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紫陌烟云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黎家老祖

紫陌烟云 双麻酥 7048 2020-10-21 10:12

  

  义军乘着势头,再度挥师北进,兵锋直指宛城,试图扩大战果。

可在宛城,义军遭到了当朝名将严尤和陈茂的顽固抵抗。刘縯率军将宛城团团包围,一时却拿它不下。

正当此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却开始在义军中蔓延。本来宛城久攻不下,刘縯就心急如焚,此时再添瘟疫,更让刘縯寝食不安,焦急万分。

“你再去看看?”主帐中,刘縯坐立不安,指使刘稷去探查一下将士情况。

“南阳城中大夫都请过来了,试了几十个方子,怎么还是不见起色。”刘秀也拍腿焦急道。

刘稷叹道:“这场伤风瘟疫,又不知要夺取多少将士性命。”

王匡道:“五年前,绿林军起势之时,就是因为一场伤风瘟疫分崩离析,分解成了现在的新市兵和平林兵。现在绿林联军刚刚站稳脚,却再遭瘟疫,难道我们所为被鬼神所忌。”

刘秀道:“王公切莫说这等丧气话,瘟疫本是节气不和,寒暑交替,导致阴阳失位,加之连番攻占,将士疲惫,不敌雾露寒霜才致这场疾病,什么鬼神作祟都是虚妄之语。”

傅青云静静听着,知道伤风对当世来说,就是大瘟疫,无疑绝症。刘秀虽然尚不知有病菌病毒之说,但他能够不为迷信所惑,分析入理透彻,却是让人刮目相看。

“但现在这么多将士病倒,这可如何是好?”刘縯焦心道。

“我们楚地有个宋氏神医家族,专治伤风瘟疫,可惜得罪了当地大员,被全部问斩了。”王常叹道。

“宋氏?”王常一言惊醒傅青云,山庄宋伯宋堂主不正是宋氏神医家族的吗。傅青云惊喜道:“宋氏还有传人,正在楚戟山庄中。”

“啊!”刘縯大喜,过来牵着傅青云的手道:“青云,你真是我的福星,这下儿郎们有救了。”

傅青云道:“大哥,事不宜迟,我就马上动身。”

傅青云策马奔回棘阳,叫上琯琯,两人立即动身往神农架十万大山赶去。

小兽康康十分灵性,侦查敌情时比斥候还好用,应刘秀请求,傅青云就将小兽康康留在了军营。

……

武当县是从北线进入神农架的最后一个市镇,天黑之时,两人赶到武当县,准备就在县城客栈落脚。

武当县偏安一角,正好位于太和门脚下,远离兵连祸结的乱世,倒是显得格外的繁华。一进城门,就见十字长街两边大红灯笼高悬,亮如白昼。大街上,五湖四海的侠客游士,夹杂各种乡音的难民,还有躲避战祸的豪绅富贾,熙熙攘攘,人车不绝如缕。

太和门弟子个个神采奕奕,衣带飘飘,两三人一组,手提宝剑穿梭于大街小巷,维护武当县社会治安。所以县城里侠客游士虽多,却还算规矩,没有人愿意去触太和门的霉头。

傅青云和琯琯定下一间客栈,用了晚餐,琯琯拉着傅青云去街上闲逛,不想错过这么热闹的场景。

琯琯一袭白色罗衫,乌黑的秀发结了个美人髻,一撮刘海飘在额前,容色清丽妩媚,明珠美玉一般,当真比画中仙子还要美艳三分,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再看她身边,一个男子轩昂俊伟,眉目清朗,双眸犹如点墨,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又让哪些登徒子无不自惭形秽黯然退去。

琯琯在夜市摊位上流连,不时挑选一些喜欢的小玩意,开心之极。傅青云则静静的跟在身边,望着她娇痴顽皮,天真烂漫的模样,心里无限惬意。

俩人正逛着,忽然一声暴喝响起:“拦住他们!”

傅青云转头一看,见前方左首一栋悬挂“聚宝楼”牌匾的二层阁楼前,十几个手持长剑的大汉冲出来将一个紫袍老者团团围住,紫袍老者身旁站着一个紫发男子,正是崔紫山。

那个紫袍老者个头不高,一头白发,脸上皱纹如同树皮,双眼却精光刺目,不见丝毫龙钟老态,活像一只老乌龟,怕是有近百岁年龄。

琯琯也回头看过去,拉着傅青云的手蓦地一颤,小声道:“快走!”

傅青云心知有异,赶紧跟着琯琯背向“聚宝楼”溜走。

两人混在人群中疾走,转过一个墙角方停下来。傅青云感觉到琯琯手心的冷汗,诧异道:“琯儿,怎么那?”

琯琯娇.喘吁吁道:“那个老贼,就是外号‘地魔’的黎家老祖黎元贞,是我爷爷的大对头。”

“和你爷爷一样厉害?”傅青云惊诧道。他现在已经知道琯琯的爷爷,正是魔岛神王殿殿主皇天玑,武功绝世,却不知地魔为何许人。

“哼,当世除了终南山紫虚真人和青羊观那个牛鼻子老道,谁又能放在我爷爷眼里。但这个地魔老贼,阴险毒辣,武功也不可小觑,非你我能敌。”琯琯道。

琯琯又道:“黎家为了与皇家争夺神王殿大位,机关算尽,又剑走偏锋堕入魔道。这个地魔老贼,武功虽然高得吓人,却不敢出来走动,生怕我爷爷掀了他的老巢,怎么今日竟然出现在这里,还和崔紫山在一起?”

“我们看看他搞什么名堂?”傅青云道。

琯琯点点头,俩人就藏身墙角,偷偷往外探望。

只见地魔黎元贞双眸微阖,似乎根本就没有看见手执长剑气势汹汹的十几个壮汉。而崔紫山也是一脸从容,气定神闲的看着“聚宝楼”门口一个身着蜀锦的肥胖中年。

周围的行人眼见有热闹看,瞬间涌过去站得远远的围观,指手画脚。

尚未动手,人群一阵骚动,几个衣带飘飘,手执宝剑的太和门弟子飞身掠过人群,领头的正是被傅青云打了一耳光的汪海龙,太和门掌门洛云天的亲传弟子。

“罗掌柜,怎么回事?”汪海龙旁若无人的向那身着蜀锦的肥胖中年发问道。

罗掌柜赶紧快跑几步,来到汪海龙跟前抱拳恭敬一礼,指着黎元贞哭丧着脸道:“汪少侠,这个老东西看中了我们的镇店之宝,非要强买强卖,我们不从,他竟将我‘聚宝楼’砸了个稀烂,所有藏宝碎了一地。”

“大胆,竟敢在太和门脚下撒野!”汪海龙一摆衣襟,“锵”地抽出宝剑,指着黎元贞怒不可遏的喝道。

“你待怎地?”黎元贞轻描淡写的说道。

“有钱赔钱、没钱留命!”汪海龙盛气凌人的说道。

“哼,大言不惭!”黎元贞双眸蓦地睁开,精光大盛,不高的个子让人瞬间觉得如泰山压顶而来。

汪海龙惊骇的往后退开一步,大惊失色道:“阁下何人,可知我师傅……。”

“嘭!”汪海龙话未说完,众人只觉眼前一花,汪海龙早已应声跌飞,落地后双腿一蹬就此归西。

随来的几个太和门弟子和“聚宝楼”十几个武夫见状纷纷后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罗掌柜眼见太和门掌门亲侄被一掌拍死,也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两股颤颤,噤若寒蝉。

“哼,你师傅了不起吗?”黎元贞锐利目光扫向几个战战兢兢的太和门弟子,不屑的道:“回去告诉那个伪君子,就说我地魔替他管教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之徒。”

太和门几个弟子如获大赦,拔腿就跑。

“还要赔吗?”黎元贞目光又扫向罗掌柜。

罗掌柜面上大汗淋漓,跪地磕头道:“罗某有眼不识泰山,望大侠饶命!”

“哈哈哈!”黎元贞仰天大笑,袖子一甩扬长而去,崔紫山赶紧跟上。

“老祖,谁又让您开心了?”一个娇媚的声音响起,傅青云定眼一看,只见一个浅绿罗衫的妩媚女子从人群挤出,迎上黎元贞,正是几次交手的玉娘子黎玉罗。

玉娘子身后,一个黑脸女子拿着一堆夜市挑选的精美物品,脸虽黑,身段却极为妖娆。

“哈哈!”黎元贞高兴道:“小孙女可逛高兴了?”

“高兴,玉罗只要看到老祖就高兴!”

“呵呵,死丫头,尽会讨乖!”

几人边说边往一家堂子极大的酒肆走去,崔紫山在前躬身引路。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琯琯拉着傅青云的手道。

俩人小心绕到酒肆对面巷子,飞身上了屋顶,藏身屋脊后往酒肆望去,小兽康康则留在巷子中等候。

只见黎元贞四人进了酒肆二楼一雅间,黎元贞居首而作,那个黑脸女子坐在最下首,正好面对傅青云,透过雅间窗子看得清清楚楚。

“是杨俊茹!”傅青云轻声道:“怎会变得如黑人一样?”

“黑人?”琯琯疑惑道。

傅青云轻声解释道:“海外有一个人种,除了牙齿,全身都是黢黑。”

“这么稀奇!”琯琯娇嗔道:“你看过他们全身,男的还是女的?”

傅青云自知失言,讪笑道:“快听听他们说什么?”

只听崔紫山说道:“老祖,当年我爹虽然率军踏破妙灵门,但确实没有找到采纳地灵之气的法门。”

黎元贞道:“这个我相信,你爹若是找到了,就不会靠吐纳尸气提升功力了。”

崔紫山松了一口气,说道:“老祖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您!”

黎元贞双眸微阖,悠悠道:“当年先祖蚩尤战败,九黎族内讧而分崩离析,‘大魔王经’九头玉璧一分为十。先祖嫡系独得掌形胭脂璧半部魔经,归魔岛所有,其余九黎各族各得玉璧一头,分别为‘龙首、凤首、虎首、豹首、猴首、马首、牛首、羊首、狼首’,各自衍生出一门修炼功法。而巫山妙灵门所得凤首,正好记载着一门采纳地灵之气的法门,能极速提升内力真气。魔岛所持胭脂璧功法拓本九头缺失,但经过神王殿几千年浸淫研究,已克服了大部分功法残缺的问题,唯独采纳地灵之气始终无法施展,功力大打折扣。”

崔紫山道:“我爹爹也是卡在灵气采补上,所以才剑走偏锋,以尸气来提升功力。”

黎元贞笑道:“魔经属阴,你爹也算奇才,竟能想出这个邪路子。”

玉娘子问道:“魔岛是魔门宗祖,为何不令九大魔门将功法献出?”

黎元贞呵呵笑道:“小玉罗你有所不知,当年九黎族分崩,魔经玉璧离析,九黎各族各得玉璧一头,就在先祖蚩尤墓前发下毒誓,不得抢夺他门功法。”

玉娘子点头道:“原来如此!我们魔门练功之时,最忌心魔,若违此约,必定万劫不复!”

崔紫山小心道:“那现在妙灵门已经不复存在了,若能寻到玉璧凤首,当然就不算抢夺。”

“正是!”黎元贞点头道:“魔岛派人到妙灵门故地反复侦查,一无所获。老夫翻查妙灵门历任门主来信,近日才终于发现一些端倪,所以才以金蝉脱壳之计偷偷出岛。”

玉娘子欢喜道:“神王殿那老东西定然还蒙在鼓里,以为老祖还守在岛上呢。”

黎元贞哈哈笑道:“只要能寻得玉璧凤首功法,我们‘黎’家必定实力大长,就能将他‘皇’家赶出神王殿了。”

傅青云紧紧握住琯琯的玉手,感觉到她小手微微颤抖了一下,知道她心中必定十分愤怒。

只听崔紫山又说道:“我爹受命与大司空王邑一同率军南征,不日就将赶到南阳。爹让我转告老祖,如能寻到玉璧凤首,我们只要得到一份凤首功法拓本,立马亲手将胭脂璧原物奉还。”

黎元贞哼道:“你爹倒是好算计!不过,只要他发下毒誓,待平定乱军就带兵助我黎家夺回神王殿大位,我也不吝送他一份凤首功法拓本。”

崔紫山拱手谢道:“爹爹于此早有承诺,只是现在乱民四起,爹爹有心无力啊。再说,武林各派对胭脂璧所载魔经早已虎视眈眈,我爹爹也急需凤首心法提升功力,方能确保南征全身而退。”

“走!”琯琯轻声道:“我要立即传信九大魔门,一定要阻止黎家那老东西得到玉璧凤首。”

两人正待动身溜下屋顶,忽闻一声暴喝:“谁!”

这声音响如洪钟,傅青云只觉耳边一声炸雷响过,就见一条人影从酒肆窗子激射飞出,以雷霆万钧之势朝俩人扑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