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我有科研辅助系统

416 特殊的材料(求订阅)

  

  吃过中饭后,下午许秋继续整理实验室里的第三类和第四类药品。

因为这些药品被开过封,所以在整理的时候他格外的小心谨慎。

张疆实验室主要做有机实验,总体上以各类有机溶剂为主。

此前段云、田晴也做过一些无机反应,因此也会涉及到一些无机的酸、碱、盐。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材料,

有机溶剂相对比较好处理。

可以通过试剂瓶身上的生产批号推断出大致开封日期,透过瓶身的玻璃可以看到剩余溶液量。

然后根据这些信息将它们划分三类或是四类药品,三类整理好装箱准备带走,四类着留下来当废液处理掉。

当然,之前划定的三类、四类药品的判定标准也不是完全定死的。

如果是四升、五升装的溶剂,即使余量不足一半,比如剩余有一升左右的溶剂,许秋也把它们归为了三类。

毕竟剩的有些多,直接当废液处理就有些太浪费了。

此外,溶剂中也有一些特殊的存在,比如味道比较浓重的吡啶。

许秋在盘点的时候发现实验室里留存了两瓶没有用完的500毫升装吡啶,一瓶还剩1/3,一瓶还剩2/3左右。

他想了想,决定还是全部都带走,理论上吡啶是碱性物质,可以用盐酸之类的酸性物质与之中和,形成吡啶盐,但是在实际处理过程中,肯定会有大量的吡啶蒸汽逸出,到时候整个实验室就都是味道了……

但不做任何处理就直接带走也不妥当,因为试剂瓶的瓶盖密封效果有限,在开封过后,即使有瓶盖阻隔,同样会有部分溶剂分子逸出,人离近了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闻到味道。

于是,许秋便用胶布把装吡啶的试剂瓶瓶口缠绕了几圈,确保运输过程中不会有太多的吡啶逸散出来。

处理完有机溶剂,许秋继续处理无机的酸、碱、盐。

无机的碱和盐被统一放在一个试剂柜中,它们相对比较好处理。

因为大多数都是以固体粉末或者晶体的状态存在,几乎不会挥发,只要不直接接触或者吞服就没什么危害。

种类也比较丰富,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多种。

其中,包括用于Suzuki反应的碳酸钾、碳酸钠,用于处理碘的硫代硫酸钠,用于配制碱缸的氢氧化钠等等,用于氟化反应的氟化钾……

这些试剂大多是从国药买的,因而包装都是较为一致的,白色不透明的方形塑料瓶,可以直接整齐的码放在一起。许秋也懒得一个个重新拆开检验了,直接全部划分为三类,通通带走。

国药的主要优势是价格相对比较便宜,500克的话也就是百十来块钱,纯度也不算低,可以达到化学纯的级别。大多数投反应时用到的试剂,有化学纯就足够用了,不需要强行追求多少多少个9的纯度。

酸的话,也被统一放置在一个试剂柜中,它们处理起来就稍微麻烦一些。

实验室里现在存放的酸有高氯酸、浓盐酸、浓硫酸、浓硝酸等等,都是开过封的。

装酸的试剂瓶标签都已经被腐蚀变黄了,连带着试剂柜底部都有一圈黄色的印记。

而且,打开试剂柜后,一股酸的味道扑面而来。

如果用科学一点的方法解释,就是酸分子被吸入到鼻腔时电离产生氢离子,氢离子被嗅觉细胞感知(可能是和某种蛋白质结合),然后通过电信号告知大脑:

“附近有酸,危。”

眼下实验室里的几种酸中,高氯酸是无机含氧酸中酸性最强的一种,位列六大无机强酸之首。

许秋在实验中没有接触过高氯酸,可能是段云或者田晴之前用到过。

另外几种酸也都是强酸,浓盐酸具有高挥发性、刺激性;

硫酸、硝酸具有强氧化性,且当它们的浓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使用过程中就会“发烟”,因此高浓度的硫酸、硝酸也被称为发烟硫酸、发烟硝酸。

虽然同样被冠以发烟的帽子,但硫酸、硝酸两者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发烟硝酸,是硝酸含量在90%-97.5%的水溶液,在空气中吸收水分,从而猛烈发烟。

发烟硫酸是三氧化硫的硫酸溶液,具有强吸水性,当它暴露于空气中时,挥发出来的三氧化硫和空气中的水蒸气形成硫酸的细小露滴而冒烟,理论上,发烟硫酸可以被认为是浓度超过100%的硫酸。

尽管实验室里的都是强酸,不过许秋并不是很慌。

因为它们的毒性也就一般般,只要不是直接弄到身体或者衣物上就问题不大。

其实,除了氢氟酸外,实验室里大多数用到的无机酸只要妥当操作,危险性都不大。

而氢氟酸在使用过程中会挥发出来的氟化氢气体,可以经由人体皮肤吸收,导致中毒。

气态的毒性物质让人防不胜防,而且还没什么有效的解毒剂。

只靠人体自身的代谢去解毒的话,估计要等到猴年马月去,因此危害程度比较高。

考察完酸性试剂柜,许秋发现所有酸类剩余的量都不多,而且使用时间大多已经超过一年多,浓度可能早已经不准确了。

于是,许秋打算把它们统一归入四类,直接当做废液处理掉,到时候去江弯实验室直接换新的。

学校的废液回收处一般只收有机溶剂,像这些酸、碱、强氧化剂或是强还原剂都是不回收的,需要实验室自行处理。

这个时候,可以联系专业的实验室废液处理公司。

不过,凡是和科研相关的项目,溢价都会非常的高。

就张疆实验室加起来没几升的酸性废液,不值得花费大价钱请专门的公司处理,自己就可以搞定。

处理的方法并不难,就是先加水对酸液进行稀释,然后利用酸碱中和的方法,将酸性废液转化为没有危害的无机盐溶液,最后就可以直接排放到下水道中。

当然,这个工作还是存在一定的危险性,许秋决定把试剂全部整理完毕后,自己亲自出马进行处理。

最后,轮到了其他杂七杂八的试剂和材料。

种类还挺多的,林林总总的有上百种。

类似于之前有机溶剂和无机酸、碱、盐的处理方式,许秋按照试剂价值、使用时间、危险性等综合考量,将它们划分为三类和四类药品。

在整理的过程中,许秋发现有不少特殊的材料。

钠块,平常存放在煤油之中,使用的时候用镊子夹出,然后用小刀切一小块下来,用于除去溶剂中的水分。

钠的活泼性比起同族的钾、铯还是差很多的,直接把钠暴露在空气中,通常也不会自燃,表面会形成一层氧化层,用来保护内部的钠。

只要不作死,比如把大量的钠丢入大量的酸或水里,危险性也一般。

而如果是铯的话,接触空气后,刷的一下就会因为剧烈反应而爆炸了。

另外,钠这东西听起来挺高端,其实就是一种普通的金属,工业级的钠并不贵,单价2W左右。

单位不是克,也不是千克,而是吨。

连铜都比钠贵,一吨铜的价格大概在5W左右。

更别提银金铂钯等贵金属了。

液溴,为了防止分解,瓶子都是不透光,遮挡的严严实实的,还会在上面加水液封,价格也不贵,大约3W5一吨。

过渡金属催化剂,主要是钯催化剂,以及相应的配体,平常需要避光低温保存,价格也不便宜,许秋把它们也归为一类药品,和之前整理出来的单体放在一块。

水合肼,段云之前用过,就是肼的水溶液。

肼是由两个氨基直接连接而得到的物质,也被称为联氨,有碱性,是一种强的还原剂,被用于火箭燃料。

现在段云要离开了,因此这材料也就没人用了,许秋打算直接用中和的方法处理掉。

正丁基锂,化学性质活泼,遇到空气直接自燃。

实验室中的正丁基锂是被溶解在四氢呋喃中的,浓度不高,剩余的量也不大,可以直接用针筒抽出,然后用乙醇处理掉即可。

锡试剂,包括三甲基氯化锡、三丁基氯化锡等,前者的反应活性比后者高,但毒性比后者强,属于剧毒物质。

实验室中,为了追求反应产率,用到的是三甲基氯化锡,主要是韩嘉莹合成聚合物给体过程中,自己设计单体单元的时候会使用。

当然,学妹平常接触到的都是几百毫克、几克级别的锡试剂,危险性相对比较低。

有些课题组主要是研究锡试剂的,经常几十上百克的接触锡试剂,那就比较惨了,几乎人均发际线前移。

丙二腈,有机氰化物,是合成ITIC端基A单元ICIN时必须用到的引入氰基的原料,毒性比锡试剂应该是略低一些。

现在实验室里的用量还是蛮大的,主要是邬胜男在用。

这也没什么避开的办法,想要做科研必须有所牺牲,许秋只能希望博后学姐能多多注意自己的健康安全。

另外,还有很多被装在没有标签或标记的玻璃瓶中的材料,无人认领,许秋通通把它们归为四类药品,当做固体废弃物处理。

学校对固体废弃物的处理,并没有什么专门的回收处,也没有什么指导办法。

多数实验室都是把固体废弃物连同其他实验垃圾,直接丢到放实验垃圾的垃圾箱,至于会不会造成什么环境或者人身危害,那就全靠各个实验室自觉,看他们有没有把有毒物质处理干净了……

当然,就实验室的用量,就算有残留没有处理干净,一般也都是毫克、几克级别的,不会对环境造成太大的污染。

整理好四类药品后,许秋看了一眼邬胜男那边的进度,比他和学妹要慢,大概完成了五成左右的样子。

因为博后学姐那边既需要负责制作纸箱,还需要拆装所有的仪器、设备并装箱,工作量更大一些。

之后,许秋让韩嘉莹带着装有一类药品的箱子,打车前往江弯校区,自己则回到办公室中整理危化品搬运名单。

除了学妹提前搬运的部分,其他待搬用的药品一共有127种之多,许秋的任务,是把这127种药品和《危险化学品目录》中提到的2828类危化品进行对比,从中找出其中的危化品,再统计上报给院系。

院系提供了统计模板,格式是序号、试剂名称(中文名称)、原瓶规格、数量、危险性质(如腐蚀、易燃、易爆等)、搬出校区-楼宇-房间、搬入校区-楼宇-房间、课题组负责人、课题组负责人手机、课题组联系人、联系人手机。

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繁琐的。

两个多小时过去,许秋一直按Ctrl+C/V/F/H等快捷键,按得手都快抽筋了,终于整理好了危化品搬运名单,通过邮件上报给院系进行审核。

经过筛选,127种药品中,属于危化品的一共有62种。

让许秋没有想到的是,连乙醇都算危化品,因为它具有易燃性、刺激性……

中途,韩嘉莹带着一类药品顺利抵达江弯校区的实验室,并发了消息报了平安。

另一方面,邬胜男也带着孙沃、严虎和殷后浪完成了张疆实验室仪器设备的打包工作。

她们一共装了十二个大纸箱子,均用记号笔在箱体上进行了数字编号,并标注内部的仪器种类。

其中有四箱是玻璃仪器,用制作三明治的方法进行放置,即先铺两层泡泡纸,然后放一层玻璃仪器,然后再铺两层泡泡纸……不断循环,直至放满。

另外八个箱子,放有各类仪器、设备和一些小铁夹之类的杂物小玩意。

大型仪器能够拆装的全部进行拆卸,比如本来很大只的旋蒸仪,现在直接被大卸八块,分成一个个小的部件,分开安放。

仪器拆装前后,为了防止遗忘拆装方法,邬胜男她们都按照许秋的嘱咐拍了照片。

不然仪器到江弯那边,发现怎么装都装不回去,那就尴尬了。

还有一些体积很大,且无法拆装的仪器,比如烘箱,就没有用箱子装,到时候直接让搬家公司负责搬用即可。

另外,氮气钢瓶也无法装箱,不过钢瓶只需要联系学校的药品仓库进行回收即可,不需要自行搬运。

许秋认真检查了每个箱子,并拍照留底,最终,众人一同把所有箱子的口都用封箱带封上。

自此,张疆实验室搬迁的前期准备工作,基本搞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