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游 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

第261章 黑潮(下)

柯南世界的荆棘法则 团子滚滚滚 6557 2020-10-17 19:24

  

  琴酒蹲在青枫身边,俯身盯着青枫,左手从大衣内侧拿出一把匕首,右手一点点滑过青枫的脸侧,眼里戾气越来越重。

真的很像。

这双眼睛……

不是像雪莉,而是像阿摩瑞特!

两人那双眼睛的区别,他比任何人清楚。

睁眼或许难以分辨,但闭眼的侧脸,阿摩瑞特的下眼会有些许平直拉长而后上扬的轮廓……

这一点跟她那个公安卧底的哥哥倒是有几分相似!

青枫感觉到冰凉的手指划过脸颊,也听到琴酒举动带起的衣料的细微声响,脑海里还原了琴酒的举动,后背寒意弥漫,缠着一条透明钓鱼线的右手食指慢慢收拢。

隔了数辆车的车子里,男人注视着青枫所在角落,原本微眯的眼睛又眯了些,手悄然探向身后摸到座位缝隙里的枪,手指轻轻开了保险,借着停车场尽头的打斗声,掩盖子弹上膛的声音。

另一边,立柱阴影的角落里,压低帽檐的男人也同样举动,将子弹上膛后,握紧枪,对准琴酒的方向缓缓举起。

青枫耳朵捕捉到了那细微声响。

有另外两个人在这里,还带着枪?

其中一把是……H&K-P7M8。

而且子弹上膛时的一点细微不同,让她很快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安室透!

而另一把是GLOCK17?

她可以确定那子弹上膛声不在10米内,不会是琴酒,而贝尔摩德不会用这类枪。

也就是说,除了安室透、琴酒、贝尔摩德,还有另外一个悄悄潜伏在这里的人。

格洛克系列一般是特工或各国政要保镖喜欢用的,但其他人也不是不行,很难从这点判断出来人的身份。

是透子的帮手?自己一边的人?还是琴酒那边为了某个目的布下的陷阱?

琴酒右手在青枫下颚骨处顿住,嘴角突然一扬,目光森冷,左手中的匕首高高扬起。

这个时机杀了她,也有三个蠢贼背锅。

那就最后确认一下!

死?还是活?

嗒、嗒、嗒……高跟鞋声接近。

琴酒手中的匕首在半空中骤停,盯着青枫的目光渐渐恢复平静。

暗处,扣着扳机的两个人也跟着收回力气,手指都有点快抽筋的感觉。

“好歹你也帮帮我啊,三个人呢,”贝尔摩德走过来,依旧顶着‘夏目桃子’的伪装,笑眯眯道,“怎么了?在这儿……”

“解决那三个人对你来说不难吧?”琴酒站起身的同时,把匕首收回口袋里,转身走出阴影。

青枫依旧闭眼躺在原地,收紧的手指又慢慢放松,不过钓鱼线依旧紧缠在手指间,不敢放开。

在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贝尔摩德侧头,“你是怎么了啊……GIN?”

琴酒侧目对上贝尔摩德的视线,嘴角却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弧度,“你就当刚才是被阴魂迷了心智吧。”

贝尔摩德一怔,提醒道,“被情绪影响可不是你的风格……”

要是确定波本有问题,怎么做都不过份,但要是杀了这个女孩让波本心生芥蒂、做出危害组织的事,得不偿失。

“我知道该怎么做!”琴酒强行打断,和贝尔摩德擦肩而过,径直走出停车场。

他停手可不是因为贝尔摩德、波本,亦或者别的人,是确认过……他自己不想杀!

片刻后,外面车子发动驶离。

贝尔摩德皱眉。

琴酒好像冷静下来了。

那个男人可不是莽莽撞撞的性子,以后应该也不会再发生这种事……

不过最后那句‘知道’似乎又极其不爽,到底怎么样还很难说。

一牵扯到阿摩瑞特,琴酒还真是跟打了神经针一样,想什么完全琢磨不透。

还有,他明明早该走了的,为什么还留在停车场里?

想不明白,贝尔摩德随即不再多想,看向倒地的女孩,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配上字发了邮件出去。

「波本,你的女朋友在我手里,想带回去就自己找过来吧,三十分钟不到我可就带走藏起来了哦……

——Vermouth」

发了邮件,贝尔摩德蹲下身,一手拄着脸颊看青枫。

明明她都不是小女孩了,还玩这种孩子气的游戏……

传染力还真是强啊,她们这类人。

不过,偶尔一次也没关系吧。

要是波本找不过来,真的偷偷带走藏起来好像也不错……

睡着的样子都是一样,很乖巧……

贝尔摩德突然失笑,把青枫抱到那边宫本由美和三池苗子身边,轻轻放倒。

立柱后,安室透看了一下手机的邮件,收回视线,一边利用一辆辆车子的反光镜、玻璃窗折射,盯着靠在那边抽烟的贝尔摩德,一边在心里默数着时间。

停车场外有人过来,也陆续有停在靠外的车子被开走。

冲矢昴发动车子,跟着前方一辆车子离开停车场,原本眯着的眼睛又眯了一些。

从阿笠博士那里意外知道卡特琳娜会来酒吧,他不放心跟来看看,还真是来对了。

目前不知道组织有什么行动,从贝尔摩德的态度来看,应该不是针对卡特琳娜或者波本,但……

琴酒的态度很危险!

要不要考虑把卡特琳娜送去国外避一避?

冲矢昴看向车子后视镜。

后视镜里,站在立柱后的人影也抬眼盯着这里。

随着车子拐弯离开停车场,视线交错又很快分开。

虽然有那个人在,不用他去考虑这些,但卡特琳娜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再参与这些了吧,正好借着养病这个借口,出国也不会引人怀疑……

……

立柱后,安室透注视着车子离开。

之前,这辆车里似乎没人。

他悄声跟着青枫进来的时候,留意了一眼,驾驶座一方的地面上落了烟灰,和现在一模一样。

居然没踩踏到一点烟灰就上了车,还真是……有趣!

而且青枫之前路过那一带的时候,好像转头看了一眼。

一直等在停车场里观望的人吗……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外面突然传来警笛声。

贝尔摩德躲到立柱后,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回头看地上依旧‘昏迷’的青枫,轻声调侃,“二十四分钟了,看来他不要你了哦,去我那边怎么样?”

青枫差点没忍住假装清醒点头说好。

安室透从拐角处走来,俨然已经换了身衣服,“不是说好三十分钟吗?”

“来了啊,”贝尔摩德脸上故意带上一丝真假不明的遗憾,“你是怎么找过来的?”

安室透拿出手机点开邮件,抬起手机让贝尔摩德能看清楚,“以前这个停车场的车位线上印了Silvermoon的标志,之后虽然又用白漆盖掉了,但还是会有一点印记,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Si……r……on的痕迹,再结合这里白得刺眼却只会增加驾驶难度的灯光,很容易就能猜到是哪里了。”

“看来下次绑架的时候拍照要注意一点,”贝尔摩德笑着,直起身离开,“被警察盘问可是件麻烦事,我先走了。”

安室透转身,看着贝尔摩德的背影,“一直有顶替别人身份的人出现在她身边,她怎么样也会觉得奇怪吧,别给我增加难度啊,贝尔摩德……”

他可不信贝尔摩德特地易容成别人、接近青枫,是纯粹找青枫聊天!

估计又是什么试探……

“我会解决好的。”贝尔摩德没有多解释,走进阴影里离开。

目暮警官日常带队出警。

被贝尔摩德打晕的三个男人醒来,见落入警方包围,老老实实交代。

三人是一直在逃的绑架杀人犯,已经是第三次犯案了,撕票之后想来附近的这个停车场清理车子和尸体。

结果刚进来没多久,听到有人走过来,杀红了眼,就想把几个妹子也一起解决掉。

宫本由美、三池苗子相继醒来,青枫听到两人说话也假装清醒。

再之后,警方又在停车场附近,找到迷糊醒过来的、真正的夏目桃子。

安室透以‘正好过来接青枫、刚到停车场’为借口,遮掩了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的破绽,陪青枫到停车场外的椅子上休息。

二十分钟后,三个绑架杀人犯被送上警车。

佐藤美和子看向还一脸迷糊的夏目桃子,感慨道,“听他们说,打晕他们的是桃子小姐,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啊?”夏目桃子挠头,“抱歉,我不记得了……包括警官您说的你们之前有跟我一起喝酒、去咖啡厅看剧的事,我也完全不记得。”

“哎?”宫本由美意外。

夏目桃子左右看看,才紧张兮兮地跟佐藤美和子和宫本由美道,“肯定是另一个我在控制我的身体!我之前意识迷迷糊糊的时候,好像看到了……站在白光里笑的另一个我在对我笑!这不会是……人格分裂吧?”

宫本由美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三池苗子和佐藤美和子诧异看着宫本由美。

宫本由美尴尬解释,“是异氟醚的副作用啦!清醒时会有打寒颤的情况……”

安室透陪青枫坐在一旁,发觉这位迷糊的夏目小姐居然乖乖接过贝尔摩德的锅,有些无语。

人格分裂?

不过想也是,正常人在意识迷糊之际,看到另一个自己,醒来又发现自己做了不少事却完全没印象,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