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庶族无名

第四百八十章 陈默的杀手锏

庶族无名 王不过霸 5092 2020-11-21 16:16

  

  “子敬,发生了何事?这般着急?”柴桑,周瑜下马后见到等他的鲁肃,一边走一边问。

“公瑾昔日担忧之事应验了。”鲁肃面色有些沉重的道。

“明军水师?”周瑜回头,看着鲁肃面色一凝道。

“嗯。”鲁肃点点头:“贺齐送来战报,会稽被破,上虞、句章、固陵等十余城陷落,如今恐怕整个会稽已经被攻占了。”

“贺齐和全琮可曾妄动?”周瑜面色一变,沉声问道。

“未曾,明军既然能悄无声息跨海攻入会稽,自然也能横渡大江,贺齐担心支援会稽会使明军有机可趁,是以贺齐只让吴郡各县封锁城门,谨防明军攻入吴郡,并未挥军前去救援。”鲁肃摇了摇头道。

“不错!”周瑜闻言松了口气,情况还不是太差,还有挽回余地,连忙跟鲁肃一起往孙权府邸走去。

“对了,荆襄战事如何?”鲁肃询问道。

“荆州水军虽有进展,但要想与我军为敌,还差了许多,不过这些荆襄水军最近似乎总想将我军引入岸上,我猜那陈默麾下精锐便在荆州各城潜伏。”周瑜摇了摇头,荆州水军虽有长进,但在这长江之上,江东军永远都是霸主,谁来也一样。

这么一来,就算将荆州水军彻底覆灭,也没办法趁势夺取荆北之地。

鲁肃遗憾的点了点头,眼下会稽都要丢了,也没时间管这个,两人一路来到孙权府邸时,却见江东文武大半已经都聚集于此,空气中透着一股难言的沉默。

周瑜皱了皱眉,上前对着孙权一礼道:“参见主公!”

“公瑾回来了。”孙权面色有些憔悴,眼球中还挂着血丝,看到周瑜精神了一些,勉强笑了笑道:“快入座吧。”

“谢主公!”周瑜躬身一礼之后,方才入座,疑惑的看向孙权道:“主公,会稽之事,子敬已经与我说了,可调曹昂所部驰援会稽,敌军远渡而来?粮草必然不足?以子修之能,当可将明军逐出会稽!”

孙权摇了摇头:“不止如此啊?这是贺齐派人貌似送来的书信?五日前,明军水师入江?不到半日便攻破曲阿,全琮力战不敌?只带了千余参军杀出重围?敌军水师连克数寨,如今已经攻至建业,这已经是五日前的消息,如今建业战事如何?无人知晓。”

周瑜只觉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想过陈默这次水军出手必然不凡,但没想到这般迅猛,明军水师攻到建业可不只是对方水师这么简单,沿江渡口悉数被拔除,贺齐和全琮大军又坚守建业?那一直囤聚在九江的兵马便可轻易渡江攻入丹阳,这么一来?吴郡、丹阳、会稽三郡都可能不保,不?现在会稽是确定已经不保了,吴郡和丹阳现在也陷入了战乱?若这三郡一失?江东二十年积累便要毁于一旦。

周瑜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眼下最要紧的还不是这个,最要命的是,他们根本分不出太多兵力去救援建业。

陈默的大军还在这里虎视眈眈,一旦周瑜选择撤往建业救援,那陈默这边恐怕立刻便要渡江,那边有多少兵马不知道,但陈默这边,保守估计……十五万!

一旦让这些大军渡江会是什么结果?荆南四郡加上豫章郡可能都保不住了。

到时候江东面对的将士陈默大军的两面夹击。

这是绝境!

周瑜看了看四周众人,但除了少数几人之外,其他人都是老神在在的坐着,大多数人,其实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担心,因为就算江东真的败亡,他们也依旧不会有事。

但孙策打下的偌大基业,至此可就全完了。

周瑜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良久,看向孙权道:“主公,陈默那边恐怕也已经得到了消息,他不可能放任我军回援,或者也可说,他会盼着我军回援,只是我军一走,荆南四郡、豫章将尽归陈默,我军便是最终保住了丹阳、吴郡,只剩两郡之地,陈默下一次挥兵前来时,我军将再无力与之抗衡!”

孙权默默地点了点头,之前陈默不能渡江,兵力优势还发挥不出来,但现在陈默渡江了,失去了长江天堑之后,陈默的兵力优势完全能够做到碾压江东。

“公瑾以为,如今我该如何做?”孙权询问道。

“分出两万水军,由程普、韩当两位老将军统帅,迅速回援建业,曹昂率陆军走陆路驰援建业,两相夹击,定要保住建业不失,至于陈默这边,末将带领其余水军主动出击,就算不能尽灭荆州水军,也要毁掉他大半战船,令其无力渡江!”周瑜思索片刻后,断然道。

“诸公可有异议?”孙权看向堂下众人。

张昭闭目不言,仿佛这事与他无关一般,虞翻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诸公,如今蜀地已为明王所得,天下除我江东之外,已尽归明王,一统之势已现,我江东又何必非要与之抗衡,依臣之见,如今归降,诸公或许还可封侯,博个富贵,但若顽抗到底,恐怕江东破灭之日,便是主公……”

“住嘴!”一旁韩当愤然起身,戟指虞翻道:“无用腐儒,陈贼与主公有杀父之仇,当年大将军之死,与他也未必没有干系,如今却要投靠于他,尔等这些腐儒,一生饱读诗书,莫非就是为了劝主投降!?”

虞翻面色发黑,怒道:“战场厮杀,各为其主,岂能携私怨?我等非是劝主公投降,但凡如今又些许机会,我等也不愿做那亡国之臣,但韩将军可有想过,如今局势,我江东已失却屏障,以明军之众,就算最终得胜,也难保全境,再过数年,明军再来之时,我军又以何应对?真的当江东败亡之时,将军可想过到时候主公是该屈膝投降,还是该带着孙氏一门绝后!?”

“够了!”孙权一拍桌案,黑着脸道:“便依公瑾之策行事吧,至于投降之事,莫要再提!”

说完,也不理会众人表情,起身拂袖而去。

不少人叹了口气,各自起身离开,韩当和程普告别了周瑜,各自领了水军,顺江而下,直奔建业而去,曹昂也带着曹氏将领率军火速赶往建业,周瑜则整点余下水军,主动出击,找寻荆襄水师决战。

……

“这是急眼了?”夏口水寨中,陈默收到战报,跟荀攸对视一眼笑道。

“会稽已下,九江守将白骠、韩凯也已率军渡江,如今吴郡已被攻破大半,三郡战场上,足足十七万大军,若是不急,才叫奇怪!”

陈默点点头,江东至此,已经陷入绝境。

“报~”就在两人说话之际,一员将领匆匆进来。

“何事?”陈默询问道。

“王上,江东传来暗报,周瑜水师分兵两万前去救援建业,同时曹昂亲率陆军同样赶去救援建业。”将领躬身道。

建业?

陈默闻言笑了,他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建业,点头道:“知道了,着人将这封信送去建业,让余昇火速传令臧霸,命臧霸大军直取柴桑。”

“喏!”将领答应一声,躬身接过书信后,转身快步离开。

“恭喜王上,扫清寰宇只在今朝!”荀攸微笑道。

没错,臧霸入会稽的目的可不是占据会稽郡,真正的目标是柴桑。

刘基虽然重要,不过就如同长安天子一般,只是个象征,看看刘能被迁居长安之后,还能做什么?什么都做不了。

刘基也一样,只是孙权摆在明面上证明自己身份地位合法,不必受制于陈默的大旗,但本身刘基对江东的作用甚至不如刘能当年在洛阳时的作用,刘能在洛阳的时候,至少还有不少人站在刘能身边,但江东地广人稀,哪怕不是乱世,这里也是天高皇帝远,对于大汉的归属感并不像中原那么强烈,所以刘基在这里的影响力还不如刘能在洛阳。

陈默就算拿下建业,擒获刘基,也没办法彻底将江东掌控,但若兵围柴桑,把孙权给围住了,那江东也就彻底完了。

孙权显然只看到了建业失守的威胁,却没想过这样一来,无形中就让他身边的防护变得相当薄弱,他没有在意的臧洪,却成了这场战争的绝杀一子!

“为到最后一刻,莫要轻言胜负,有时候越是这个时候,方才越要警惕。”陈默摇了摇头,现看似大局已定,但也不是没有翻盘的可能,周瑜若能及时洞察,挡住臧霸,那这一招就失效了,不过陈默也可以趁机渡江。

“王上,您说孙权那时可会投降?”荀攸笑问道。

“若是孙策或者孙坚,绝不会。”陈默笑道:“但孙权……此人颇有谋略,也有远见和手腕,但毕竟不是创业之主,败局已定的情况下,只要给他足够的体面,他会投降。”

这也是创业之君和守成之君最大的不同。

荀攸点点头道:“那荆州水军……”

“照旧不变,莫要让那周瑜起疑。”陈默笑道。

“臣明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