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玉虚天尊

第四百九十章五道并立,青玄上帝辟东天

玉虚天尊 无极书虫 22460 2020-07-31 14:00

  

  天皇祖炁中,头戴旒冕,身穿帝袍的神圣驾天风而起。茫茫雾霭在身下幻化御座。举手投足间,蕴含无上天道伟力。

一指点出,冥冥中横断天命,青玄大道君的祖炁当场崩碎。

隆——

无数青气在万色混合的气海散开,道音响彻气海。

“青华长乐,清微永存。”

眨眼功夫,破碎的祖炁重新聚合。有九色宝焰汇聚莲座,上有紫金真身的神人。

可刚聚形不久,另一祖炁中的慈悲神女将蛇尾甩开。一朵朵瑰丽绚烂的花卉在气海铺开。

那一霎,气海随之凝滞。原本虚无缥缈的气态源能世界,在大地神能作用下彻底实质化。

象征山岳、江河的元气真正凝成山河社稷之体,将气海转化为一座浩土神州。

神女伸出手,玉手将整座大地山河拿在手中,如同一枚玲珑小巧的玉玺轻轻打去。

青玄大道君的祖炁再度破灭。

道音仙乐再响,祖炁重聚。

漫天星斗自昊天气海上升,于山河社稷之上化作星空,演绎北辰帝座。

紫袍星尊手托星勺对青玄祖炁一打,周天星斗齐动,祖炁第三次崩散。

任鸿眼皮猛跳:“四御联合,竟有这般神能?当年金灵圣母升华道相,连四御联合都没逼出,这差距未免有点大啊。”

金灵圣母看着这一幕,面沉如水。上次自己连这一步都没到,看来自己的准备还是太少。而面对四御联合打击,自己能抗过吗?

“不过紫阳洞天归位,接下来——”她看向远处的霍龙娇,露出沉思。

最后,号称雷霆之祖的玉清神霄真王现身。神霄玉府在群星、大地间展开三十六重清霄。

密密麻麻的神霄雷法在三十六天内凝聚,演化三十六面先天玉鼓。

真王抬手,鼓声一重盖过一重。在那慈悲善目的上帝驱使下,毫不留情地将同门演化的祖炁打碎。

盏茶功夫,青玄大道君的本命祖炁被摧毁四次。

但每一次毁灭重生,青玄祖炁都会更加纯粹。

这时,一位旁观的道君幽幽道:“亏得青玄道友的大道以造化为根,纯阳是法,生死为度。若换一种大道,如何能在四大道相攻击下不断聚合重生?”

是啊,青玄掌地府,主生死,管理万类众生。因此,才能生生不息,不断在昊天气海聚合修复。换一种祖炁,早就被四大祖炁碾碎。

蓦地,一道雷光射到诸仙跟前。

赤明道君挥袖一扫,玄白二气自袖中射出,幻化宝镜抵消神霄雷霆。

他扬声道:“诸位道友小心。观摩青玄师弟证道会受昊天气海反噬,我们也在波及范围内。若道行不济,万不可逞强,速速离去!”

可观摩一尊全新的大道相诞生,这是何等机缘?

在场诸仙没有一个愿意离开。

雷光后,星辰元磁从气海四散,一颗颗硕大无比的星辰砸向众仙。

道君们各显神通,有人头显庆云,宝珠璎珞绵绵不绝。有人头顶灵岳仙峰,霞光雾霭升腾不息。有人祭起先天灵宝,一道道先天灵韵照亮气海,引来同源大道加护。

至于道君之下的修士,诸道君见他们不欲离开,只得出手护持他们。

金灵圣母抛出如意,有龙虎之相从如意飞出,化作先天风水罩,把碧游宫所有门人护住。

燃灯头顶升起一盏灵鹫仙灯,五色毫光照耀九霄,保护昆仑门人。

伊道人展开赤色旗幡,朵朵兜率宝焰在气海点燃,罩住玄都门人。

太极宗主展开太极图护持太极宗门人。混元祖师抛出混元圈庇护混元道弟子……

任鸿左右张望,凰公主虽是化身,但亦是道君之流。她拉住董朱的手,一片南离神光护持自己二人。

任魁身上环绕一条金色大河,如蜿蜒龙蛇缠绕九曲,将白寿、李昀一起保护着。

齐瑶手持聚仙旗,一道道仙光披洒,同样抵消雷光星力的打击。

唯独菡萏、云嘉、吕清媛无人保护。

看罢,任鸿伸手一指,头顶五气翻腾,以自身为根基,在昊天气海演化一重“小弥罗宫”。

“师妹、云嘉、菡萏,你们都过来!”任鸿招呼三女过来,一起庇护在这座小弥罗宫中。

冥冥中,一道玉清仙光自昊天气海深处投来,在小弥罗宫外进行加护。

显然,这是玉清大道尊铭刻在紫极神图的力量。

昆仑诸君本来打算趁此机会卖好任鸿。可见任鸿自行出手,请来玉清道力,只得作罢。

妙玉仙姑见到吕清媛依托任鸿庇护,暗暗点头:小师妹冰雪聪明,倒不用我再行提点。

霍龙娇本也想出手帮忙,可任鸿抢先一步,她轻哼一声,转而去保护东方兰月等同门。

妙玉暗中嗤笑:放心,有我在一天,你别指望纠缠我妹子。

……

站在小弥罗宫上,任鸿俯览气海。

四尊大道相出现后,不断对青玄祖炁展开攻击。而青玄祖炁在最初几次破灭后,逐渐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压迫。

紫金真身端坐莲座,青玄大道君真身相融,亲自下场走入气海,十方救苦天尊环绕在身侧,口诵《青华经》抗衡四大道相。

见这一幕,道君们频频摇头。

“青玄道兄未免太拼。不过是一个道相,何必放弃超然立场,去争夺小小一界的核心权柄?”

天仙道果已超脱九天十地。如今青玄再立大道相,相当于从超然世外重新落入人间,修改这一界的核心法则。

在许多道君眼中,青玄这一举动根本不值当。

因为他已是天仙,参悟玉清大天尊道相。就算想要选择道相,也是玉清本相。青玄大道相对他飞升,没有一丁点帮助。反而会牵扯业力,让青玄迟迟不能飞升。

“小小一界?此界来历如何,道友你如何不知?诚然,在太昊帝纪时,此界不过沧海一粟,亿万法界之一。但眼下无量寰宇仅存一界,我等在此方宇宙立足之地也不过此界罢了。”另一位道君反驳道:“你莫非看不出来?青玄老师这番举动,是要给此界再加一个保险,确保那位不能真正掌控此界,断了我等根基?”

这些道君站在一处,说话避讳着旁人。除却古神上仙转世外,任鸿之流都未听到他们的讨论。

“你们还是眼皮浅了。若我们未来反攻成功,将那位封印或诛杀。诸天寰宇仅此一界,那么此界蕴含的一切法则都会替换更易到整个宇宙,再续天道。届时,此界之道君、道相,便是宇宙根源的象征。”

那时候,青玄大道相可就无限升值了。

……

四大道相宛如一界根源,大道君和一界纠缠,渐渐独力难撑。

这时,东华派几位道君对视,掌教道:“依循前约,我等合该出手。”

“善!”

几位道君同时对青玄大道君方向一拜:“恭请祖师法驾。”

道君们头顶,各有三色玄光升起,光辉中隐现三尊帝君神相。

纯阳剑派的两位剑圣对视,看到彼此眼中的凝重。

东华派这次,可是把家底都压上了。

三色玄光在空中融合,同相帝君相合,形成三尊更加伟岸的道神。一位帝君手托扶桑神木,一位帝君手持纯阳宝珠,一位帝君身后青气擎天。

然后三帝君再度融合,以东华帝君姿态镇压昊天气海。

东荒无量众生信仰随之而来。整个东荒紫府洲无数年来对三帝君道统的崇拜和祭祀,化作信仰洪流投向青玄大道君。

东华、青玄合习。

此后东华一系最高神,就是青玄上帝。而青玄清微一脉,也尊东华帝君为祖。

泰山府君金虹氏随之大笑:“道友,我来助你!”他手一挥,泰山信仰并着地府信仰涌入青玄之身。

昆仑方向,几位道君同时出手,东方始青老君也随之投去。

随着一尊尊东属神相融合,祖炁中低沉的钟声响起。

道君们心神牵扯,恍惚听到来自九天之外,亘古之前的钟响。

不会吧,怎么可能?

“你们快看!”随着一位仙家惊呼,众人望去。

青玄祖炁展开,显化东极神界,有无数东天神圣。

先是一望无际的东天碧空,以及东荒浩土。然后天空之下,东荒之上有座东岳泰山。

接着泰山之上生长扶桑神木,神木拱起一轮红日。泰山之下演化幽冥世界,有森罗地府。

此外,天空密布震木雷精,十方宫殿镇压寰宇,始青之气徘徊朗空。

可以说,此方天地一切和“东”有关的权柄,全部被青玄大道君取得。

随着这方青华大世界成型,青玄大道君在四御攻击下已占据守势,立于不败。

“东极之主,依循五方之轮,已占据此界五分之一权柄。如能迫使其他四御挪位,更易为五行序列,道兄之举必成!”

道君们放下心,耐心观望青华界和四御界的争斗。

可任鸿关注不在于此,他看到天皇大道相身上的一抹金光,全部心神被这缕光辉吸引。

不由得,任鸿左目的先天八卦自动展开。刚刚祭炼不久的本命神通“天衍秘箓”也随之激活,推算这缕光辉的来历。

顺着这道光辉,任鸿恍恍惚惚看到元气荡动,看到这一缕元气光辉所经历的历史。

那是昊天气海的演化史。

自世界开辟以来,无数大道法则映射构成这片道炁之海。而在这片“海域”诞生了第一尊神。

这是一尊人首蛇身的神明。祂无阴阳之分,无男女之相,是此方天地的“天道具现”,昊天之主。

不久,昊天气海之外射来天光,在气海之上形成一对天目。

霎时气海翻滚,昊天之主和天目相互融合。

眼看“天目”即将窃取本界,五彩光辉自气海下方升起,主动分化阴阳,迫使昊天之主一分为二,成为象征天地的两尊神圣。

一是人身龙尾,一是人首蛇身。一个是昊天冥冥,本界法则的虚相聚合。一个是后土载德,山河社稷的实相体现。

此二神乃紫极神图天皇、地母的前身。

虚实之间,阴阳之间,天地之间,乾坤之间,有这两尊神圣统御天地,为皇天后土。

同时也在阴阳碰撞间,种种先天大道演化神圣,成为气海之中的无数道神。

但这些道神仅仅是道神,是各位大能在昊天气海的投影,无法影响两位“大道相”的格位。

任鸿心忖:“气海诞生,昊天之主当是神农氏时期。而双神分裂,应该是当年魁隗氏时期,从神策时代一直延续到赤书玄禁时代。这是‘老爹’降临此界,夺取天道权柄的一幕?因为世界自身的干涉,导致他无法尽全功?”

这一格局直到千年前才被打破。

三缕清气从天外垂落。斩天皇大道相,从这尊最古道神体内分离星雷权柄,成就雷祖星主二神。

数百年前,玄门勘定紫极,尊三清教主为玄门之祖。确立雷祖、星主两位一品大道相,天皇权能进一步衰落。

可即便如此,天皇意志盘踞的天皇大道相,仍是四大道相之首,是昊天本质,万圣之主。

如果将世界看成一块圆饼。那么昊天就是最初的一块圆饼。先是割出一部分成为“地母”,随后又切割两部分成为“雷祖”“星主”。

如今,四御道相已将这个饼图分为四块,达成平衡。

青玄大道相的确立,意味着四御道相的削弱,从四御手中夺走一部分权能,所以反噬比前两次更激烈。

面对气势汹汹的四大道相,大道君估量青华界的体量。

然后对身后青华东天一拜:“请诸道友助我!”

十方救苦天尊微微一笑,同时化作清气炸开。接着清微雷祖、泰山府君、东方青老、东华三君一一破灭。

轰隆——

青气与四御神力碰撞,青玄以整个祖炁世界的毁灭,引动四御连锁破灭。

电闪雷鸣,星光震荡,五道祖炁在气海相互牵扯融合,宛如一体。

但很快,五种截然不同的大道本源开始排斥,重新塑造各自大道形象。

天皇、地母、星主一一成型。可就在雷祖玉清真王聚合时,他胸中五气蓦然分离一道,化作清微雷祖投入青玄祖炁中。

接着,以群星为权柄的星主,其太阳权柄幻化扶桑帝君也投向青玄祖炁。

然后是后土的生死权柄、泰山权柄、东荒权柄,天皇的东天之权……

这时,诸仙才明白青玄大道君这些年的努力到底是为了什么。

“开辟地府,是给青玄上帝塑造基本盘,并且夺取后土生死法度的一部分。演化清微雷尊是为谋夺雷祖大道相的雷霆权能。和东华派合流,借东华派之手剥离部分星主权能。”

当然,青帝这一部分,是真正从天皇手中夺来的。

青玄上帝手持伏魔利剑,快速斩掉天皇大道相胸中五气之一的青气,吞掉青帝道果,即昆仑五老君之中的始青老君。

不过这一举动着实惹眼,冥冥中的那只眼睛更加震怒。

天皇大道相眉心睁开一只眼,在青玄祖炁凝成上帝真身时,天光射向“青玄上帝”。

青玄大道君不慌不忙,头顶青莲盛开,托起一枚纯紫色宝珠。

宝珠轻轻摇晃,九道神气化作天壁,暂阻天皇大道相一瞬。

而这一瞬时间,青气和青玄上帝相融,成为他的一尊化身。

来自天皇的东天本源,来自地母的生死法度,来自雷祖的雷霆造化之精,加上东天扶桑皓日……

当天皇攻击袭来,青华界再显,一颗扶桑巨木托起皓日贯通东天。

上帝坐镇青华天宫,十方救苦化身相伴,下有泰山境和地府幽狱。

一尊一品大道相,六尊二品道神(清微雷尊、东华三帝君、泰山府君、始青老君)。十余尊三品道神(十方天尊以及其他帝君附属道神)。

此外四品、五品神相众多,无数神圣站在泰山、扶桑等地,高颂“青玄上帝”宝诰。

“定——”上帝手一抬,天皇道光破碎,一重重气浪反噬回去。

天皇大道相额头的天目见状,立刻退去。

“吾乃东极之主,青玄上帝,号东极青华。”

昊天震动,万道共鸣。天乐金花,龙凤华章等祥瑞一一显现,庆贺第五大道相的诞生。

同时,天皇大道相权柄进一步缺失。

成功了!

看到四大道相之畔的全新道相,诸仙心潮澎湃。

其中以东华派道君心情更亢奋,因为他们看到另一条通天大道。

以往他们修行,需要合习三帝君,演化飞升之路。

但从今以后,他们可以通过青玄上帝证道。

而且青玄上帝之下有清微雷尊、扶桑大帝、十方救苦。每一道相都是上三品起步,有望天仙道果,且能升格为一品大道相。

“我东华派的缺陷,终于补全了。”

当然,东华派的代价也很大。

东华派帮忙塑造“青玄上帝”,将自家三帝君和青玄大道君合流,日后两派信仰再不分彼此。

在人间,祭祀青玄上帝时会将他视作东华派祖师,将他和纯阳帝君、扶桑帝君等等混淆。

昆仑诸仙彼此对视,妙玉仙姑低声问:“刚才师兄用的那颗珠子,莫非……”

“太一教传承秘宝。泰皇玺上的那颗珠子吧。”赤明道君语气古怪:“相传,是泰一皇主从紫极摘取的先天灵宝,后镶嵌在自己的玉玺上。”

众道君目光交错,虽然古老时代传闻青玄师兄/师弟和泰一皇主有关,但在泰一皇主陨落后,连至宝都落在他手中了?

那么,那件镇压三千鸿蒙,开辟混沌乾坤的至宝呢?是不是也在青玄手中?

任鸿盯着重新分划昊天气海格局的五大道相,露出惊喜之色。

他已经看到自己合“天皇大道相”的最后一线机会!

这个世界原本只有一尊大道相,其他道相道神都是从这尊道相衍生而来。

每一次衍生,都是对这尊大道相的弱化。让原本和三清等格位的昊天之主,不断削弱降格。

先是地母,后是雷祖星主,如今又是青玄。

天皇大道相蕴含的权柄已进一步滑落。如果自己能在融合大道相时进一步分离,将蕴含“天皇老爹”意志的那一部分道相本源斩掉,自己融合天皇大道相。

而如此做的后果……

任鸿以天衍之术推算,得到一个明确答案。

六御天帝,三清之佐。

自己执天皇本相,两仪三才,经天纬地,号“上宫天皇勾陈大帝”。

此外有后土理大地阴阳,雷祖掌雷霆枢机,青玄主生死法度,星主管周天星斗。

而仅存的“天皇意志”可以保留“昊天”之名,成为六御之首。名义上统率万道,万神之主。但实质上,权能完全失去,一切由五大道相掌控。

“这也是避免老爹干涉人间,削弱他对九阴绝日掌控的办法。”

五大道相联合牵制,可以封印“昊天上帝”,让他成为一尊傀儡。

而这,才是真正根绝天皇掀动九阴绝日的正经手段。

……

幽世,华胥山。

天目凝视左右两座祭坛,祭坛各存放一具棺椁,人间不断有血祭而来的万灵血水流入棺椁。

在血水浇灌下,两尊棺椁的气息越发厚重,可天目对如今的进度仍不满意。

于是,天目对人间掀起一场狂风。

人间,一处山林中的飞禽走兽仿佛察觉到危机纷纷向外逃窜。

但风暴速度极快,转眼追上动物,将它们炼作万灵血水流入幽世华胥山。

一道道血光钻入棺椁。

咔嚓——

左侧棺椁裂开一道口子,探出枯瘦手臂。

“陛下?”那只手臂探出后,又默默缩回去:“原来我活过来了?”

仅仅一瞬息的功夫,他便接收人间诸多机关魔神的信息,得知当今人间的状况。

“三清宗化一为万,成就百脉千宗,的确是那三位教主的手段——更确切说,是太清吧。如今昆仑大昌,把持天道,也是玉清的性格。”

二代天皇阁主和初代、九代一般,都是太昊帝纪的圣皇转世,而且是真正站在天皇一系,希望太昊时代永存。

他不满伏羲神当年定下的人族三纪,而是希望太昊风氏一族长久永存。

因此在转世后,他一力主张消灭神农人族,重兴太昊人族,留下一件件灭世大杀器。

“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去做。昆仑举办紫极盛会,你去宣扬我天皇神威,给他们一个教训。”

“陛下……”棺椁中传来沙哑的声音:“如今我二人尚未恢复,现在恐难对抗那群道君。如只是为给他们一个教训,不如开启我当年遗留的凶物。”

天目眼中闪过波澜:“哪件?”

“通天魔壶。不过我需要更多的血祭,来启动通天魔壶。”

“好!”在人间徘徊的天风更加凶烈,无数生灵就此死于非命。

……

青玄上帝确立,诸仙重回玉虚宫。

大道君神采奕奕,在紫极神图铭刻大道相。

“贫道确立青玄之位,修改玄门总纲。此后玄门五尊大道相,立此界雷霆、造化、星辰、阴阳、天地、生死等法度。”

“天皇地母悬空,青玄在我。至于雷祖、星主,诸位有什么可说的?”

老生常谈的话题。

这次北斗神君姬辰率先开口:“这次紫阳洞天传人归位,可要修改星主之位?”

霍龙娇不久前,刚跟金灵圣母谈妥。她们受青玄大道君刺激,也想把“斗姆”升格。但这一计划牵扯甚广,绝不是这一次可以办成。

所以,她们在这一次紫极大会的立场,仅仅是维系当前的局面。

霍龙娇和金灵圣母前后表态安于现状,姬辰十分满意。

这两位可比星宿宫那群人好伺候多了。

“那就先定下来吧。我们立紫微帝君,你们演绎斗姥,然后清虚府演绎月神。”

至于日神,如今已经被青玄上帝归为化身,其序列为“青玄上帝——东华帝君——扶桑帝君”。虽然仍是星主之下的三贵星之一,但已经不需要星辰修士确立。只要青玄在一天,东极青华一系诸神统统由他确立,轮不到其他人。

这便是阐述大道相的威仪。只要他在,众多道神由他排布。

霍龙娇等没有意见,合力勘定星主之相。只是清虚府这一次来人并非冷月仙子,而是一位黑衣女子。

菡萏仙子轻咬贝齿,感受到那个方向投来的幽怨目光,默默握紧拳头。

抱歉,不是我不想和你相认,而是公子他……

这时,任鸿伸手轻拍她的手背。

菡萏扭头瞧去,任鸿面色不改,目光盯着这一次勘定的星轨秩序。

周天星斗不是永恒不动的,而是随着时间移动而变化,星辰道法则需要重新编写。

因此,勘定紫极对星辰法统至关重要。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需要重新勘定星斗秩序,以契合自家功法。

正是为此,北斗派才打造了紫极神图这件天地瑰宝。

任鸿记住下一百年的星轨运行轨迹,吩咐白寿:“一会儿诸仙摘取本命星箓,你把南斗星箓拿上。”

“是。”

白寿难掩紧张。他是第一次参与紫极大会,生怕待会儿有人跟自己发生冲突,导致自己丢失道相阐述权。

待星主道相确立后,青玄大道君道:“诸位道友,开始争夺星箓。”

金灵圣母率先出手,金光撒向星主。

这尊由周天星斗演化的上帝体内,四象二十八星宿被打入上清法印。

当然,其中真武一脉也在玄武七宿留下印记,演化真武法门。

霍龙娇没有争抢,只是把持斗姆道相,坐镇坎元星宫。

北斗派演绎北斗七星、紫微帝君法门,然后开始跟诸修争夺其他星辰。

可关于南斗六星,所有修士很有默契的绕开,根本不去碰。

按照以往规矩,这是昆仑志在必得的。

可这次,其他星箓统统有了归属,就连勾陈天君也出手拿取勾陈诸星的星箓,可南斗星箓仍无人触及。

到最后,六颗星辰孤零零悬空,无人打入自己的烙印。

诸仙露出奇怪之色,纷纷看向昆仑诸仙。道君们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打坐养气。真人们低首垂眉,仿佛看不到旁人的目光。

“咳咳……”任鸿轻咳一声,白寿立刻起身,上前在南斗星箓中打入自己的本命道气。

六枚星箓相互交错,演化一道南极寿老道相。此寿老融合南斗六星君,竟有升华二品道相的趋势。

青玄饶有兴致看着这一幕,冲任鸿笑道:“师弟这义子教养的不错。日后把南极寿老升格,他再执掌玉清神霄主,灵寿子这一脉便后继有人了。”

当众喊了一声“师弟”,任鸿先是沉默,然后点头:“昔年我得灵寿子师兄道统助益,帮他延续道统也属应该。”

他这一开口,昆仑道君们心中大石落下。

还好,至少这位没有当众耍脾气,弄得昆仑派名誉受损,惹人耻笑。

任鸿和青玄这一搭话,便是彼此承认身份。只是一个属于东昆仑,一个是昆仑别宗。

而任鸿开口后,心下一叹:连驱逐下山的怨气都没有了,我距离“无忧无喜”的境界怕是又近了一分。不过怨气没了,当年的账仍要找债主算一算。

他掐指推算,心中有了主意。

以他身份,自不能亲自跑去找邱玉子麻烦。

太丢分!

所以,这等事情就该弟子服其劳,让李昀代师出头。

姬辰抢先定下星主,然后轮到雷祖。

对于五气之论,大家颇为跃跃欲试。

青玄:“上度紫极定五气化身,乃玉清、清微、东华、北斗、混元。如今清微、东华合并,五气仅留其四,可升格一位雷君。诸位道友有何话说?”

玄门对五气体系意见不大。而玉清、(清微、东华)、北斗、混元背后站着各路道君,因此大家的目光落在最后一个位置上。

应化宗率先开口:“我派要升格普化天尊。”

接着风火仙宗、玉枢宫纷纷表态,打算升格自家的道相。

依照诸仙的想法,这次不动五气根本,仅仅从三十六雷君升格一位。

本来,任鸿打算作壁上观。可伊道人忽然开口:“风道友,你勾陈雷君一系不打算参与?”

任鸿一怔,天君化身满脸茫然:“我占据三品先天雷君之位已心满意足,这次紫极大会无须再定神相。”

他这一系根基浅薄,可没打算那么快上进。

桑道君笑道:“老弟,话不是这么说的。勾陈一脉这百年努力,大家都看在眼中。你们刑罚雷道,为玄门正风,要是你们都不能作雷祖化身,还有哪一脉有资格?”

“再者,你不为自己考虑,也为勾陈神庭其他人考虑嘛。神主仅仅是三品,其他人如何上进?唯有你进位二品,成为雷祖化身,其他人才能挑选上三品的神相不是?”

辛道君:“我玄都宫推举勾陈一脉为雷祖五气之一。诸位可有意见?”

玄都宫三位顶级天仙亲自开口,好多门派马上打消念头。

再者,勾陈神庭这些年处事作风的确让人满意,大家也不想跟他们翻脸。

风火仙宗的火意仙子率先表态:“如果是勾陈雷君,我们退出。”

然后,她补充道:“神庭前些年帮我们家解决了一桩陈年冤案。这恩情,我们领。”

玉枢宫思忖后,也选择退出。

“勾陈一系强横些,更能震慑宵小,正我玄门之风。我玉枢一脉愿意支持。”

接着,弇妃开口:“弟弟的勾陈雷君正位,我全力支持。”

她一发话,又有五六位雷君道相持有者选择退让,共举勾陈天君上位。

面对众仙这般做派,任鸿心中复杂。

这就是所谓的种善因得善果?

可不得不说,这诸仙报恩着实让他心头一热,涌起阵阵暖意。

“等一等——”这时,姬辰开口:“勾陈上位,我们北斗派支持。但雷祖五身持续数度,想必大家都烦了。不如咱们换一个结构?”

天雷子心中警钟大作,沉声问:“道友打算怎么来?”

“如今青玄证道,清微雷尊要不要再算雷祖一脉?如果不算,五雷之说要不要重定?”

天雷子:“哼!既然你们紫微帝君明晃晃的星主一脉,都能有化身成为北极雷君,演绎北帝雷法一脉。凭什么清微雷法不算?再者,要是清微雷尊不算,有本事你们把泰山帝君从后土一系排斥,将扶桑帝君从星主一系剥离。”

大道相彼此制衡,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乃常理。

“嗯,那就算上。”姬辰抚掌道:“此外,雷泽一系有望重返二品,应元府一系也有望归位。还有勾陈一脉……算一算,人数有些多啊,五气不够,所以不如再来几个雷祖化身?”

天雷子看了一眼混元祖师,然后笑了,讥讽道:“怎么,北斗派也想立六天。”

跟我们混元道无关啊!

混元祖师心中喊冤,姬辰事先可没跟他们联络。他们这次可老实了,没打算惹事。

不过北斗派要定六天,我们顶。

混元祖师心中暗暗为姬辰点赞,摇旗呐喊。

“六天哪够?”姬辰摇头失笑:“我北斗派提议,罢掉雷祖五气之说,改雷霆一脉为神霄九宸。”

“雷精九化,是为九阳极数,九位二品帝君。”

姬辰此言一出,昆仑道君们一个个小心脏砰砰直跳。

这是他们未来的计划,只是他们喜欢谋定而后动。如今昆仑一脉把握不大,所以没打算在这次开口。

而姬辰这一弄,直接骚到他们痒处。让赤明道君等人开始考虑,要不要在这次就把五雷派打下去?

就连任鸿也动了心思,不着痕迹瞄了白寿一眼。

燃灯道人眼一眯,然后和众人对视,微微颔首。

有机会,那就把握!

弇妃摇头苦笑,她哪里不清楚,这是姬辰从自己口中探出消息,刻意而为?

东华派如今正是春风得意时,吕仙君好奇问:“道友,你这九宸帝君何指?”按理说,这是昆仑派该上心的,你们星主嫡系着什么急?

“神霄九宸,乃玉清神霄真王、东极青华大帝、雷声普化天尊、九天雷祖大帝、紫微太乙帝、六天洞渊大帝、六波天主帝君、朱陵度命天尊、九天采访真君。”

任鸿昔年在北昆仑,便听闻神霄九宸体系,这是灵寿子当年的构想。往昆仑师兄们看去,大家或颔首,或了然,显然都听过这个体系。

姬辰侃侃而谈:“神霄真王乃九帝之首,自是雷祖真身,玉清一脉执掌。”

昆仑道君们眼眉舒缓,看来姬辰这次没闹幺蛾子,不错,不错。

“青华帝君是清微雷尊别名,乃青玄道友化身。当然,东华一脉的雷君也融合进来,算是一家。”

东华雷法和清微雷法虽已合流,但还是不同的。

因此,东华派几位没有开口,反倒是青玄大道君主动解释,投桃报李:“清微之雷乃内丹外法,清明玄灵。而东华雷法以纯阳正肃为立意,虽同属青玄上帝名下,但内意不同。若立九宸,可分开。”

吕仙君忙道:“理应如此。”

姬辰面上笑容不改,继续:“雷声普化天尊,此乃应元府。”

“九天雷祖可以给勾陈道友,或者其他人。”

“紫微太乙帝和我北斗派有缘,以北极雷君显化。”

“六天洞渊大帝,我北斗派有酆都六天,可以演化六路天王雷鬼。”

“六波天主给混元道,毕竟人家也是五气之一。”

“朱陵天尊嘛……上清派若是有心,可以试一试?”

“至于采访真君……虽然是九宸之末,但五雷派的五气体系数百年,也有一点苦劳,可以给一个安慰奖。”

好嘛!

我五雷派未来意指无上雷祖,如今仅仅成为九宸末位?

天雷子立刻开骂:“荒谬,五气对应五方五行,才是正理。什么九宸,统统是虚言!”

他气冲冲道:“老规矩,演道斗法!”

姬辰懒洋洋说:“我还没说完,如果东华派要独立演绎雷法,这末位是人家的。你们五雷院尚算不得雷府,哪有什么资格当化身?”

九个化身,一个都轮不到?

天雷子撸袖子,愤然道:“道友既然这么牛,那就下来称称斤两!看看你这星主嫡传,有何资格插手我雷法阐道。”

姬辰气定神闲,从容不迫道:“上次雷祖之争演道,这次不如换一个吧。”

他手一挥,无数雷光宝珠滴溜溜飞到每一位在场仙家手中。

“我这个人好说话,大家民主一点。愿意投五气体系的,将宝珠融入其中。愿意九宸体系的,加入我们这边。如果愿意倡议新体系,也可以用宝珠自行演化。”

姬辰当先示范,宝珠投入空中,幻化九气三十六天,有九位帝君显于神霄雷府。

北斗派几位仙家握着宝珠,直接扔过去。

瞬间,这一体系壮大,三十六天如伞蓬华盖,在玉虚宫内撑开。

天雷子慌忙扔出宝珠,显化雷祖五气体系。威严神圣的雷祖道神吞吐五气,演化五座雷府和三十六玉鼓。

他那些好友纷纷出手,让这个体系随之壮大。

两个体系在玉虚宫内各占一边,彼此遥遥对峙。

……

任鸿掂量宝珠,暗示自己一方众人不要动手,看其他人作法。

两个体系相互碰撞,玉虚宫内电闪雷鸣。

不少仙家纷纷扔出雷珠,壮大两个雷祖体系。

甚至有些好事人懒得掺和,自己鼓捣新的雷尊体系。

灵牙大仙将雷珠一扔,喊到:“哪里有什么化身,我看不如还是雷祖一人,不设化身算了。”

雷珠一振,演化雷祖本尊,玉清真神。

雷光祖炁恒一而动,贯穿九天十地。

可这体系刚理出来,就被一群人打下,就连金灵圣母也露出不满。

师弟,人家给上清送好处,你还不要?

还有应化宗,他们小心翼翼搬出一个十方雷尊体系。按照天地上下八方,宣化十雷法身和青玄十方救苦对应。

因为应化宗现在势力弱,怕争不过别人,所以尽可能添加一个名额。

别说,这个体系颇有市场,好些雷君衡量后,选择加入这个体系。毕竟多一个名额,他们也多机会啊。

天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诸位,你们这就过分了吧?这么多二品道神,你们没病吧?人家青玄一系才六尊。”

一位道君嘿嘿笑道:“青玄初立便有六尊,雷祖立化多年,十尊不多不多。”

应化宗还不算过分,有一位道君闲着无聊,演化雷祖十二都天化身凑趣。

当然,支持者不多。

至于隔壁那个显化二十四雷天的,直接被天雷子和混元祖师拍掉。

别闹,二十四化身,你不嫌乱啊。

这一刻,二人颇有同仇敌忾之感。

姬辰乐呵呵看着诸仙闹腾。

金灵圣母、伊道人也老神在在,别看一个又一个雷祖体系推演出来,真正拍板决定的还是七大派啊。

不过这一次,真正决定胜负的,竟是七大派和天雷子之外的某人。

一个让任鸿也感到惊讶的人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