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星际之终极战舰

第380章 虫族天敌

星际之终极战舰 残念和尚 5472 2020-03-24 15:19

  

  “这倒霉孩子又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听到狼女的话,牧尘的第一反应就是小树人咕噜又闯祸了,忍不住拳头都捏了起来。

这小树人虽然呆萌可爱,深受所有船员的喜爱,可实在是有够调皮捣蛋的,隔三差五就搞点小破坏。

前几天这家伙跑去死神号的太空农场里玩,不知道动了什么手脚,让稻田里的水稻一夜间长得跟果树一样高,可把那些研究人员吓坏了,牧尘才刚刚把他教训了一顿,可没两天就好了伤疤忘了疼。

“你别那么凶嘛,这次还真不怪他。”狼女笑着劝道,“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一路来到异星生物研究室,这里是专门用来解剖和研究虫族生物的部门,存放着大量无人机收集回来的虫族尸体,主要是为了找到虫族的弱点,寻找很快捷的方式来战胜它们。

牧尘气势汹汹地推开门,准备找闯祸的小树人操练一下,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这里是研究室用来存放虫族尸体的库房,由于刚刚结束跟虫族大军的战斗,库房里存放了大量新鲜的虫族尸体,而库房的中间小树人就闭着眼睛站在那里。

咕噜的身上伸出无数细长的藤条,每一根藤条都连接在一具虫族的尸体上,像是在从中汲取着养分。

而被连接的尸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很快就像被吸干的袋装牛奶一样缩成一团,随后藤条就会快速连接到下一具尸体上继续汲取养分。

研究室的负责人是个头发斑白的老人,牧尘知道这位被人称为徐老的老人家是个异星生物研究方面的专家,在这一领域是当之无愧的翘楚人物,因此也格外尊重他。

“牧尘先生来了?”徐老的身体还算健朗,快步走过来跟牧尘打了个招呼。

“徐老您就别客气了,这是什么情况?”牧尘有些焦急地问道。

虽然平时没少给自己惹麻烦,但小树人毕竟是自己的伙伴,对于他身上发生的意外,牧尘还是颇为紧张的。

“目前我们还在观察中,初步推测咕噜小树人似乎可以从虫族体内吸取对自己有益的物质作为养分,加速自己的成长。”徐老认真地回答道。

“成长?没见他有什么变化啊?”牧尘奇怪地问。

“小树人的生长期似乎很长,吸取这些能量所带来的变化用肉眼是很难察觉的,不过我们的仪器还是捕捉到了一些数据,大致情况就是每吸收一只巨角飞虫的养分,咕噜就会长高一微米左右,同时可以从200具虫族尸体上汲取养分,速度很快,平均每具尸体只需要15秒左右。”

“这种事情不会对他有什么损伤吧?”这才是牧尘最担心的事情,要知道虫族体内的粘液可是有很强的腐蚀性的,研究人员解剖它们的时候都会穿上特制的防护服,以免发生意外,而小树人直接把粘液吸收进身体里去,怎么看都觉得很危险。

“放心好了,目前没有发现任何负面影响,咕噜的身体似乎天生对这种粘液有很强的抵抗能力,我们试着往他身上涂抹了一些粘液,却被他瞬间吸收掉了。”徐老笑着宽慰牧尘,并为他详细地解释了一下。

“呼,那就好,我还以为这家伙又闯祸了呢……”牧

尘终于把心放在肚子里了。

“牧尘先生,我们希望能从咕噜小树人身上提取一些细胞样本用来研究,希望征求你的同意,毕竟你是他的主人。”徐老严肃地说道。

“我没什么意见,只要不伤害到他就行。”

有了牧尘的许可,研究人员就走过去在咕噜身上采集样本,动作很轻,生怕惊扰到他,还用剪刀从咕噜身上取下一片叶片。

牧尘还没来得及阻拦,就看到小树人气鼓鼓地睁开了眼睛,伸手从研究人员的手里把那片叶片抢了回来,狠狠地瞪着对方,似乎在埋怨他为什么要破坏自己的发型。

看到牧尘也在,小树人就拖着满身的藤蔓跑了过来,把被剪下来的叶片给牧尘看,嘴里还“咕噜噜”地说着什么,一看就是在跟牧尘告状,小模样别提多委屈了,对研究人员偷袭自己的行为很不满。

“瞧你那小气样儿,至于这么心疼吗,人家从你身上提取点东西研究一下,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牧尘没好气地说道。

“咕噜噜!”小树人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没听说过头可断,发型不可乱么?我长点头发容易嘛,在家里要被瑶瑶大魔王欺负,现在都躲到太阳系外面了,也逃不过被人揪头发的命运,我太难了!

“好了好了,回头给你买一车红酒作为补偿,这总行了吧?”牧尘笑着说道。

一提到红酒,小树人立马就不生气了,不过还是小心翼翼地伸出两根手指来,在牧尘面前摇了摇,似乎在问“两车红酒行不行?”

这个小模样把所有人都逗乐了,瞧他那点出息,如果真有需要的话,全地球的红酒都可以一夜之间给他拉过来,现在区区两车红酒就把他收买了。

“一车半,买多了房间里放不下。”牧尘却笑着跟小树人讨价还价起来。

咕噜思考了一下,终于还是点点头,伸手把树叶重新递给乐不可支的研究人员,脸上还有些不舍。

“咕噜,你吸收这些虫子身上的东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牧尘出声问道。

小树人却呆呆地摇摇头,用藤蔓组成的小手在肚子上拍了拍,表示自己吃得很过瘾。

这重口味也没谁了,虫子体内的粘液看起来就很恶心,咕噜这家伙却把它当成食物,也不怕吃坏肚子。

徐老思索了一下,对牧尘说道:“咕噜小树人可能是一种很稀有的肉食性植物,类似于地球上的食虫植物,就像猪笼草和捕蝇草一样,利用色彩或气味吸引昆虫过来,并用粘性触手或叶片将其困住,并吸取昆虫体内的养分。”

“你是说这家伙吃虫子?”牧尘不敢置信地问道,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咕噜晒晒太阳浇点水就行了,喝红酒纯粹属于嘴馋,现在才知道他的口味如此独特。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徐老笑着点点头,“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才能知道。”

“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我来给你想办法。”牧尘说着就朝咕噜看了一眼,把小树人吓得直往角落里躲,生怕他又想揪自己身上的头发。

“呵呵,采集这些样本就足够用研究了,不过确实有些事情需要战斗人员配合才行。”

“你尽

管吩咐。”牧尘毫不犹豫地说道。

对于地球联邦的各项科学研究,牧尘是非常重视的,资源上的倾斜力度也很大,全力支持他们的研究,为得就是能够进一步攀升地球联邦的科技树。

科技决定命运,越是了解宇宙联盟中的各大文明种族,牧尘对这句话的认识就越深刻,地球人没有强悍的体魄,也没有匪夷所思的异能和念力,想要在宇宙中立足,只能依靠领先其他种族的科技水平才行,这是地球人唯一的出路,没有第二选项。

徐老对牧尘的态度很满意,可以说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支持科学研究的联邦总长,几乎做到了要什么给什么,也大幅度提高了科研人员的地位,这让所有从事科研工作的人都心怀感激。

“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徐老笑着说道,“我们推测小树人的这种吸收能力还没有到达极限,如果能够有更多的虫族尸体那就太好了。”

“没问题,我现在就安排人去收集,活的虫族可能不太好找,不过死的你要多少有多少。”牧尘大手一挥就让狼女安排下去。

“不不不,先不着急,我们需要尽可能完整的虫子尸体,体型越大越好,如果能够找一只巨型虫族过来就完美了。”

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要知道对付这些虫子的时候可没有考虑这么多,采取的都是除恶务尽的方式,想找个身体完整的巨角飞虫都得靠运气,更不要说那些数百米大小的巨型虫族了,早就被轰碎了。

牧尘面有难色,要完成这个任务,就只能想办法活捉一只虫子,要知道这可比击杀一万只虫子都要难得多。

“还有,我们有一个推测需要证实,可能也得作战部门提供帮助。”

“您说,能办我一定想办法办。”牧尘现在可不敢把话说死了,不然做不到就尴尬了,这群科研狂人比他以这种战斗狂人都恐怖,尽想些稀奇古怪的事情。

“我们认为小树人也许有净化被粘液覆盖的星球的能力,那些被母虫占领的行星基地上有大量的腐蚀性粘液,如果能够把咕噜送上这样的星球,也许可以用一种温和的方式将行星基地净化过来,这样就不需要再用重武器去摧毁它们了。”

“不过这只是我们的一些推测,必须要实地实验过后才能确定有没有效果。”

牧尘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这个要求意味着作战部队又得进行登陆作战了,而且还得想办法在没有冰封虫族行星基地的情况下进行登陆,难度系数很大,危险也大大提高。

“最好能让我们研究人员也跟上去实地观测……”徐老有些尴尬地说道,他也知道这些要求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作战人员的大量牺牲。

“必须要这么做么?”牧尘出声问道。

“是的,只有这种方式才能确定小树人咕噜是不是虫族的天敌。”徐老认真地说道。

“徐老,您这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牧尘叹了口气说道,“我会想办法的,不过送研究人员上去是不可能的,你们可以通过摄像头指挥陆战队员帮忙采集数据,但战场上不允许任何非战斗人员参与,这是死神舰队的原则,没得商量。”

“这样也行。”徐老点头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