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普普通通大师姐

二百二十一、望诸位好自为之

普普通通大师姐 关灯吃榴莲 4517 2020-11-21 16:20

  

  不过这些与林玄真无关了。

林玄真只担心,这几个修士杀了这些女子过程中,万一醒来呼救,她可能会心生不忍。

连安思梅杀鸡放血,她都会下意识地回避,何况这种杀人现场?

林玄真不愿意为难自己,也就不想继续留在这里。

她对古池说道:“我在磐姜谷外等半个时辰。你还要不要离开元洲,自己决定吧!”

说完,她又传音对风景言道:“此女有心入道。若等会儿有冒犯之处,还请诸位道友手下留情,只给个小教训即可。”

风景言看了古池一眼,他对这个抱着瓷壶若有所思的女人有印象。

她曾经花大价钱到过地牢,虽然望着几人都是一脸痴迷,却没有碰过他们几个。

几个难兄难弟被关押在一处时,偶尔还会提起此人:“有色心没色胆的冤大头”。

风景言传音回道:“林道友放心。天雷门行事公正,林道友提点之恩,景言记下了。”

林玄真见他识趣,又提了一句:“这处禁制,说不定只是暂时失效。你们处理完也早些离开吧!”

风景言收到这句传音,神色顿时紧张起来。

他刚刚脱困时只觉得怒火上头,要那些女子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倒是没想到这个。

若是这禁制再度启动,他们岂不是又要沦为禁脔?

想罢,正要再次对林玄真表示感谢却已经不见了那女修的踪影。

这是什么神不知鬼不觉的身法,或者神通?

他元婴期大圆满境界的修为,竟然毫无所觉?!

这女修果然隐藏了修为!

幸好他没有被怒火主宰了意志,反而受了这位大能的提点。

风景言看了重掌生杀大权后,磨磨蹭蹭不肯给个痛快的两个修士一眼,皱了皱眉。

地位、实力、情景颠倒之后,他们与当初那些欺凌弱小男子的磐姜谷女子又有何区别?

修真自然无分男女,但这世俗红尘中,还是做不到完全的平等和逍遥。

说到底,还是他们心境和觉悟不够,才会为这种事失了本心,反而自己也成了恶人。

风景言原本对他们还有一丝共患难的惺惺相惜,如今却只想赶紧了结此事,再与五人,江湖不见。

“别耽误时间了,赶紧解决!那位道友提醒我了,这里的禁制可能还会恢复。”

那两人修为不如风景言,听到他冷淡的语调,瞬间收起玩弄和报复的想法,老实照做了。

几人的储物袋连带法衣都被抢走,只留赤条条一个光身,自然也没了法宝和符纸,只有本命法宝为伴。

但他们都不愿意叫本命法宝沾上这些人的血。

那便只能用法术。

数百道细长冰针刺穿了这些女子的身躯,很快就有枯藤将整个高台笼罩起来,一朵淡蓝色的火焰落在了人山上。

风景言使了一道呼风诀,风助火势,凤鸣院中央的高台,被熊熊火焰吞噬。

随着高台倒塌发出的巨响,古池总算回过神来。

她看到这冲天火焰,有些紧张地问道:“我也进过地牢,你们不杀我吗?”

风景言冷冷地一瞥,道:“你活腻了?”

古池险些被那冰冷的一眼给冻住,忙回道:“没有没有,当然没活够!我还想长生的。”

说完,她不敢再出声。

趁着修士离开了一半,风景言也收起身上威压,她起身抱着瓷壶就给凤鸣院内剩下的磐姜谷人喂药。

凤鸣院外,鸦雀无声。

整个磐姜谷都陷入了沉睡中。

若是林玄真在场,便会告诉他们,这些人都中了迷烟。

申怀元是神木宗宗主,仅次于于懂的炼丹大师,只是无法使用修为,又怎能难倒他?

只是条件艰苦,麻烦了一些,原本还差一味药材。

申怀元在发现禁制解除,恢复修为后的第一时间,便感知到这凤鸣院地底下竟然还藏着几个修士。

他已经是大乘期修为,而且化妖成功,正是最怕沾染凡尘因果和人命,被天道盯上的时候。

这就顺便使了一招借刀杀人。

他只是用威压将凤鸣院内的人震晕过去,又叫迷烟一瞬蔓延至整个磐姜镇。

林玄真在磐姜谷口等了小半个时辰,古池跟着几个修士一同出了谷。

见七人出来,林玄真将等待时做好的阵盘往磐姜谷中一扔。

那无形无质的禁制好像从未被破坏过一般,再度笼罩了磐姜谷。

六个修士见她如此,既惊讶又疑惑。

唯有古池与六人不同,她以为这禁制又恢复如昨,磐姜谷不会再有覆灭之虞。

她目露感激之情,登时跪下拜了一拜,说道:“林道长慈悲,我愿替谷中余下之人报此大恩!”

林玄真只看了她一眼,隔空扶起古池,道:“我只是看在参寥泉的份上。”

风景言看了一眼面露不忿的五个修士,代为问道:“林道友,你这又是何意?”

难道是不相信他们就此作罢,会回头血洗磐姜谷?

问完他又有些后悔自己多嘴。

和这深不可测的大能相较,他们不过是和这些凡人一样的蝼蚁。

林道友大概会觉得“夏虫不可语冰”而懒得和他们解释吧?

何况,这位林道友不知有意无意,还在他们岌岌可危的求道之路上拉了一把,他们几乎都欠下她一份因果。

她又何须与他们解释?

林玄真毫不在意,淡淡道:“这禁制只能维持一年。此事我已经刻在了磐姜镇上公告栏。磐姜谷之人,就好自为之吧!”

得了回答,风景言和其他五人自然不敢再质疑什么。

林玄真想着自己答应的事,只拎古池上了自己的飞渡舟,离开了此地。

“此人真是元婴初期修士?”

“不见得,能有这样的设阵手法,定是隐藏了修为。”

“你没看见吗,她手中那把伞形法宝有九色宝光,绝非凡品!至少是极品灵器。”

“幸好风道友提醒,否则我们还真有可能冲撞了这位大能!”

“她自称是天雷门五雷峰弟子,五雷峰,不是玄真大师姐所在的峰头吗?”

……

风景言也不搭话,只疏离道:“诸位道友,我们还是就此别过。望诸位好自为之。”

众人又说了几句,便在磐姜谷入口散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