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外章 凡人所遥不可及

都市夜战魔法少男 愿心不变 4611 2020-10-23 18:37

  

  假如不是处于极夜,或许此刻已经是黎明。

北极光轮封锁-欧洲方向。

纯白之上金色皇家花纹,出于第十一零骑‘导师’施密特之手不夜宫专属的飞行舰-‘光梭’安静的停滞在冰山山脚的冰原,舰身亮起微光照亮附近。

或许这样形容有些奇怪,但是极夜的第一个夜晚已经结束了。

看着已经平静了的冰山平原,很难想象几个小时之前它们在那巨大光明从远处亮起、整个北极的海水似乎都在震颤的那一刻地动山摇,脆弱的仿佛随时可能倒塌。

眼前魔力编织的画面也早就黑暗下去,意味着远在北极点的战斗已经结束。

明明北极很冷,但是克里姆站在‘光梭’前面的冰原上,看着极夜的黑暗却出乎意料的感受不到寒冷,

只有一股深深的连歇斯底里都不想去做的卑微无力。

我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这里...

呼出的白气在连悲伤都没有的出神眼眸前朦胧他的视线,一直站在这里将近二十个小时,从抵达的那一刻一直注视到了结尾,

他看到那道疯嚣的黑影如同怪物一样牢牢压制住围攻他的四道白影,也看到能把这样的强大击坠到冰海上的那道让人连注视都需要尊敬的荣光;

他看到那些只听老师提过的大人物们联合在一起,压制黑与白的庞然机甲,他也看到那道漆黑再次席卷着更加强大安定的恐怖从冰海归来;

看着白影一瞬间坠落,看着漆黑冲霄而起,看着所有其他被排除战场...

看着最后光明洪流和冰海围城轰然对撞。

这一路上跟着勒瑰恩从华夏来到这里,克里姆已经充分理解了这位总是平静美丽、温和有礼的女性无论是品格还是气质都是真正的贵族,她挥手就解决自己一路上任何难题的强大让克里姆难以忘记。

而即使这样,再踏上光梭之前,对方告诉他,她是这片战场上最弱的人。

最弱的人...

有时候最让人深深无力的不是未知,反倒是理解。

因为理解了那究竟是多么超出现实凡人的遥不可及,所以才会更加感受到无法触及的无力绝望。

明明是为了想要清楚那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而来到了北极,但是真的注视了这么一场顶级的战斗之后,给予克里姆却并不是得偿所愿的满足。

我究竟是为什么来到这里啊...

长长的呼出一口白气,克里姆最后看了一眼北极方向的夜空,准备回到光梭的内部,不然哪怕有着老师给的解冻装置,他的手脚也会被冻的坏死。

然后就在克里姆转身的那一刻,他突然看到了白色的‘流星’从天空坠落,一道道落在冰原海面,

落到他的附近。

溅起的冰尘散尽,露出了苍老温和老人穿着繁杂金色花纹教袍的身影,在他身后容颜圣洁美丽的女性、魁梧威严的男人、披着斗篷的佝偻身影,

并不只是超出常人的长相,在他们所有人身上有一种普通人没有也绝不可能有的气质。

“西尔维斯他怎么样了?”

最后一道白色的‘流星’坠落到自己身边,克里姆看着凛然美丽的女性对着自己笑了笑示意辛苦你了之后,他听到了为首的那位苍老慈祥但又尊贵神圣的老人对着自己温和开口的询问。

完全没有居高临下的语气,只是平等的询问,在克里姆的印象里,所有的‘那种人’都是这样,

即使是对待凡人,也不会有着傲慢,

这一点,真是让人难过。

“他在看到最后那一刻的时候,突然和我说有些身体不舒服,所以我把他安排在光梭里的房间休息了。”

看着眼前苍老的身影,克里姆看着他的眼睛有着岁月的沧桑智慧也有着属于他的淡泊神情。

“是么,感谢你的举动。”

有些受宠若惊的接受了老人的感谢,克里姆看着他们一行人走上光梭,勒瑰恩来到了他的身边,轻声的说道:

“我很抱歉,这次我没能达成让你亲眼见证参加者战斗的约定。”

听着她发自内心的歉然,克里姆轻轻的摇了摇头,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不,那不重要了,勒瑰恩阁下你已经让我看到了足够的东西...”

他说到这一下子有些话语轻声的停顿,换换的吐出了一口气。

“我已经亲眼看到了你们的世界。”

然后他驱散了脸上所有的出神情绪,扬起一个亲和的笑脸问道:

“那么,勒瑰恩阁下,我们现在要返航回欧洲么?”

“等一下,还有一个人。”

“还有...?”

克里姆楞了一下,他看向了那些走上光梭的身影,这分明已经是画面了所有的人了,为什么还有一个人?

然后就在克里姆疑惑不解的那一刻,机甲稳定庞大的嗡鸣声从远处迅速传来。

极夜的黑暗天空里,一个巨大身影蕴含着瑰丽绚烂的科技感缓缓出现在了他的视野,

流转着磅礴能量的未来武装张开成天使一样的单侧羽翼,身形瑰丽优雅的机身从极高空下降,一直停到一个让克里姆心神空白的高度之后,

只穿着纯白衣裙的少女身影从机甲之中缓缓飘落,在下落的途中,黑白哥特的裙摆缓缓出现,层层蕾丝华丽的长袖和黑色长袜逐渐遮住了她纤细袖长的手脚,

踏在冰层上的那一刻,浅金色的及肩长发在风里飘散,出现在她脚上的是一双老式的牛皮短靴。

“她...?”

对于这名突然出现的少女,话语凝滞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克里姆看着勒瑰恩按住了他的肩膀,看着少女踏上光梭的背影,湛蓝眼眸感叹的对他微笑开口:

“走吧,我们回去。”

说完,她凛然的白影也朝着光梭走去。

一时间,只剩下克里姆的身影还站在冰原之上,然后被北极冰冷的寒风从出神中吹醒。

我在想什么呢,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是我能知道的事情。

踏上光梭的前一秒,他转身看向了半空中漆黑神秘、瑰丽璀璨的‘游夜’机甲,心神出窍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份科技者最终伟力的‘美’。

眼神里控制不住的憧憬和渴望让他心中的难过无法遏制的增长,

但最后,他还是强迫自己转头,朝着光梭走去,这不到几百米的距离却让他走的异常艰难。

他突然想起了破冰船那晚那个漆黑身影和自己说过的话。

-‘只要那是你所想要的...’-

-‘哪怕再怎么遥不可及,你所付出的都不是毫无意义。’-

哪怕是这样的遥不可及,也不是毫无意义的么?

强忍住莫名的眼泪,克里姆最后一次转头看向了游夜机甲,紧紧的咬着牙攥紧手掌,最后在眼眸低垂中转身,甚至没有看路的被什么东西绊倒。

只是在他挣扎爬起的那一刻,他看到绊倒自己的....

是插进冰层露出一半的暗色结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