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第一继承人

第808章 天天如此

第一继承人 勤书宝 4138 2020-06-17 09:39

  

  曲水宽看到那工人拿着视频过来,就知道事情不妙,自己好像又上了徐飞的当,跳进了他挖的坑。

不过既然有视频,那就看一看好了。

这一看之下,曲水宽顿时明白了,真的上了当,上了徐飞的当,里面所有的内容,都对自己这边不利!

“这个不能说明问题!”

曲水宽可不是白给的,把视频递给中年人:“我给你说一下事情的经过!”

“好!”

中年人也没说别的,答应一声:“那您说!”

“徐飞和我搞鬼,知道里面我的工地在开工,人员都配备齐了,耽搁一天就损失多少钱!”

曲水宽也就气呼呼地说了起来:“他故意弄来他们的车子堵住道路,让我们的运料车子进不去,你们可知道,我的工程有多大,一天的损失是多少吗?”

“这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相信我看到的。”

中年人摇了摇头说道:“好像徐总并没有堵着你们的道路,而是你们来蓄意报复,视频为证,看得清清楚楚!”

“你瞎呀?”

曲水宽真是被气懵了,出口不逊:“就你们这样的,还来管事儿?”

“曲董,你不能这么说话吧?人家可是给咱们处理事情来的!”

徐飞接过来说道:“是非曲直,人家还看不明白?既然你这么说,那我问你几个问题,让人家看得更清楚一些。”

曲水宽看徐飞装好人,更是气得冷吭一声,心里知道,自己有点儿上当了,早上来太冲动了,这也没办法,就是昨天被徐飞气的!

“咱们先不说搞鬼不搞鬼的事儿,我徐飞也挺忙,没时间搞鬼,我里面开着运输公司,也在施工,这没错吧?”

徐飞做什么事情,都是事先算计好的,此时也是侃侃而谈:“你们的运料车子,一早大的进去多少辆了?为什么没有被扎了车胎?”

“我们的车子是正常运输,没扎有什么奇怪的?”

曲水宽气呼呼地说道:“你问这个,能说明什么?”

“我不想说明什么,总要把事情说个清楚。”

徐飞接着说道:“那么我的车子过来,为什么就被扎了,这谁都清楚!”

“你······”

曲水宽气得咬着牙说道:“你的意思是,我扎了你的车胎?”

“这是明摆着的吗!”

徐飞立即说道:“昨天发生了一些误会,今天就出了这种事情,你们扎了我车子的车胎,之后带人来打了我们的司机,这是事实俱在的吧?为了什么,我就不说了,只不过你们没想到,在坏我的同时,也把你们自己的车子堵住了,对吧?”

宁西洋和章泰都暗地里叫声好,徐总就是徐总,不管是找他们的事儿也好,还是处理他们的事情也好,总是有条有理,丝毫不乱,不管是谁看起来,都是这么回事儿。

果然,那中年人也不是好眼色地盯着曲水宽,明显就是他在闹事儿,还说什么?

“徐飞,你颠倒黑白!”

曲水宽说不过徐飞了:“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你还反咬一口?”

“我反咬你一口?”

徐飞冷笑着说道:“要不是我的人还算有些功夫,今天就被你给弄惨了,我也要挨打,是不是?”

“视频中清清楚楚的!”

中年人此时也接过去说道:“你们的人,来到这里之后,就找茬闹事儿,打了司机,之后徐先生过来,又是你们扑上来动手的,还有什么好说的?”

“行,行!”

曲水宽知道徐飞的厉害了,今天是说不过他了,也难以说服这几个处理事情的,气呼呼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认栽了,处理事情吧!”

“打人的事情,你们另外处理,是私下解决也好,还是走程序也好!”

中年人这才说道:“眼前的车子,徐总也着急,还是尽快开走,扎了车胎的事情,我们会调查的,这样行吧?”

“没问题,您说的太对了,我也着急!”

徐飞叹了口气说道:“偏偏有人找事儿,这一上午又过去了!”

曲水宽和武宫正泰都气得要死,心里也明知道,今天又被徐飞给耍了。

但徐飞的态度非常好,立即拿出电话,联系修车的人,过来给换轮胎,确实没法走了。

中年人一看事情得到了解决,也立即带人离开,还瞪了曲水宽一眼,心里就认为是曲水宽找事儿。

曲水宽和武宫正泰是有理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曲董,武宫先生!”

徐飞等人都走了,这才微笑说道:“咱们就玩儿起来看,你看怎么样?今天上午什么都别干了,好几辆车子车胎都扎了,修理吧!”

“徐飞,你真高明!”

曲水宽冷笑着说道:“但也就这一次,我不会上你们的当了,下次,我就要你好看的!”

“那不见得!”

徐飞摇头说道:“我徐飞以往是正经的生意人,为什么要玩儿,你心里比谁都清楚,那么这不过是个开头,我会继续来!”

曲水宽和武宫正泰都气得不行,还没什么办法,自己的人上去了,也不是对手啊!

“这种事情,看起来不大,但确实是堵住了道路!”

徐飞可不管他们那些,接着说道:“今天上午处理不完了,下午还要继续处理,一天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徐飞,你也别太过分了!”

曲水宽心急如焚,确实是一天损失多少钱:“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最初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我没欺负过曲董吧?”

徐飞淡淡说道:“但你的举动,实在是过分了,我还就实话告诉你,以后,我就开始欺负你了,你能怎么样?”

曲水宽还真不能把徐飞怎么样。

“实话告诉你,我的什么运输公司,根本就不着急建,我也没用!”

徐飞接着说道:“今天过去了,明天类似的事情,还会发生,或许还会堵车,闹起来就是一天,天天如此!”

曲水宽和武宫正泰都浑身发抖,眼睛死死地盯着徐飞,真想上来把徐飞杀了,无奈他们还没这个本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