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大清隐龙

4546 西域舆图

大清隐龙 心净 3665 2020-08-02 12:17

  

  翁同龢骨子里还是有些虚荣的,他确实对同治帝的教育很上心,也自诩教育功劳很大,听到宝鋆大人和一众大人的吹捧就有点飘飘然了起来。

“哎呦……这个不太好啊吧!我等臣子还是拿出方案来,行不行的让陛下圣裁……”

“哎呦,我的翁大人啊,您又不是不知道陛下的脾气,如今正在兴头上让陛下圣裁不就得封王了?”

“这个节骨眼上,您这位当老师的不去劝一劝,难道还由着陛下的性子,陛下还是听您的话的!”

一群人忽悠一个,翁同龢再读书养性也有点冲动了“那好吧,既然如此,我就走一趟……”

翁同龢在养心门递牌子求见陛下,载淳当然没有让帝师等候太久很快太监就领着翁同龢进西暖阁去见同治帝了。

刚进西暖阁就看见载淳正趴在一副崭新的巨大地图面前,不停的用放大镜来看山川地理图形,身边还有纸扎上面有密密麻麻的数字,看样子在测算什么。

“翁师傅来了?赐座……不用磕头了,又不是什么大朝会!”

翁同龢黏着胡子站在桌子旁看着地图,看了一会突然发现这份地图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陛下!这是哪里的地图?怎么和咱们的大清寰宇图不一样?这是分省的地图吧?”

“是的,这是华族大使馆蔡璧暇特使刚刚差人送进宫的!华族测绘人员用了四年时间,冒着生命危险在西域测绘出来的地图!”

“翁师傅您看看,很多地方都不详细呢,那些都是当初阿古柏盘踞的地盘,而北疆还有边缘地带,却已经非常详细了……”

“大一点的村镇,河流、小路都有详细记载!当初左季高要是有这样一幅地图带着打仗,可就方便多了!”

“陛下啊!老臣要谏言……这大清国的山川地形,不能让华族这么肆无忌惮的勘探下去了,长此以往我们大清国还有什么秘密啊?”

载淳听了苦笑一声“朕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可是不行啊,咱们自己不长本事,测绘不出来这么精确的地图,可是军事上还要用,朕能怎么办……”

“就说这京津铁路吧,为什么修建的如此之快……还不是华族提前好几年就已经测绘好了,走哪里的路线,在哪里架设桥梁……”

“什么地方是低洼的,什么地方太高……甚至需要挖掘和铺垫的土方,人家工程图上都已经计算好了!”

“咱们根本就不用费事儿,照着图干把,才有这样的效率……人在矮檐下,也不得不低头啊!”

翁同龢长叹一声“老臣也知道,可是社稷的安危呢?也得考虑考虑……”

“朕还不知道社稷安危?可是这华族测绘又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要是能拦得住我们早就拦了!”

“朕没有亲政之前,他们就已经开始测绘了,翁师傅啊……那时候你们可曾拦住了?明着你能拦,暗中的你能拦得住?”

一句话塞的翁同龢顿时哑口无言了,他脑子里突然想起几年前地方上为官的弟子给他写的信件。

那里面说过一件事情,在湘西、云贵等地,常常有江湖大豪秘密联系山中的土匪或者少数民族村寨。

以一些火枪#弹#药、机械锻造的刀具,马灯、洋油、洋货……这些稀罕的华族工业品为礼物拉关系。

这些江湖大豪拉好关系之后,就会保护着一批很奇怪的华族队伍,五六人为一队,多了十多个人,带着奇怪的设备进入群山之中。

翁同龢的这位弟子在上海待过,有过一点见识,知道这些都是测绘队,就是来测绘山高水深的,这些数据汇集在一起,华族做什么那就不清楚了。

能做什么呢?就是绘图,就是绘制最精密的军事地图,甚至这些队伍里还有搞地质的人才,探矿也是他们的工作之一。

这肖乐天老早以前就已经开始偷偷摸这大清国的家底儿了,当然在肖乐天的心中,他所摸的是泱泱中华的家底儿。

同治帝看师傅有些沉默,感觉刚刚话说的有点重,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笑道“翁师傅来见朕总不是看地图的吧?有什么事情要说啊?”

“哦!哦哦……是这样的,军机处议论左季高的封爵事宜还有就是那十万大军的犒赏,谈了半天也没有个结果……”

“老臣来见陛下,就是想请陛下明示,这征西大军到底要怎么犒赏啊?”

载淳表情严肃了起来“是啊!如何犒赏真是一个问题,十万大军呢,哪怕一人犒赏百两纹银,这就是一千万啊!不是小钱哦……”

“就是啊!帝国财政吃紧,一千万拿出来实在是费劲,陛下看看能否少一点?”

载淳坚定的摇了摇头“绝不能少!征西大军打下来那么大的一片西域,这片土地得多少银子?嗯……你们算过没有,值多少银子?”

“别说一千万了,就算奖赏他们三千万也是天经地义的!”

“驻扎在中原花花江山的那些营头,一年到头不打仗还要花销朝廷上千万两白银呢,跟何况这些功臣!”

翁同龢一下子就嘬牙花子了“哎呦……可是这钱从哪里出啊?陛下您私库里虽然有银子,可是搞工厂也得用钱,而国库实在是没钱了!”

载淳看着地图冷冷的说道“钱咱们要给,但是可以一批一批的给,赏银分三年五年拨下去!”

“但是咱们还有别的可以封赏的东西啊!那就是西域的土地……”

“戍边肯定要屯垦的,过去屯垦的土地都属于朝廷,现在咱们改一下规矩……只要是戍边的士卒,咱们先一人赏赐百亩土地!”

“能不能种的过来先不管,好歹把地契赏赐给人家!西域地广人稀,而且刚刚经历过战乱,荒芜的土地有的是!”

“无主的土地都收回来,给咱们的屯垦戍边的士卒们分一分!”

“人家都把根儿扎在哪里了,总不能连点产业都不赏吧!”

“啊……一人百亩地啊?这么多……”翁同龢脑子还是有些僵化,他拿着西域的土地跟中原去比了。

“哈哈……翁师傅啊!您好好看看这张图,西域太大了跟中原不一样,这片土地缺的是人!不是土地……”

“在这里哪怕一人分两百亩都没有问题,就怕分多了种不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