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我真没想重生啊

733、第三名工具人正式上线

我真没想重生啊 柳岸花又明 6063 2020-06-20 18:25

  

  “这女团名字挺有意思的。”

陈汉升听完自己先笑了半天,然后又默默的叹一口气:“现在是乘风破浪的嫂子们,等到修罗场的时候,那就是兴风作浪的女朋友们。”

“叮铃~”

咖啡馆门口传来一串悦耳风铃声,商妍妍走出来迎接了。

“阿岚来了呀。”

商妍妍冲着陈汉升抛个媚眼,亲热的挽住陈岚的胳膊:“我最近新发现了一种特别好看的唇彩,既有光泽味道也很好闻,一会咱们涂抹着试试。”

“好呀。”

陈岚开心的说道:“建邺冬天的气候真是干燥,我经常要半夜起来喝水。”

陈汉升跟在后面,一抬头就是商妍妍细细的腰肢和紧绷绷的大腿,它们被遮在时髦的棉服下面,随着主人步伐的迈动,时而出现,时而隐藏。

动作很普通,不过再加上商妍妍的气质,总能挠得男人心里痒痒的。

1206咖啡花馆里温暖如春,水晶吊灯闪闪亮亮,鼻子里嗅着不知名的花香,还有舒缓的小提琴曲在耳边萦绕,到底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装饰,效果真是不一般。

靠窗的位置三三两两坐着一些顾客,从穿着上判断,他们应该都是附近科技金融中心的高级白领,这里的咖啡30到50块钱一杯,普通大学生消费不起的。

“你招人了?”

陈汉升坐下来以后,看见有个服务员正在收拾餐盘。

“她是我朋友,其实你也见过的。”

商妍妍招招手把“服务员”喊过来,陈汉升上下一打量,还真有点面熟。

这个女孩二十岁上下,面容比较精致,身材也不错,大概是室内比较暖和,她只穿着一件羊绒衫,锁骨处露出一点纹身,耳朵上的三颗耳钉,瞬间让陈汉升记起了这个人是谁。

“小池?”

陈汉升颇为诧异的问道。

当初商妍妍因为家庭原因,准备去KTV当陪唱,就是这个小池把商妍妍的下落告诉了陈汉升和陈添裕。

“陈······陈总。”

小池乍见陈汉升,她还是有些紧张的:“妍妍劝我不要再混那种圈子,她说给我介绍一份安稳的新工作,所以我就过来了。”

“噢。”

陈汉升明白了,其实想想也挺有意思的,小池算是“间接”帮助了商妍妍,商妍妍稳定以后,又劝小池脱离原来的生活方式。

咖啡馆的环境自然很好了,老板是闺蜜,工作强度也不高,平时只要泡泡咖啡,切切蛋糕就可以了。

陈汉升盯着小池打量,小池有些紧张的扯了扯衣领,遮住露出的纹身。

“陈总,您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去洗掉的。”

小池以为是纹身太过显眼和碍事。

“不用。”

陈汉升无所谓的摆摆手:“我就是觉得世界太小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纹身是个人自由,我哪有那么多时间关注。”

“谢谢陈总,您肯定比较忙的。”

小池轻轻呼出一口气,她也想起去年那段往事了,感慨的说道:“谁都没想到,您最后会成为果壳电子的大老板。”

“我本来不打算暴露的。”

陈汉升耸耸肩膀:“只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们相处,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无视,索性就摊牌了,我是亿万富翁,不装了~”

“四年的大学同学,表示这个情况不属实。”

商妍妍笑着说道:“整个公管二班,乃至人文社科学院和整个财大,没有谁能无视班长的。”

“18年的妹妹,同样表示这个情况不属实。”

陈岚接上去说道:“我哥虽然成绩不好,可是他爱表现啊,总是想方设法的吸引别人注意力。”

小池和陈汉升没那么熟悉,再加上陈汉升身份比较“显赫”,她现在不好意思开玩笑,主动去吧台准备晚餐。

小池离开以后,商妍妍才说道:“她是个苦命的女孩,家里以前也蛮有钱的,不过也是破产了,前男友经常动手打过小池,我就把她喊过来了,班长不会介意吧。”

“这是什么鬼问题。”

陈汉升抬起头:“你的咖啡馆招人,我为什么要在意?”

商妍妍微笑着不说话,胡林语以前讲过,陈汉升很少干涉奶茶店的经营。

那可是沈幼楚的产业,如果陈汉升对奶茶店都比较放手,自然不会多管咖啡馆的盈利了。

这样倒是符合商妍妍的“初心”,她本来就没有赚钱或者连锁化的打算,当情人不需要懂得这些,只要打扮的花枝招展,等着“情夫爸爸”雨露均沾就好了。

晚饭就在咖啡馆里吃了点蛋糕和咖啡,陈汉升对这些甜食不感兴趣,胡乱吃几口就玩起了手机,反而陈岚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和商妍妍小池她们讨论女生感兴趣的内容。

9点左右的时候,陈汉升喊着妹妹回学校,从咖啡馆到建邺医科最多5分钟的车程,路虎缓缓停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时候,阿岚刚要下车,陈汉升突然喊住了她:“等等,我叮嘱你几句话。”

“什么?”

陈岚还有些奇怪,难得哥哥没有嬉皮笑脸的。

“刚刚在咖啡馆,你好像对小池的纹身很感兴趣。”

陈汉升认真的说道:“我警告你啊,不许去尝试知道吗?”

“凭什么哦。”

陈岚其实没打算尝试,不过她习惯了和哥哥抬杠:“你刚才还说纹身是个人自由呢。”

“小池又不是我妹妹。”

陈汉升嗤笑道:“她纹身当然是个人自由,但是你就不能碰,否则以后做医生考公务员都很不方便。”

“真是双标。”

陈岚哼哼唧唧嘀咕一声。

“还有一个事。”

陈汉升摸着下巴,组织着语言说道:“我理解你亲近商妍妍,毕竟她的日子轻松惬意,而且商妍妍把你当朋友看待,沈幼楚和萧容鱼都把你当成妹妹,所以相处时的氛围不太一样,你也更喜欢和商妍妍在一起。”

“最重要一点,妍妍姐是个学渣啊,和她在一起我比较快乐。”

陈岚噘着嘴巴说道:“幼楚嫂子和小鱼儿嫂子都是学霸,不过我对她们感情都是一样的,两个嫂子还要稍微深一丢丢。”

“我小时候也不乐意和学习成绩好的人一起玩耍,总觉得很有压力。”

陈汉升笑着说道:“哥就是提醒你注意一点,商妍妍现在的生活方式,那是她的经历决定的,但是不适合你。”

“我知道了。”

陈岚乖巧的应道。

以陈汉升的性格,他能耐下心教育妹妹,说两句大道理,实在是很疼阿岚了。

“嗯······”

陈汉升这才点点头,不经意的说道:“你现在是中立党,哪边都混脸熟,哪边都沾点好处,等到哪天这些福利消失了,你也得学会习惯。”

“啥意思?”

陈岚现在正过的快活,哥哥给自己铺了那么多路,每条还都通向罗马。

“你不会以为能永远瞒下去的吧。”

陈汉升深深的哀叹一声:“沈幼楚和萧容鱼总有知道事情真相的那一天,那时你要怎么站队?”

“站队?”

陈岚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啊,以后总得有二选一的那天,可是温柔的幼楚嫂子和甜美的小鱼儿嫂子,到底能放弃谁呢?

陈岚觉得“站队”这个字眼很残忍,她犹豫了半天,最后弱弱的说道:“哥,其实······我全部都想要。”

“真不愧是我妹妹,和我一样贪心。”

陈汉升一扫刚才的颓废,精神突然振奋起来了:“既然你这样说,我就勉为其难的指导一下,帮助你实现这个理想。”

“比如说,萧容鱼和沈幼楚爆发修罗场,她们不搭理我了,你可以去当个中间人调和啊。”

“因为她们只是对我生气,未必会迁怒别人,即使开始不接受,你可以充分发挥自己脸皮厚的特点,帮着哥哥缠住她们。”

“说真的,哥想来想去,阿岚你是最适合的人选,王梓博和聂小雨都比较老实,其他人关系又不够。”

“你的脸皮,决定了必须承担这份光荣的使命。”

······

陈汉升有计划有步骤的讲了一堆,陈岚听得呆若木鸡:“哥,其实这才是你今晚想说的话吧,开始还假惺惺提醒我不要纹身。”

“你咋这样想呢!”

陈汉升很无辜的说道:“提出‘全都要’的,又不是我,其实是你自己啊。”

“可是······”

陈岚总觉得不太妥当,她还想再说点什么。

陈汉升不给她辩驳的机会,推着妹妹肩膀下车:“别可是了,咱们就这样定下来吧,你赶快回宿舍,一会阿姨要查房了。”

路虎闪着车灯离家后,陈岚在原地伫立半天才反应过来,气呼呼的跺着脚说道:“搞了半天,我就是我哥的工具人啊!”

······

顶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