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风尘凌霄录

第五章:情之所钟 至死不悔

风尘凌霄录 今夕未央 7476 2021-01-14 16:59

  

  你见过落雪吗?寒冬时节,暮云低垂,朔风骤起便有满天雪花飘落,轻盈如柳絮、剔透似琼芳,落雪之美莹白如玉圣洁无暇,落雪之威却可凝结江河使山崩地裂!

你见过落雪剑法吗?传说那是这世间至美的剑法,由这世间至美的佳人黎落雪所创,你看那点点闪动的剑芒像不像漫天飞舞的雪花?你看那如匹练般的剑光似不似被骤风吹起的落雪?美吗?美得不然俗尘,美得无法抵挡!

谁也没有想到,陆尘随手挥出的一剑剑气凛冽竟然带出满天剑芒,恰如漫天落雪纷纷洒洒飘向迎面而来的四大阎王,四人来势甚急仓促间又如何能避开这凌厉凛冽的剑气?只能运足内力挥舞手中的兵刃抵御,兵刃尚未相交,磅礴的剑气直如惊涛拍案般向四人压过来,四人把自身内力发挥到极致仍难与之抗衡,四个身影直接被这剑气震飞!

“小师弟,师父他老人家安好?”握着陆尘持剑手腕的黎落雪问道

“师父很好,他在山下办点事情随后就到!”陆尘故意大声回答

石阶下解忧店的众人闻言却心下大惊,神霄真人这十年都杳无音讯,若是他在真在此地,解忧店实难有胜算!

“今日亏得小师弟和几位小友及时赶到!落雪谢过!”说着朝众人行了一礼,然后走到阿娇身边,替她把了把脉,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喂到她嘴里,转头对满脸担忧的陆尘说:“无碍,只是晕过去了!待此间事了,让大师兄开个方子助她调理内伤!”

陆尘闻言,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黎落雪这才已迈步走下台阶!

坐在地上的无觉对陆尘道:“这位仙子掌门是你师姐?那你将来不就是我们师叔?”

“白痴!别派弟子即便通过入室弟子选拔,也只是在神霄派学艺而已,又不用改投神霄派!哪来得师叔?”失血过多脸色苍白的萧冷破天荒的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看来他是真心不想有陆尘这样一个师叔。

黎落雪,一边缓步下石阶,一边开口道;“神霄派与解忧店素无仇怨,尔等为何夜袭我派?杀我门下弟子?”

那大掌柜闻言答道:“杀手杀人自然是为钱,黎掌门又何必明知故问?”

“既然如此,落雪也不再多问,各位这就去地府给我派弟子赔罪吧!”黎落雪一伸手,束在腰间的落雪剑已在掌中。

“阎王殿众人退下,列三才阵,请教黎掌门高招!”大掌柜吩咐道,几名黑衣人把受伤的四大阎王搀回,一直站在大掌柜身后的三名黑衣人鱼贯行出,正是解忧店的三大执事。三人均是黑巾蒙面,看不见样貌,但手中所持的长剑,却均是鲨鱼皮制的剑鞘包裹,那长剑剑身比寻常的剑要窄,却比寻常的剑长半尺有余!

三人分三个方位战定形成一个三角形状,将黎落雪围在当中,手中长剑一抖将剑鞘褪去,三柄黝黑的长剑齐齐指向天空,三人闭眼低头似在低声祷告!

黎落雪黛眉微蹙道:“原来是南海剑宗的人!”

大掌柜微感惊讶道:“黎掌门果然好见识!”

黎落雪却道:“上官侯爷!你真是越来越不长进了,好好的南海候不当,却要做这见不光的解忧店掌柜,此次夜袭我神霄派是为了当年败于我二师兄手下之耻吧?”

三十年前,在大梁极南之地,时有海盗和倭寇作乱,朝廷屡次清剿却无功而返,无奈之下朝廷只能向江湖中人求助,大梁皇帝下诏,谁能一举荡平南海倭寇之乱,赐爵南海候,并以南海之地作为封地赏赐!南海第一大世家上官家的大公子,上官青带领三十名族中子弟,揭了朝廷的榜文,并在一月之内攻破南海周边九处海盗巢穴,击杀在南海作乱的倭寇千余人。这上官青剑法高绝,相传他平生所遇用剑之人未曾有人能在他的玄铁细剑下走过十招,所以江湖中人尊称其为南海剑神,将上官家称为南海剑宗。而这天地三才阵法,正是当年上官家与倭寇交战时惯用的战阵,三人为一组,互为犄角,三人齐攻时可变化为一字长蛇阵,首尾相顾时又可变化为二龙出水阵,端的是攻守兼备,厉害非常!上官青平乱有功朝廷晋封其为南海候世袭南海,这上官青在受了朝廷的封赏后,野心日益变大,他用清剿海盗所得的财宝在南海招兵买马,用十多年的时间聚集了上万人马,从此拒向朝廷纳贡,在南海自立为王!朝廷多次出兵征讨均被其击败,大梁皇帝震怒之下,调集十万兵马并擢升当时军功卓著的,镇边将军李廷枢为征南大将军,令其平定南海叛乱,李廷枢率兵进入南海后却不与上官青的军队交战,而是命人烧毁沿海船只,断了上官青的退路,再用重兵将上官青的军队围困在南海回龙滩半月有余,上官青的军队水粮断绝,半月后被李廷枢一举歼灭!但这上官青不愧为南海剑神,居然率十余骑杀出重围,从此销声匿迹不知所踪!

黎落雪曾听李廷枢讲过当年南海平叛的事情,故今日一见对方的兵刃和阵法立时识破对方身份。

大掌柜见身份被识破也不着恼,只淡淡说道:“当年李廷枢以众凌寡,以十万甲兵攻我一万人马,虽胜又何足道?今日便看看黎掌门能否破我这三才阵法!”

这时场中的三人已祭告完毕,南海门下多是沿海子弟,杀生前祭告天地是南海渔民的习俗,所以三人才会有这般举动。三人齐声道:“请黎掌门试阵!”三柄长剑从三个方向疾刺而来,这玄铁细剑,通体黝黑虽然锋利无比却没有一丝光泽,加上剑身极细刺出时几乎没有破空之声,在夜色漆黑时如果剑法迅捷,对手连剑从哪个方向刺来都不易判断,更遑论抵挡了。当年南海门下子弟,能平定倭寇之乱,这兵刃上也占了便宜。

黎落雪口中轻念:“朔风浮云幕,飞雪落苍穹”正是她落雪剑法中的一式“朔风飞雪”,只见她掌中的落雪剑化作一道流光刺向其中一人,她本人也白衣飘飞,身形随着这一剑向那人飘飞而至!竟完全不理会另外两个方向刺来的玄铁细剑。

她这一着看似莽撞,实则正是破这三才阵的关键所在,三才阵中三人同攻,同守,三人进攻时若你只想防御,势必陷入三人的围攻中,处于以一敌三的劣势。而她人随剑走只攻其中一人,出剑的同时身形飘飞去近身去抢这个人的位置,她位置一变另外攻来的两人剑招自然落空,而被她攻击的那人,为了保持阵法的完整,不能丢掉位置势必只能回剑抵御,另两人为了攻到她,也势必移动自己的位置,来进攻自己,这样不管黎落雪攻向谁,另外两人的位置必然要发生变化,她再在这变化的空隙寻找三人的破绽,只要有一人移动稍慢,或在抵御她的剑招时露出败像,三才阵必破。

三人见黎落雪一出招便指向这阵法的关键所在,心下也感惊骇,但三人配合已久,心中虽惊步伐和剑招却丝毫不乱,被攻击那人撤步后退,同时回剑抵御黎落雪攻来的一剑,另两人两人却踏步向前,手中长剑,追着黎落雪刺到。

黎落雪见三人配合纯熟,心下也是暗赞,但三人位置变化正是她想要的,她口中继续念到:“碎玉从何来?急雪舞回风”只见她身形飞起,手中落雪剑剑尖于回剑抵御那人的剑身上一点,人在空中忽然转了一个圈,一式“落雪回风舞”落雪剑已攻向另一人,这一人正追着黎落雪身形向前移动,此刻黎落雪进攻方向突变,倒像是他自己把身体往黎落雪的剑尖上送,那人大惊之下硬生生收住身形,原地使一个铁板桥,避开黎落雪这一剑。可他这一停,另外两人一人正在后退,一人正在向前,三才阵阵法已乱。

黎落雪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只见她以剑点地,身形再次回转,一招“寒空飞雪”落雪剑陡然生出一道剑芒,剑气暴涨,一剑已从正向前移动那人,的后背刺入,洞穿了他的胸膛。

不过三招,黎落雪便破去了南海剑宗久负盛名的三才阵法,她心下微感诧异,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一直后退那人,忽然浑身真气暴涨,双足一顿手中的玄铁细剑,挟山呼海啸之势朝黎落雪刺来,这一剑气贯长虹,剑势如潮水般汹涌而至,原来他刚才一直在隐藏实力,直到黎落雪击杀他一名同伴,以为稳操胜券时,他才出其不意,显露真正的实力,另一侧刚才避开黎落雪一击的那人,也长剑疾挥,以剑做刀向黎落雪拦腰斩到。

这才是真正的杀着,黎落雪虽惊却浑然不惧,她凝聚全身真气,落雪剑剑芒吞吐,宛若剑尖上燃起一团白色火焰,黎落雪手腕轻转,落雪剑舞成一个炽色光圈,身形极速向前迎上前面刺来的一剑,同时也避开了身侧挥过来的一剑!

两剑相交黎落雪感觉到对方剑上传过来的雄浑内力,竟似长江大河般滔滔不绝,她不敢托大,运起全身内劲与对方相抗。就在此时她忽觉后背的护体真气被破,一直未曾出手的大掌柜,忽然出手双掌运起排山倒海般的掌力,结结实实的拍在她后背上,黎落雪的身体被这一掌拍得向前飞去,眼看便要撞上面前那人的长剑。陆尘等人和一众凌霄派弟子,齐声惊呼!

黎落雪提起最后一点真气,落雪剑勉力在那人的长剑上一荡,身形斜斜地落到一旁,她以剑撑地,勉强站立!嘴角却不断有鲜血溢出,点点鲜血滴到她胸前染红了那一袭白衣!

只听大掌柜说道:“黎掌门你虽然冰雪聪明,却还是料错了两件事情!”。

“喔?哪两件?”黎落雪一边回答,一边暗运真气调理内伤,却发现丹田之中空空荡荡,刚才那一掌实在霸道,竟已将她真气打散,只怕五脏六腑也皆被震伤!

“第一,我不是上官青,他才是。”大掌柜手指刚才与黎落雪对敌那人说道

“这点,我已从他的剑法上看出,只是我没想到,上官侯爷竟也愿屈居人下,供人驱使!”黎落雪尽量和对方多说几句,拖延点时间凝聚自己的真气。

大掌柜闻言哈哈大笑道:“供人驱使?这正是黎掌门料错的第二件事情!我与上官兄同为执事我虽是大执事,但除了大掌柜焉敢驱使他?”

“你不是大掌柜?”黎落雪惊道。

“怎么我有说过自己是大掌柜吗?”

“你们废话说完没有?”上官青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大执事却道:“上官兄莫急,黎掌门这么活色生香的一个大美人,一剑杀了岂不可惜!不如让兄弟我先上下其手一番”说完搓着双手就要踏步向前!

忽听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说道:“你再敢往前一步,你迈左脚我就断你左脚,你迈右脚我就断你右脚!要不要试试?”随着声音一个身材高大的青衣男子,已掠至黎落雪身旁伸手将她扶住,顺势将一颗药丸塞到她嘴里,命令道:“咽下去!”

这男子一脸虬髯、头发散乱的披在肩上,面上虽有些倦容却难掩其豪迈之情!正是神霄派开山大弟子齐若海赶到,齐若海手上并无兵刃,却拎着一个酒壶!他双目炯炯望向大执事,沉声问道:“是你把我师妹打伤的?”

那人答道:“是又如何?”

齐若海拔出手中酒壶的塞子,将壶中之酒一饮而尽,大声道:“是就受死吧!”

黎落雪惊呼道:“师兄不要!”齐若海朝他咧嘴一笑道:“看师兄给你出气!”说完他身形忽然暴起,双拳一上一下向大执事,胸口和小腹处砸去,使的却是少林罗汉拳中最平常的一式“猛虎出洞”,少林拳法流传数百年,这罗汉拳就年街边卖艺的也会。是再普通不过的拳法。可就这普通的拳法,在齐若海使出来却势若奔雷。善使拳法的无觉看得高声叫好

大执事见拳势凶猛、不敢硬接,身形后退,避开这一拳,齐若海张口大声骂道:“孬种!”

向前踏出一步又是一招“猛虎出洞”,大执事又退,齐若海又大骂道:“孬种只会退吗?”骂完又向前踏出一步这次招式终于有了变化,变拳为掌,双掌一上一下拍出,却还是罗汉拳的招数“罗汉撞钟!”大执事被齐若海简单的两拳接连逼退,已经感觉失了面子,再加上齐若海的大骂,在场众人听得清清楚楚,他自觉颜面上挂不住,此刻见齐若海双掌袭来,便不在躲避,也是双掌齐出,迎上齐若海的双掌!双掌相接却无半点声响,大执事的双掌在对上齐若海的双掌之时,立刻被齐若海掌上传来的雄厚内力牢牢吸住,大执事心道:“不好,上当了,这人是要和自己比拼内力!”

原来齐若海十年前于永安府力抗,北阙四大高手,虽然击毙其中三人,自己却也被震断经脉,一身内力虽在却无法驱使武功尽费,他十年来潜心医道,终于让他琢磨出一个以银针刺穴,连通筋脉,强行运使内力的办法,只是他经脉已断十年,强行运使内力,难免会落得经脉尽碎而亡的下场。今日大敌当前,他担心心爱之人有失,便也顾不得许多,自行用银针刺如周身大穴后匆匆赶来!正赶上黎落雪被大执事击伤,齐若海不善言语十年来从未对黎落雪吐露过心声,但他十年来常留苍山,只为陪伴自己钟情之人左右,他曾在她十七岁入门时答应过她,终此一生护她周全,那时他们虽都是少年,这许多年来他却从未忘记自己对她许下的诺言,哪怕他心知黎落雪钟情之人不是自己!所以他如何能容得打伤黎落雪,并出言轻薄的大执事活在世上?只是他这十年来武功荒废,若纯以招式比拼只怕不易取胜,加上他全身筋脉均是由银针打通,难以久战,于是他才想出这么一个诱敌之策,逼对方和自己比拼内力!神霄派的内功心法为道家正宗,修行之人进境神速,陆尘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内力便与十大阎王相差无几,正是源于此。此刻齐若海全力施为,大执事只感觉对方的内力深若归墟,无穷无尽,不过片刻他已感觉气血翻腾,胸膛就像要炸开一样,此时哪里还顾得上颜面,大执事望向一众黑衣人中,一个身材枯瘦的老者,那老者摇头道:“若你没那么好色,倒也不至于这么快认输!”说完一个纵跃已来到大执事身后,伸出一掌搭在大执事后背左侧的肩井穴后,一股极阴寒的内力,经由大执事左手手掌传导过来,齐若海顿觉不妙,这股阴柔的内力,竟有引导大执事的内力,向自己反扑之势。站在大执事身后的枯瘦老者,阴测测的笑着问齐若海:“老夫这冰玄劲比你们的神霄宝典如何?”齐若海本已在全力抵御对方的阴寒内劲,无法开口说话。但他绝不容对方在自己手下救走打伤自己师妹之人,此刻听这枯瘦老头开口嘲讽自己的师门,他忽然大喝道:“老匹夫你再试试!我的道法无极!”听闻“道法无极”四个字黎落雪与陆尘齐道:“师兄不可!”与此同时,天外峰下也有一个声音远远传来“若海住手!”齐若海听到这个声音眼中放出光芒来,大喊道:“老匹夫这才是神霄宝典的内功,滋味如何?”此刻他已运起“道法无极”心诀瞬间将体内的道家真气提升数倍!大执事只觉对方的内力瞬间如决堤的洪水,涌向自己的身体只是一瞬他周身筋脉就已被震碎,身后的大掌柜也被这强横的内力震退数步,暗自运气调息!而齐若海身上的银针此时也尽皆被崩出,口中鲜血狂喷,却哈哈大笑道:“辱我师门、伤我师妹,我必杀之!老匹夫记住了吗?”说完身体向后倒去,此时一个穿一身破烂道袍的身影从天而降,一把抱起栽倒在地的齐若海,掠回黎落雪身旁,正是神霄真人袁天胤赶到,袁天胤双掌贴住齐若海背心,将一股纯正的道家真气注入,齐若海缓缓张开眼睛,看到哭得梨花带雨的黎落雪轻声道:“师妹,我曾发誓要护你一世周全,今日只怕是最后一次了!”黎落雪插干脸上的泪珠强笑道:“师兄,我嫁给你好不好,从今以后我便是你齐家的人,你喜欢苍山,我就长住苍山伴你左右好不好!?”齐若海低声道:“好是好,不过我知道你心中牵挂的只有长生一人,师兄爱你护你,却不愿你委屈自己!”“师父!弟子一生从未求过您,今日弟子有一事相求让沈师弟……”神霄真人此刻也是老泪纵横他柔声道:“若海,你心中所想为师尽知,明日为师便传书令他回苍山!”齐若海面露笑意双眼缓缓闭上……情之所钟,至死不悔!齐若海至死仍未忘记对钟爱之人立下的誓言!黎落雪趴怀抱齐若海,泪水在美丽的脸颊上恣意流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