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最强傻婿

第七十八章 丧心病狂的暗影

最强傻婿 沦陷的书生 6306 2020-03-24 08:46

  

  欧阳家的小少爷欧阳笛,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他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出过家门一步,外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人。

这位不为外人所知的神秘小少爷,是欧阳鸿目前唯一的儿子,是他要用命去守护的人。但,就是这样一个让他费尽心思誓死守护的独苗,突然间被人杀害了?

欧阳鸿乍然听闻这个噩耗,整个人都懵了,他饱经风霜,久经世故,早已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但此时此刻,他强大的心态,还是彻底崩了,他的脑袋,也似炸裂,整个人一瞬间仿佛苍老了无数,他的双腿都软了,一下跌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杜德明也已然失去了泰然沉稳之态,他慌慌张张地凑到欧阳鸿身边,颤声道:“老爷,是暗影做的,他好像混进了我们家。”

一句话,宛若一道轰雷,劈中了所有人的心,现场的人,全部惊到心颤,暗影混入了欧阳家?甚至杀了欧阳家的小少爷?

这一个事实,实在是匪夷所思,暗影这也太狂妄太大胆了,竟然杀人都杀到欧阳家来了。

现场,有一瞬的死寂,全部的人都好似被点了穴道,呆若木鸡,瞠目结舌。

过了好一会儿,欧阳鸿才宛若诈尸一般,突然起身,厉声大叫道:“封锁宅院,不准放任何一个人出去。”

杜德明能成为欧阳家的管家,当然有他非凡的能耐,虽然,得知欧阳笛死讯,他也像遭了雷劈一样,大受打击,但他的理智尚在,他第一时间,就把宅院全部封闭了起来。听了欧阳鸿的话,他马上汇报道:“已经封锁了。”

欧阳鸿如一个迟暮老人一般,死气沉沉地开口道:“扶我去看看。”

欧阳鸿的腿,还是软的,若没有人扶着,他真走不动了。杜德明搀扶着他,在现场无数人的瞩目下,离开了大堂。

似乎走了许久,两人才来到了欧阳笛所住内院的房间。

房里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家都在痛哭和啜泣,欧阳鸿颤抖着腿,慢慢地走近,穿过重重人群后,他终于看到了欧阳笛的尸体。

他的儿子欧阳笛,一动不动躺在地上,脸上已然失去血色,双唇也变白了,整个人毫无生命迹象。

欧阳笛的周边,还躺着四具尸体,这四个人,是欧阳笛的贴身保镖。

欧阳家族,是个古老的家族,家族传承了数百年,曾经的欧阳家,出过不少武林高手,但随着时间推移,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欧阳家的人,日子越过越好,生活条件也优渥闲适,因而大家都变得懒怠了许多,一心勤苦练武的人明显变少了,但饶是如此,欧阳家的高手,也算是多的。

而负责保护欧阳笛的四人,更是家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四大高手,可现在,四个顶尖高手,就这样命丧黄泉了,如此的突然,如此的无声无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欧阳鸿的声音,充满了悲愤。

闻言,立即有个婢女站了出来,诚惶诚恐地说道:“之前我正端洗脚水给小少爷,可我一进来,就发现小少爷他们都死了。”

欧阳鸿怒喝道:“你们就没人听到动静吗?”一声吼,震动了整个房间,欧阳鸿太悲太痛,更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欧阳家层层防护,严密如铜墙铁壁,自己的儿子更是被高手秘密守护,可暗影竟还能如入无人之境,将儿子如此悄无声息地杀了,这真的让欧阳鸿受不了。

房里的一众人,全部噤若寒蝉,胆战心惊,因为大家确实没听到任何动静,谁都不知道欧阳笛是怎么死的,要不是现场留下了暗影的标志,就连谁杀的,大家都没办法知道。

见没人说话,欧阳鸿又问道:“我们宅院不是到处有监控吗?拍到了什么吗?”

杜德明很惭愧地说道:“查了,监控系统被人弄坏了。”

暗影从来都是杀人于无形,不留任何痕迹。暗影之名,响彻江东,很多人都知道暗影这人,但是,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或者说,所有见过他的人,都死了。正因如此,时至今日,都没有人知晓,暗影到底长什么样子。

欧阳鸿慢慢地屈膝弯腰,蹲在了欧阳笛的尸体旁,他的双眼通红,眼眶溢满泪水,他沙哑着声,万分悲痛道:“他还这么小,他才六岁啊,为什么暗影这么丧心病狂啊,他还是个人吗?”

欧阳鸿的悲痛,感染了房内的所有人,大家哭得更伤心了,同时,仇恨也在欧阳家众人的心底疯狂滋生,这个灭绝人性的暗影,已经让他们恨到了骨子里。

“老爷,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出凶手啊,我觉得,今日的宴会,或许暗影就混入其中了,否则的话,他不可能进入到我们宅院里来的。”杜德明对着欧阳鸿,无比严肃地说道。

欧阳家,已经把防御,做到了极致,他们启用了最高科技的红外线警报器,就算你会飞檐走壁,只要跃进了宅院里,必然会被发现。但今夜,除了吴百岁触动警报器立刻被抓,根本没有其他外人擅闯入内,这也就是说,暗影就在欧阳家宴请的上千宾客中。

欧阳鸿如何会想到,这一批誓要诛杀暗影的人,竟然会有暗影本人?

仇恨,给予了欧阳鸿力量,他立刻站起了身,严厉道:“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跟我走。”

杜德明得令,立即着手去办。

顷刻间,欧阳家所有高手子弟,以及全部的护卫,都聚到了一起。欧阳鸿便带领他们,一起来到了正院。

欧阳鸿一来,就命人将正院的院子和正屋大堂,团团围了起来。

确定每个出口都被严密堵住,欧阳鸿就带着几个顶尖的高手,走进了大堂里。

见到欧阳鸿,现场喧闹的宾客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欧阳鸿走到大堂的主位上,直面全场人,他顿了片刻,才深深地开口道:“十年前,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信,这是一封诅咒信,信上诅咒我,说我会断子绝孙。起初我并不相信,但直到我的三个儿子,相继死去,我才明白,这个诅咒,要灵验了。”

一语惊诧全场人,在场的宾客们,听到这话,全部大吃一惊。

欧阳家,可一直都是江东前三的大家族,欧阳鸿,更是江东地位极高的存在。但,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有人诅咒他断子绝孙,甚至还真把他的儿子都杀了。

这事真的是骇人听闻,外人压根毫不知情,所以乍然得知此事,在场的人都万分震惊。

在一片静默中,欧阳鸿又开口了:“我三个儿子,都是暗影所杀,所以,我对暗影的仇恨,比你们在场任何一人都要大,今日招待大家,并且我愿意用一亿酬金去犒劳杀死暗影的英雄,就是要告慰我儿子的亡灵。”

说到这,欧阳鸿的泪水都出来了,他泣声道:“可我万万想不到,今日的宴会,竟然会让暗影混入进来,把我的小儿子都给杀了。”

“他是我最后的骨肉啊,他从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家门半步,他连外面的风景都没有看过,我就是怕暗影对他下手,才一直让他待在家里,可最后,他竟然还是逃不了那个可怕的诅咒。”

“今日,我欧阳鸿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把暗影给揪出来。”

欧阳鸿的声音,响彻大堂内外。

现场的人,全部默然无声,心弦紧绷。

现场的氛围,猝然变得凝重紧张。魔鬼一样的暗影,竟然就混在他们这一群人当中,甚至他还悄无声息地杀死了欧阳鸿的小儿子,这事实,当真可怕,大家全部提高了警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的谨慎。

“你们都把自己的人召集起来,点算清楚,看看现场,有没有什么可疑之人。”欧阳鸿再次大声地开口道。

虽然,参加这次宴会的人总共有上千人之多,但这里大部分都是家族子弟或者保镖小弟,真正有身份地位的领头人,也就二三十人,只要这些领头人把自己的队伍点算清楚,看有没有陌生人混入就行。

正当各位大佬要点人的时候,突然,有人指着吴百岁叫道:“这个傻子,是后面爬墙进来的,他应该是最有嫌疑的,必须好好调查下他。”

这人叫得响亮,言之凿凿,现场却无人响应他,甚至还有人反驳道:“他就一个傻子而已,怎么可能是暗影。”

“是啊,而且暗影十年前就已经出现在江湖了,这傻子才多大啊,十年前他都没成年。”

“不可能是这个傻子的。”

冯胜利更是吓了一跳,立马起身作证道:“今晚暗影杀人的时候,吴先生就在我的旁边,一直没离开过,他不可能是暗影。”

欧阳鸿也没有去怀疑吴百岁,姑且不论他是不是傻子,就今天他爬墙进来,立刻触发了警报器,当场就被欧阳池抓到,之后他一直坐在冯胜利身旁,欧阳鸿也没见他离开。因此,欧阳鸿第一个排除的,就是吴百岁。

在大家喋喋不休之时,欧阳鸿严厉大吼道:“别吵了,大家都开始清查一下自己的人吧!”

现场立刻安静,各位领头的大人物,马上开始自查自己的队伍。

每一支队伍,内部人员都相互认识。

很快,大家都确定了,自己的队伍里并没有混入陌生人员,也没有缺少一个成员。

不过这样还不够,大家还需要确定,谁在用餐的过程中,中途离开过。比如中途去上厕所,是独自去,还是结伴去,结伴的人可以相互作证,独自离开的人,就得特别深入排查一下,看看他是不是靠谱,有没有可能是暗影。

折腾了一个小时,最终一无所获。

大家对自己队伍里的人都很熟悉,而且每个人都能找到为自己证明清白的人。且每支队伍,没有一去不复返、无故消失之人。所以,查来查去,谁都没查到可疑之人。

欧阳家向来谨慎,今日来参加宴会的每个人,都是经过了实名登记,才被允许入宅院的。

现在,经过一番清查,确定全场的宾客一个没少,欧阳鸿就更认定了,暗影就是这些宾客当中的一员。

“不把暗影找出来,今天谁也别想离开。”欧阳鸿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

暗影混入到了队伍中,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啊,搞不好,就被人背后捅一刀了,所以这个事,不仅欧阳家重视,其他人也是非常重视,不查出暗影是谁,谁都不能安心。

“老傅,是不是你的队伍里混入了暗影,你自己却不知道啊?”顾翰林突然开口,对着傅青云叫道。

傅青云一听,立马怒瞪着眼,愤然反击道:“我带的人,都是自己的弟兄,没有外人。你不一样,你带的人,大多数是你花钱请的,我看你的人才最可疑。”

顾翰林吼道:“你放屁,我的人都很清白。”

现场,像顾翰林和傅青云这样的对头,不在少数,他们都是认定自己的队伍清白,对方的队伍可疑。现场就这么团成了一锅粥,大家都在互相猜忌,你觉得是他队伍里混入了暗影,他觉得是你队伍里混入了暗影。

这个所谓的屠杀暗影联盟,此刻已然分崩离析,一点都不团结了,猜忌和指责,各种声音响个不停。

就在场面一发不可收拾之际,吴百岁突然站了出来,悠悠开口道:“我知道暗影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