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明之雄霸海外

第2007节 阿拉法特·谢赫·帕夏退兵

大明之雄霸海外 比萨饼 3654 2020-09-03 00:55

  

  要说到东南军的后勤还是不错的,第四军部队换用了亚麻织物军装吸汗性强,易挥发,不粘身,即使十天半月穿在身上也不容易有汗臭味,好嘢!

对于第四军的后勤支持力度加大,一条条运输舰满载着饮水、燃料、食物与枪支弹药,以及虫香、香烟等物资,源源不断地向第四军倾斜,让第四军近着海边的部队有大量的淡水可以饮用,三天五天的也能洗上一次澡了。

后勤花费了大量的运输力量,一条条道路上都是满载着货物的驴子以及力夫,为官兵们送来了各种各样的物资,还有水果!

每人发一个印度产的苹果,这可是公元17世纪,没有巨型集装

本来在这样的环境下,容易造成精神紧张、恍惚、消沉甚至是心理崩溃,这个时候就需要经常进行心理评估以及心理疏导,同时也需要舰员拥有坚定的信念以及高度的责任意识。

固然东南军用上了种种的手段,比如军官动员,发奖金和授勋,但补给对于提振第四军的士气有着良好的作用,官兵们接到苹果,看到后方送来了大量的香烟,

官兵们知道今上在关心着他们,从而保持了旺盛的战斗力,他们在战场上的英勇顽强表现让包头佬们心悸,令阿拉法特·谢赫·帕夏大皱眉头:“东方的异教徒,确实难以对付呵!”

东南军稳扎稳打,试图突破包头佬的阵地,但被猛烈的抵抗所止住,双方流血很多。

手伤初愈的郝摇旗亲自指挥,但情况并不好些。

多天激战,包括反复的白刃战,东南军所付的代价是上万人死伤,而土耳其军依然控制住高地。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包头佬老兵的死亡而缺席战场,新换上来的包头佬往往不等到他们成熟就战死了,相比之下,即使天气再炎热,被军官硬逼着顶盔穿甲的东南军士兵则有更好的生存率,成为士官和老兵,从而更有效率地干掉那些包头佬。

东南军的许多士兵就那么穿上一条短裤头,头顶钢盔,身上穿一件防弹背手,有的人干脆背后中空,就那么地冲锋!

在一篇发往后方的报导中就描述了以下的情景:“”

尽管阿拉法特·谢赫·帕夏依靠半岛上复杂地形挖掘了大量的壕沟工事,并增强了炮兵火力,但是包头佬的窘境渐生,因为东南军是两线登陆,郝摇旗与徐勇在“海锁”堡垒“的左侧海岸登陆,李来亨则与马重禧在右侧海岸登陆,两支部队相隔仅有几十公里的两个地方各自为战,但无一例外地都在积极进攻。

战斗艰苦,双方都打得非常积极,但包头佬渐渐招架不来了,因为他们的军火已经打光,弹药无多,就连石头也快用完了!

他们断崖式的军工生产带来的严重后果现在是体现无遗,惨呐!

没有了弹药,那么就用人命去填,然而包头佬郁闷地发现想一命换一命都难,东南军密切配合,远用狙击枪,近战多用手枪与喷子,让扑来的包头佬有来无回。

“杀啊,冲啊,为了苏丹,前进!”得到兵员增援的阿拉法特·谢赫·帕夏出动了二万五千人,向着东南军发起大规模的攻势,试图把东南军赶下海去。

然后他们遭遇了东南军凶悍火力的顽强阻击,包头佬死伤惨重!

东南军的防御工事很好,让包头佬在穿越壕沟和登上营垒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东南军密切配合,最前线的士兵用刺刀,后面的拼命开枪,更后方的则是炸弹和弓箭,加上喷子!187

冲来的包头佬人数再多又如何,东南军冲着人群密集的地方狠扔炸弹,装甲掷弹兵扔五公斤的大炸弹,士兵们扔一斤重小炸弹,就连军官也都来搭把手,炸弹在空中飞舞,有铺天盖地之势,落下时把包头佬给被炸的火光冲天,血肉四溅,根本抬不起头。

包头佬心惊胆碎,但无法后退,因为阿拉法特·谢赫·帕夏阴沉着脸,带着持大弯刀的督战队站在后方,谁敢后退就一刀砍死他!

那就只好冲吧,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去抵挡东南军的火力。

包头佬押上了全部的兵力,企图依靠集团式冲锋将东南军给打下海。

东南军火力尽出,打得包头佬象被收割的麦子般成片成片地被扫倒,然后是各处告急:“弹药快打光了!”

前线的弹药如果没了,大家就得用血肉之躯与敌人作交换了。

两个将军郝摇旗与徐勇急得直跳脚,郝摇旗留守阵地指挥,徐勇则下到海滩上督促运输,他除了带出不少的部队下来运输弹药,搜罗了所有的力量,包括军人与民夫,还有军舰上的能够动用的人力,统统往阵地上运送弹药。

弹药是有的,为了准备这场大战,在海滩上屯积了大量的弹药。

要说到海军很支持,许多军舰都派出了舰上所有的陆战队员携带他们的装备上岸参战!

东南军中的军种矛盾肯定存在,但当战斗需要时,每一支部队都全力支持,为了的是打赢这场战争!

士兵携带沉重的装备上阵,民夫则负责运输弹药,川流不息地向着前线前进,有许多民夫不顾危险,直接到了火线卸下毛驴身上的弹药或者是自己背着的弹药!

因此,沉寂下来的东南军阵地再度怒吼起来,火炮发威,火枪齐射,炸弹轰鸣!

包头佬在一天的战斗中死伤了一万二千人,实际上只有二千伤员侥幸得脱,足足被东南军干掉了一万人,而东南军死伤才一千人。

这场战斗得荡气回肠,血流成河,包头佬被打得失魂落魄,阿拉法特·谢赫·帕夏不得不率领残余的部队向“海锁”堡垒撤退。

包头佬不仅仅是弹药匮乏,主要原因是军中乏粮,运不来军粮,士兵们只领一撮麦粒充饥,都挨着饿呢。

奥斯曼帝国输的地方不仅仅在军工生产,由于大量的人力资源投向军队,加上外面粮援没有了,包头佬自身缺乏种粮基因,因此许多土地都撂荒了,收成很差,军民都饿肚子。

仗打成这个样子,包头佬越打越惨,东南军经过奥斯曼城市与乡村,深为里面的惨淡光景而震惊。

当包头佬小孩子伸出骨瘦如柴的小手向他们乞讨时,士兵们默默地将配给的糖果和饼干分给他们吃!

虽然敌对,但我们是人,是人!

相反,东南国越打越强,根本不象是穷兵黩武的样子,这作不了假,回去探亲的官兵看到家乡那是马照跑,舞照跳,歌舞升平,生活水平年年见长,根本不象处于战时,都深深地为自家老大而自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