身后有人大声呼喊,而她,却是没有丁点力气再去闪躲了。

那刀,眼看着就要落在言灼身上。

“白彦!”

远处赢霖一袭金色战甲朝她奔来,只是距离太远,他心焦万分,恐怕救不急了!

正在这时,天边有黑色身影一闪而至,如闪电般迅捷,倾时便到了言灼身边,一掌推开了那身后扬刀的人,那人根本承受不住,顿时吐血身亡了。

墨云轻揽着言灼的腰,看着她如今满脸的鲜血,消瘦的脸,满眼的心疼。

“墨云轻?”

恍恍惚惚的,言灼觉得将她接住的这人,气息很是熟悉。

只是,墨云轻还在修仙界,估计很多事情都没有处理完呢,如何能到这里来?

“是我。”

他声音低沉,轻声说道,却令人无比心安。

“你怎么来了?”

她笑了笑,虚弱地问他。

“你先在一旁休息,这里交给我。”

他喂给了她一粒药丸,将她转交到另一人那里,满眼寒光,望着这黑压压的军队,有望向了东青国的皇帝。

“就是你们将灼儿伤害至此?”

他的声音嘹亮,震得人的耳朵都有些难受,如今这立在半空中无风而立的姿态,更是犹如仙人一般,让人由衷敬畏。

赢霖目中满是复杂之色,看着那人。刚刚他就差了几步,就是那几步,他已知自己远远不如那人了,他心中得知言灼是女子后的欣喜,倾时间化为无有,变成沉重和苦涩来。

“你又是何人?为何要来掺和我东青国之事?”

圣上皱着眉,厉声问道。

“呵,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

他衣袖一挥,圣上便是被打飞了出去,又滚了几滚,不知有多狼狈了。

“父皇。”

“圣上。”

太子、公公连忙跑过去,要搀起那如丧家犬的圣上。

“杀!给朕杀!”

圣上满脸土灰,口中更是吐了几口血,眼中恶毒和恨恶如毒蛇般令人不寒而栗。

“不用你说,他们都得死!”

墨云轻目中怒极,冷哼一声,全身的威压倾泻而出,朝着众人碾压而去!他又调起周身灵力,运转起自己所修功法,只见,一个金色巨掌在半空中缓缓成型,而后重重拍下!

倾时间,下方的人,只觉得如有大山压顶,沉重的透不过气来了,而他们全身的骨骼,也开始吱吱作响,似是承受不了,下一刻,就要破碎!

恐怖。

掌下的人,只觉得死亡的威胁,就在他们眼前!

他们的脚挪不动一分,手也动不了一分,求饶的话也说不出一句,只能干瞪着眼睛,满心恐惧,听着自己身体之中的骨骼一寸寸破碎,等着死亡的临近。

赢霖早已经带着他的人撤到了一边,如今远远观望着,也觉得实在是嚇人。

这么厉害的人,才是言灼的良配,他实在是有些相形见绌。

“东青国的国君是吧。”

料理完了这些虾兵蟹将之后,墨云轻又将目光投降了那灰头土脸的圣上。

他往后躲了躲,想要躲过墨云轻的眼睛,只是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又有一身明黄衣衫,他如何藏得起。

“呵呵,”他谄笑着,“这位仙人,不知您找我何事?”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见到东青国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面上显出这种表情来。

“就是你,将灼儿一家害到如此地步?”

“不,不是我,是他,他,还有他,他们出的主意。”

圣上君澜指了指人群中的左相,二姨娘,宁渊,还有宁王,墨云轻皱着眉,目光随即看向了几人。

“圣上,这明明是您出的主意,一直是您说镇国公府藏有宝贝,让我们偷偷调查,如今,您怎能这般,将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呢?”

宁王怂着肩,立马推辞道。

“是啊,圣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您授权的,没有您的命令,我们如何会这么做,而且,这军队我们也调命不动。”

宁渊也张口说道,脸上丝毫没有难堪之色。

圣上气急了,狠狠白了宁王和宁渊来人一眼,这俩想死的白眼狼。

“左相,你说!”

他看向了一直未开口的沈奇正,满眼赞许之色。

“圣上,臣觉得他们说的对!”

他含笑说道,像是一个最虚伪的笑面虎。

“你们!”

圣上刺啦一声拔出了一把刀,向着他们砍去,只是他身体臃肿,年龄也大了,这非但没有砍中他们,却差点将他自己带倒在地,他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你们,你们这些逆臣!朕……朕定是要杀了你们!”

“圣上还是顾好自己再说吧。”

他们几人笑着,十分幸灾乐祸。

“即是害了灼儿一家,谁也不能逃过!”

墨云轻不耐烦他们狗咬狗的场面,衣袖一挥,几道灵力,便朝着他们射去。

他们满眼惊恐,想要逃开,只是周身似乎被锁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如今,他们这些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人,终于体会到了那些将士们临死时的痛苦滋味了。

他们的心中,最后闪过一个念头:早知如此,绝不会动镇国公府!这样,他们如今还在逍遥快活,如何会死?

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

大道至臻,天道昭昭,唯有善人行善,终有好报;恶人作恶,终有恶报!

积压在天幕之上的乌云,终于散开了,晴朗又温暖的阳光,再次照亮东青国的大地。

而如今,这方被国君暴虐、臣子剥削、生民潦倒的土地,浴血之后,再不是往日的东青国,而成了南焱国的新城池,接受南焱国新帝的带领。

未来如何,他们不知,只能随波前行,期许明天。

言灼被墨云轻抱着,领着镇国公府剩余的众人,途径镇国公府,去往墨叔的住所。

物是人非事事休,言灼望着身后那越来越远的府邸,心中说不清楚是如何感情,喜欢也罢,讨厌也罢,都成过眼烟云了。

她笑眼盈盈,望向了墨云轻。

阳光下,他的面容那般平凡,却那般好看,让她倾心,让她安心。

一切的束缚,一切的压抑,一切的仇恨,都已终结,而他们,也真的要迈向全新的开始了!

言灼心中松弛,这一世,结局终于改变,她满心期望,满心憧憬着明日如何,去往修仙界中如何,又怔怔望着墨云轻出神。

“哎,不对,”她满眼狐疑之色,戳着他的腮帮子,“你,你这脸型,之前不是这样的!”

“傻瓜,”他宠溺地勾了勾她的鼻子,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我啊,还有秘密,要告诉你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