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第189章 阿妖

总有人逼本小姐用强 小师昧 4028 2020-11-21 18:22

  

  李飞扬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冷天赐,“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吃醋就意味着你不该说喜欢冷小姐。就算是当姐姐一样喜欢也得藏在心里,不要当着燕总的面儿说出来。”

冷天赐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喜欢漂亮姐姐不能光明正大的喜欢啊,那他就偷偷喜欢。

李飞扬看他那时而机灵,又时而糊涂的傻样额头暴汗,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天赐啊,你就这么跑出来家里人不担心吗?”

冷天赐豁出去了,“担心就担心呗,我才不管那么多。李大哥我们出去玩儿好不好?”

“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李飞扬敲了下他的额头,“你不想回去,我送你去个地方!”

他很忙的好吧,如果不是冷小姐陪着总裁,他还要给总裁开车呢。

李飞扬的开车技术绝对称得上一流,他把头盔递给冷天赐,风驰电掣般穿梭在都市的大街小巷。

没办法,总裁把车开走了,他只能骑自己的摩托车。

冷天赐也不是第一次坐,他紧紧抓住李飞扬的腰生怕自己会掉下去。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让他忘了被岳兰和冷中州所带来的委屈。

冷中州和岳兰却为了找冷天赐找疯了。

“都是废物,少爷他一个孩子能去哪儿,你们都快去给我找,找不到都别回来见我!”冷中州对着找了一圈一无所获的保安和帮佣们发火。

岳兰只知道哭哭啼啼,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心里对冷清悠的怨恨一点点增多,若不是因为她,哪有这么多事。

她现在脑子一片空白,只想让儿子早点回来。

“哭什么哭,你哭儿子就能回来了。儿子要找不到,你也趁早滚蛋!”

冷中州的怒吼打断了岳兰悬空的思绪。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儿子走了你以为我愿意。”岳兰想也没想脱口而出,这还是她第一次顶撞冷中州。

冷中州“啪”地一巴掌甩到她脸上,“凭你也敢对我大呼小叫,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保安和帮佣们迅速散去,生怕被这股无形的怨气伤到。

岳兰捂着脸后退几步,她的眼里蓄满泪水,不是难以置信,而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我算什么,你说我算什么,你到现在连个正经身份都不肯给我,我能算什么?”岳兰悲从心来,一声声控诉着自己的委屈。

冷中州作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垂着眼皮冷声道:“就你这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还想要名分,儿子找不到你就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岳兰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她早知道冷中州的冷心决情,怎么就不死心呢?

冷清悠和燕厉寻站在窗边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冷中州还真是使得出来。”冷清悠勾起的嘴角尽显嘲讽。

燕厉寻揽过她的肩膀说:“不稀奇。”

他的视线扫向冷中州,恰巧冷中州也像这边看过来,他们的视线交汇,都看到了彼此眼睛里的冷意。

“傅安琪失踪的事应该就此告一段落了。”冷清悠猜测冷中州目前无暇顾及傅安琪,就算他对自己有什么质疑也只能忍着。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处置她?”燕厉寻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杀人冷清悠肯定是不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倒是她的风格。

冷清悠嘴角上扬,“傅安琪自然要去向妈妈忏悔,我相信妈妈定然不会让她轻易死去。”

燕厉寻基本上能预见傅安琪的下场会是怎样的惨烈,那不正是他们所期待的结果吗!

“咚咚咚咚咚……”

燕厉寻看了看来电显示直接挂断电话。冷清悠一脸严肃地问道:“神神秘秘有古怪,谁给你打电话?”

“一个甩不掉的女人!”燕厉寻老实交代。

冷清悠傻眼,“哪来的女人,你不会跟别的女人还有婚约,或者你的前女友,或者……”

燕厉寻转身封住她胡乱猜测的嘴,一个法式长吻过后,燕厉寻才对她解释。

“没有那么多或者,我跟其他女人没有婚约,也没有前女友。这个甩不掉的女人是二婶的侄女罗素妖。”

冷清悠撇撇嘴,在他的腰间拧了一圈。

“一听名字就不是什么好人,罗素妖,她怎么不叫罗妖精。”

燕厉寻捧着她的脸无奈地解释道:“除了你,其他女人在我这里都只能说是雌性动物。我的心里只有你,小辣椒。”

冷清悠并没有掐疼他,而是麻酥酥的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他把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下,像珍宝一样握在手中。

冷清悠还是对那个叫罗素妖的女人耿耿于怀,紧接着燕厉寻的手机又响起来。

燕厉寻把手机递给冷清悠,把挂还是接的选择权交给她。

冷清悠果断按下接听键,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甜腻腻的声音:“寻哥哥,你怎么不接阿妖的电话?”

燕厉寻顿时满头黑线,她这么亲昵的语气让轻轻误会怎么办?

冷清悠把手机放到他嘴边示意他回话。

“找我做什么?!”燕厉寻的声音冷得能结成冰。

只听罗素妖用委屈到极致的声音撒娇:“寻哥哥,你干嘛凶阿妖嘛,阿妖都好久没有见寻哥哥了,很想听听你的声音。”

冷清悠听着她嗲到发颤的声音一阵饿寒,拉长的脸上也是寒光笼罩。

燕厉寻简直头大,他阴沉着脸说:“说人话,没其他事挂了!”

“别,别挂嘛,阿妖想跟寻哥哥吃顿饭,可不可以嘛?”

冷清悠闭上眼都能想象出罗素妖一边讲电话,一边撒娇地扭动着身体。

燕厉寻腾地一下挂断电话,他不敢在失去冷清悠的边缘试探。

“挂电话做什么?!”冷清悠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盯着他。

燕厉寻立马搂住冷清悠的腰哄她,“清清,那都是她一厢情愿,我可没有对她施舍半分情意。”

“鬼才信你的话。寻一句寻哥哥,右一句寻哥哥,我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们能不能再恶心点。”冷清悠推开自己腰间的大手,却不想被他禁锢得更牢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