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妻子的隐私

第三百二十二章 打针

妻子的隐私 胡人半解 4883 2020-11-21 16:20

  

  “对。”李小柔说完,又说道,“咦,你怎么知道,是不是特想喝核桃粥呀?”

我坐直了身体,正经八百地问道,“苏晴,边胜美还有诗梦,今天她们都给我送来了核桃粥,我想问问,你们是不是商量好的呀?”

李小柔之前的时候,是我的助理,我跟她有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必要藏着掖着。

李小柔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我去,我知道了。”

“昨天我们开了个会,我本来打算给你做点粥吃的,就查了一下手机,看看吃什么补脑,然后就找到了核桃粥,后来,苏晴经理她们凑过来,问我看的是什么,我就告诉她们了。”

我了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情了。

“老大,这粥您还喝吗?”李小柔怯怯地问道。

可能在她的眼中,我从来都是一副横冲直撞,非常霸道的形象,所以,李小柔对我讲话的时候格外小心,处处都充满了请示的味道。

“喝。”我说道,“就喝一口好不好?”

听了我的话,李小柔忙点了点头。

李小柔煲的粥,略带一丝咸味儿。

我吃了一口,李小柔将食盒盖好盖子,刚在了一旁。

“最近工作怎么样?”我问道。

李小柔茫然地抬起头来,“老大,我现在在代理着办公室这边的工作呢。”

她确实比较适合做办公室工作,一板一眼,一丝不苟。

“好好工作。”我对李小柔说道。

李小柔脸上一喜,然后说道,“我知道了,老大。”

去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时针指向了九点钟。

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四个人来给我送粥,这真的很让我无语。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护士走了进来,她的手里拿着一个针管,走到大雄的面前,“打针。”

大雄听了这话,乖乖地翻过身来,然后又褪下半截屁股。

我看着眼前的女护士,心里十分疑惑,在这里住了好几天的院,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护士的。

她带着口罩,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一双细长的眼睛,还让我见上一眼就难以忘怀。

“大夫,”

但是,看她拿针的架势,让我心中有些诧异。

因为,普通的护士,拿针管的时候,都是三根手指头捏着往屁股上扎,而这个护士却一只手握在针管上。

并且,她的眼神凶狠,寒光毕露!

我忽然联想到前几天的晚上,有人突然来找大雄寻仇,那一夜,如果不是我的话,大雄恐怕早已经呜呼哀哉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从床上下来,并且向护士身旁走去,“大夫,我的药什么时候给我用呀?”

“我靠,你这么着急让护士给你打针呀啊?”大雄笑呵呵地打趣道,“是不是看人家护士长得漂亮,你小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他趴在床上,并没有看清楚背后的情况。

而那名女护士瞅了我一眼,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她猛地将那根针管插在大雄的屁股上。

“啊!”大雄惨叫一声。

与此同时,我一拳向女护士打了过去。

女护士的身手不凡,她并没有回头,而是直接一矮身,给了我一个后蹬。

高跟鞋的鞋跟那么的尖锐,一脚踹在了我的小腹上。

我后退了几步,疼的弯下腰去。

我敢保证,如果她踹的再往下一些,我的命根子就不保了!

这个女人,太他妈的狠了!

就在这个时候,大雄转过身来,见到了我们打斗的一幕。

女护士想要抓那根针管。

大雄反手一拳打在女护士的脑袋上。

“啊。”女护士一个踉跄,后背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大雄从床上跳下来,一拳砸向了女护士的脸。

女护士头一偏。

嘭。

大雄的拳头砸在了墙上。

随后,女人双手插向了大雄的双眼。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大雄出手如电,伸手抓住了大雄的两根手指。

嘎嘣。

骨头断裂的声响,如此清脆!

电光火石之间的打斗,胜负已分。

“你他妈找死。”大雄又一拳砸在女护士的脑袋上。

噗通。

女护士噗通摔倒在地。

她正好躺在我的面前,她恶狠狠地看着我。

那双凶狠的眼神,让我永生难忘!

我吓得立刻后退了几步。

大雄扑了上来,而女护士翻过身来,一脚踹在了大雄的身上。

大雄后退了几步,一下撞在了身后的床头柜上。

女人见状,爬起来逃了出去。

“还他妈想跑!”大雄说着,就向外追了出去。

“追上她,不能让她跑了。”我捂着肚子说道。

那个女人太可怕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

如果大雄能够除掉他的话,我也会放心不少,因为,我总觉得如果那个女人干掉了大雄之后,一定会找我报复的。

可是,大雄跑了没有几步,噗通摔倒在地。

这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立刻走到大雄的面前,“大雄,你怎么了?”

接下来的一幕,让我惊诧不已。

因为,我看到大雄黑黢黢的脸上,竟然有些泛白。

“大雄,你怎么了?”我惊骇地喊道。因为紧张过度,我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针上有毒。”大雄说着,浑身不由自主地颤动了起来。

针上?

我不由自主地向大雄的屁股上看去。

只见,他屁股上扎的那根针已经不见了,只剩下半截针头插在上面。

估计是刚刚大雄后退的时候,屁股上的针撞在了柜子上,针被撞掉了。

“大夫,大夫。”我大声喊了起来。

很快,几个医生和护士跑了进来,随后,他们七手八脚地将大雄抬上了担架车,然后推着他去了急救室。

我惊魂甫定地回忆着刚才的一幕幕,忽然,我想到了那根断了针头的针管。

找了半天,我终于在床下找到了它!

我站起身来,拿着那根针管,然后快步追了出去。

急救室门口,我拼命拍打着已经在里面反锁的门。

好一会儿,大夫才打开了门,她一脸生气地问道,“你干嘛?”

“他的身上,中的是这种毒!”我忙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