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第0172章 【大章】三界书院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打死不鸽 11836 2020-02-19 22:36

  

  彩云仙域首府,彩云城。

这是一座建立在巍峨巨山上的仙城,常年飘着七彩祥云的仙城,笼罩在七彩微光中。

彩云城最顶峰。

有一座高大的古代神庙。

建筑风格极其高大恢弘,与仙界的寻常风格完全不同,透着一种极尽恢弘的磅礴感。

一排参天巨柱撑起了百丈高的穹顶大厅。

夕阳的微光穿透七彩层云,撒进了恢弘的大厅,使得明暗交替,散发着神性的光芒。

这是当年彩云子的城主府,是整个南域唯一一个比仙庭邢天阁位置还要高的城主府。

如今却被彩云仙庭大裁决使朱神真人鸠占鹊巢,重新扩建而成一座巨殿,名神裁宫。

此刻。

神裁宫的大厅里有三人。

一名朱神家的老家臣,身穿锦袍,立在大厅东侧。

一名老锻造师恭敬立在大厅西侧,半步仙帝修为。

一个近三丈高、身材宽硕的巨人,穿着祥云大氅,坐在中堂前的巨大金椅上,右手杵着宽厚的下巴,闭目休憩,宛如沉睡的神明,一脸霸气的凶相中又透着莫名的安详。

正是彩云仙庭的首席裁决使,南州仙庭荣誉裁决使,仙庭大陆朱神家的后裔——

朱神真人!

朱神真人本身并非是巨人血脉,而是因为从小修行古神功法练就的巨人之身。

其修为只有九星仙圣,但传说中他有仙皇的战斗力,真实实力至今无人知晓。

而堂堂朱神家的后代,为何要在偏僻的彩云仙域定居,至今在仙界也是个迷。

“朱神大人,最后一枚紫色戒座已经锻造完毕,请大人过目。”

一枚紫色的戒指,缓缓飞向朱神真人,上面空出一个凹槽,似乎能镶嵌宝石。

微光的巨大侧影中,一双黑白分明又无比精亮的巨目微微张开,抬手将最后一颗戒座戴在右手心。

五指五戒,手背一戒,手心一戒。

一共七个戒座。

还缺七个戒石!

“辛苦了,阚阙子,给慕容大师一百万仙晶,多出的三十万算是额外嘉奖。”

“谢朱神大人。”

锻造师领赏而去。

朱神真人再次闭上巨目,进入半憩状态。

“最近两个多月,仙界有什么动静?”

老家臣道慨然道:

“仙界乱了啊。”

“嗯?”

“短短数日内,仙贼王二帆队舰主罗力被杀,使徒四大祭司之一的原武子被杀,南皇城更是被人徒手撕掉了苍穹大阵,这之后仙贼王六帆队舰主荒野帝似乎也被人追杀……”

“那个帝王鸣响么?”

“是他。”

“乱世出英雄,看来那七人的计划已经提前开始了,没时间再休息,我也要开始行动了。”

本已阖上的巨目再次睁开,侧首看向窗外的辉光。

“仙班大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老家臣作揖道:

“已经按照大人吩咐的准备妥当了,七座浮空山的竞速越野场地已经选好。”

“好。”

这时候,一位下人从殿外喊道。

“三执黄礼真人求见!”

“允。”

一身穿黄袍、胸口绣着仙庭祥云徽的中年男子,躬身徐徐步入殿内。

黄礼真人是朱神真人坐下七位弟子中的第三位,是死在陆涯手中的蓝礼真人的三师兄,实力很强,有超越师尊朱神真人的三星仙帝修为。

“恭喜师尊终于锻好七枚戒座!”

朱神真人微微皱眉。

“你来这里做什么?”

“弟子根据蓝礼师弟的足迹,发现了仙贼王六帆队的荒野帝的踪迹,跟踪一个月后发现,此子气运逆天,已经不是巧合所能解释,弟子猜测,此人很可能就是师尊要找的七人中的一个。”

“嗯?那不是个徒有虚表的家伙么?”

“徒有虚表,是因为此人一直不知自己拥有的力量,蓝礼师弟知晓这一点,却没早说,一直在密谋着什么,他把路走窄了,死了也是活该。”

老家臣神色微愠。

“他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弟,人死了就随便抹黑?”

朱神真人倒没在意。

“那你呢,既然你现在也知道了,你有想去把这位荒野帝抓来吗?”

黄礼真人摇了摇头。

“荒野帝实力非同小可,又岂是弟子能抓的?但我抓了一个对他非常重要的人。”

“谁?”

“前六帆队舰主,对荒野帝有知遇之恩的旧主,如今藏身仙庭、化名中野真人的——王野。”

“这人还活着么?”

黄礼真人立即掐诀,打开一道空间裂缝,拽出被幽冥撕咬、奄奄一息的王野。

“你路走的倒是挺宽。”

朱神真人咧嘴一笑,抬手隔空一抓。

奄奄一息的残躯瞬间飞入他的巨手。

可握住残躯的一刹那,他突然发现,这个身体并不是什么王野,而是——

黄礼真人?

纵使没了人形,他自己的弟子又岂能认不出?

残躯奄奄一息。

“师父救我……”

朱神真人眉头一皱,身体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一道隐蔽的自爆封印自黄礼真人的仙台点燃,一瞬间引爆了残破的仙台。

“轰!”

这是仙帝级的灵爆!

无形无色的浩瀚灵压一瞬间爆开,向上直冲天际,向四周疾速扩散,冲击着方圆数里内的一切活体生灵。

仙尊境的老家臣当场毙命,化为飞灰。

距离灵爆最近的朱神真人,也被炸的皮开肉绽,一阵短暂眩晕,差点摔下椅子。

而大厅里的假黄礼真人,全身覆盖了抗灵爆金光封印,趁着灵爆,化为一道疾风剑影,瞬间出现在巨人面前,一剑刺入了朱神真人的仙台!

“再爆!”

插入巨人仙台内的剑尖上,一道起爆符瞬间点燃,足以引爆神级以下所有仙台。

然而,朱神真人的仙台并未爆开。

“怎么可能!”

假黄礼真人蓦然惊滞。

与此同时。

一只巨手趁势抓住了他,另一只大手撕开了他的符文面皮,露出一张络腮胡子的中年人脸庞。

“你就是王野?”

王野,仙贼王六帆队舰主,为了保护荒野帝,也为了仙庭的秘密,策划了这场暗杀。

计划是完美的。

但他错估了敌人的实力。

“你怎么会有这种力量!”

朱神真人那崩裂的肉身迅速恢复。

“几千年来,暗杀我的人从彩云仙域排到了南庭大陆,没想到最强的一个,居然是仙庭的人。”

话毕,他抬手将王野塞进了巨口……

一口咬崩,磅礴的飞灰自蹊跷喷出,但仍有一两成的力量被仙台封住,转化成了自身的灵力。

“下一个,会是谁呢?”

……

与此同时。

靠近仙庭大陆的某一处未知之地。

理论上这里是三界最险要的关隘。

这里白云悠悠,飞鹤阵阵。

飘渺的云中有一座很小的浮空山。

浮空山上有山有水又有田。

整齐的畦田里,有三两个造型古朴的人形偃甲在自动劳作,插秧,耕田,收麦,种菜……

偃甲上散发着淡淡的青光,立着三两鸟雀,发出木件转动时的吱呀响声。

山上青竹古松杂生。

山顶还有一座道观。

很古朴的四合道馆,中间种着一株不知有多少万年份的桃树,树干如盘龙虬结。

没有叶子,只有花。

奇怪的是,花一直在落,却怎么也落不完……

这座山,这座道馆,在仙界属于未知之地。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晓,这里乃是传说中的,比仙庭学院更高阶的仙界最高学府——

书院。

传说书院历来只收十一个弟子,而且必须是单身。

称之为十一独行人。

每一个人都有着横行三界的恐怖力量,这十一人是仙庭稳固至今的最关键因素。

此刻。

北观。

有一妙龄女子端着两杯热茶,自北观内徐徐走出。

女子五官、身材都很完美,飘然欲仙,不可方物,就是感觉哪里怪怪的……

“老师喝茶。”

“师兄喝茶。”

女子面前,一青年与一老者,坐在门前的悬阶上对弈。

青年拾掇的干干净净,但身形中还是散发着一种流浪的独孤气息,眸子里炽热依旧不灭。

没搭理身旁女子,青年向老者诚心问道。

“老师,我在仙界输给外人,给书院丢尽了脸,我不配做十一独行人,请问我该怎么办?”

老者身穿灰长衫,手持蒲扇,五官干瘪,身材瘦小,眸子里浑浑噩噩的,给人一种行将就木的错觉。

如果陆涯在的话,乍一看,这老头与公园里下棋的老大爷没有任何区别。

老者没理会青年,将两只茶盏端下来放地上,右手轻拍着女子的小蛮腰。

“三界纷乱,冷漠无情,唯有这小腰还有些许温暖。”

青年眉脚微抽,又问了遍:

“老师,我在仙界输给外人,给书院丢尽了脸,我不配做十一独行人,请问我该怎么办?”

“你是复读偃甲吗?”

“……”

老者没再多说什么,而是伸手点了点棋盘。

那是青年刚被吃子之地。

青年瞬间顿悟,兴奋道:

“您的意思是让我在哪爬起在哪跌到,找那人再战?”

老者摇了摇头,又向上指指屋檐,那里吊着一古钟。

青年再次顿悟。

“您是让我去神界修行,回来再找那人战?”

老者终于憋不住了,破口大骂道:

“我叫你快点落子,再不落子读秒判负了。”

青年:

“……”

青年正是两个月前被陆涯和使徒总舵主先后灭去两身的三人行,现在的他,孤家寡人一个了。

孤独不可言说。

唯有战斗才能点燃他的生之浴火。

可惜被连城子拽回书院,被老师摁在棋盘山两个月不让出门。

天天跟老师下棋,他都快憋疯了。

这时候。

一个身形微胖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桃树根旁。

“陪老师下了两个月的棋,你现在比三身时更强了。”

此人面相平庸,看上去有些朴实,穿着一身很随意的灰色布衣,身后背着一个长长的圆筒镜。

正是连城子。

三人行随便落了一子,忙向连城子哭诉道:

“前辈快劝劝老师,我快憋疯了。”

老头砰然落子。

“混账,陪你这臭棋篓子下棋,为师都没嫌憋,你还嫌憋?你这水平还得再下十年才像点样。”

老者所谓的水平,显然不止棋艺。

一听十年,三人行快要哭了,一脸哀求的望着连城子。

连城子笑道:

“老师要求太高了,您说的‘像点样’怕是要碾压仙界吧?”

老者抿口茶。

“碾压仙界不是进入这张棋盘的基础实力吗,你难道不行?”

“老师您夸张了,学生不善战斗。”

“你是不善战斗?还是太醉心你的小宇宙,懒得参与战斗?”

“小宇宙……”

连城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汇,感觉有点道理。

老者又道:

“生命在于运动,你看看你给我做的姑娘,模样倒是水灵,但要凶没凶,要屁股没屁股,只有这小蛮腰还有一点点的温度……还有她这走路、说话,机械感太重了,你一万年前就不止这么点本事的吧,咋糊弄为师呢?”

连城子道:

“老师,您的童体对三界的稳定有极重要的作用,学生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冒险了。”

“混账,为师都克制十万年了,还受不了这点诱惑?还不快给为师做的更逼真一点!”

连城子无奈,只得隔空修改偃甲封印,使得女子的身材变得窈窕动人。

老者望着瞬间加倍的美色,茶杯蓦的落地。

“刺、刺激……”

连城子:

“……”

三人行:

“……”

老者忙正襟危坐,摔碎的茶水竟覆水回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手中。

抿了口茶,老者一脸清心寡欲道:

“我不是叫你出去忙么,你怎么回来了?那七人的底细都摸清了吗?”

连城子无奈道:

“那七位冥神并不是很强吧?这件事为什么不交给本部的护庭队去做呢?”

老者一蒲扇拍在连城子的脑门上。

“这件事比你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连城子只好道:

“目前,只有柳玄夜和荒野帝二人是确认的,其他五人还没有动静。”

“你不是背着万华镜么?”

“你是真找不出来,还是懒得找?”

“这七人虽然很弱,但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能掉以轻心啊……”

“你们的九位前辈最近都很忙,你总不能让为师一把老骨头出场吧?”

“你的宇宙事业先放放,给我认真点,要是再跟为师糊弄,我就把你调去少年宫,一辈子带小孩子看星星。”

“……”

连城子无语,忽然想起了什么。

“还有一件事。”

“说。”

“云中前辈的一线分身被杀了。”

老者一愣。

“你看看,你看看,这下好了,事情不但比你想象的严重,比我想象的也严重了啊。”

“学生该怎么做?”

“怎么做还用我说?去彩云仙域看看,看看朱神家的小鬼想在仙班大会上搞什么鬼。”

“是。”

“如果仙班大会足够有趣的话,最近扰乱仙界的不安分子都会出现,你就在那守株待兔就行了。”

“假如遇到杀死三师弟一身之人,或是遇到杀死云中前辈分身的人,学生该怎么办?”

“你哪来这么多问题?自由发挥!”

话毕,一蒲扇把连城子扇进深渊。

一片灿烂的银河星空在深渊点亮。

“唉,最怕自由发挥啊……”

道馆。

老者扇着蒲扇喝着茶,眼神在偃女身上乱瞟。

“你给我老实下棋,如果你下的足够认真,运气又足够好的话,或许还能在那人死前遇到他。”

“老师在看哪呢?这一局您输了。”

“混账!”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