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我真的长生不老

续章120 车展和漫展

  

  正式出发去车展的是四个人,汽车知识停留在上个世纪,偏爱拖拉机和重卡的刘长安提供购车咨询,打扮的花枝招展腿比车模更长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安暖,依靠自己的努力积蓄和爸爸给的三十万去买车的柳月望,还有一脸困意但坚持要全程陪伴柳月望的凌教授。

许多亲如兄弟姐妹的朋友之间,如果一方觉得另一方是个憨憨,往往就很不放心对方,很多时候都会多操心一些,甚至跟老妈子一样照顾着。

凌教授就是操的这份心,刘长安和安暖毕竟是晚辈,柳月望要买比较贵的车,凌教授觉得自己必须给她把把关,又或者留意销售方有没有埋坑。

其实她对车也不是很了解,但是凌教授自觉自己比较精明,擅于察言观色,在这一点上比柳月望强多了,很多时候柳月望都是别人说几句好话,她就觉得别人是好人,不会骗她。

当然,这是凌教授对柳月望的看法,柳月望认为自己不是这样的,在很多方面柳月望比凌教授强,在柳月望眼里,凌教授有点丢三落四的。

凌教授家里两辆奔驰,但是叮嘱柳月望千万别买奔驰了,从购车售后保养以及日常使用,感觉积累了许许多多的不愉快,她不想让柳月望再体验一次。

柳月望也不想买,这个牌子便宜的吧,还不如她的沃尔沃,贵的吧,她又买不起,中不溜秋的又觉得没啥漂亮的款式,不适合她这样三十岁以下的女性……外表看起来她超年轻的不是吗?

判断一个人的年龄,当然是看外貌和长相,难道是去看别人的身份证吗?身份证能随便给别人吗?荒唐。

“刚刚芝芝回家,说你骂她是坦克,那是什么意思啊?”凌教授坐在副驾驶座上,回头问后面的刘长安,“她可气了。”

“就是说她有点胖了而已,比高中的时候胖一些。”刘长安笑了笑,其实韩芝芝跳脚的样子还算可爱。

“那我也算坦克吧?”凌教授有点担心地说道,她的身材其实比韩芝芝还要高挑丰润一些,毕竟是中年成熟女性,日常生活中更容易积累脂肪,更何况她还希望保持小腹绵软有肉的感觉。

安暖忍不住笑了起来,“凌姨,你肯定不算,这个词不是什么好词。刘长安也没有直接说芝芝是坦克?直接说别人是坦克有点过份了?他就是……总之没那么过份吧?熟人之间一点点的调侃。”

安暖觉得韩芝芝真的和这个词没有关系,韩芝芝和凌教授的身材很像,都是那种有些肉又没有臃肿感觉腰腹大腿都是赘肉的类型。

同样也是极品身材吧,和自己的身材是不同类型的一种好身材,安暖实事求是地认为。

“你要是坦克?就把你的履带卸下来给我的车装上?看谁还敢瞧不起我的车?碾过去。”柳月望对上次从机场回来,被那个开奥迪A5女司机鄙视的事情有点不爽,开一辆破A5就瞧不起人家开的沃尔沃的。

柳月望倒是想起了有部电视剧?一个女司机和一辆坦克发生了刮擦,女司机不依不饶缠上了从坦克上下来的军人,最后还发展了一段感情之类的。

在现实里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得多虎的女人?才做得出来这种事情?反正如果是柳月望在路上看到坦克?一定先停下来等它过去了再说,看着就害怕。

“对了,你买个SUV吧。”凌教授灵光一闪地说道,很多女人都不喜欢开大车,但是大车更能给她们安全感也是事实。

“是啊,中小型的那种,不要大型车,大型车你停车容易出事。”安暖也觉得不错。

柳月望没有反驳安暖的话,考虑考虑吧,然后发现刘长安没有出声,便问道:“长安,你觉得呢?”

“凌教授说的不错。”刘长安点了点头,他真的只是个陪客,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有很大区别,男人买车喜欢讲一堆车的数据配置和优劣势等等,女人很多时候买车和买衣服一样,看款式看颜色。

刘长安要认认真真的提供建议,最后都抵不过“哇,这车好可爱啊。”

热热闹闹地来到会展中心,路上稍微有点堵,而会展中心便是2号线终点,柳月望有点后悔开车过来,早知道应该坐地铁。

发现会展中心太大,从地铁站出口到车展入口有一段距离,柳月望又说还好自己没有听安暖的坐地铁了。

安暖没有和柳月望计较,家长都这样,她留意着漫展的入口,果然看到了白茴的海报……白茴即便在那种大型品牌漫展都是重量级嘉宾,更何况是在郡沙本地举行的漫展上了。

“真有牌面。”路过海报的时候,安暖指着海报对刘长安说道。

刘长安看了看海报,又看了看精心打扮的安暖,这才明白过来……今天应该在家里和周咚咚看动画片,跑来这里干什么?

“那不是你高中同学吗?”柳月望倒是有些惊喜的样子,“那个叫白茴的姑娘对不对?”

“真漂亮啊……”凌教授也偏头看了看海报,“这是安暖的高中同学?是大明星吗?这么大的海报,比其他人的都大。”

“她确实大。”安暖哼哼着说道。

“这姑娘长得是真好,腿还那么长,说真的,高中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出色。”柳月望感慨着说道。

“她这腿都快两米了!”安暖觉得柳月望在打击自己女儿时是不遗余力,在夸赞别人时也是如此,白茴的海报上那腿明显是拉长修过了的,这还看不出来吗!

好在刘长安在看了一眼海报以后,就闭上了眼睛,一副完全不想关注,不想掺和这个话题的样子。

“我不用拉……我,我……我摆这个姿势,腿就有两米长。”安暖斜斜地靠着刘长安,然后把一只脚的脚背挺直,把手机举的高高的倾斜拍摄。

拍完看了看照片,把上半身裁减掉,整张图便只剩下腿,看上去巨长无比,安暖满意地朝柳月望和凌教授炫耀。

“那姑娘胸真大。”柳月望看都不看。

“安暖二次发育了,好像也比不上人家。”凌教授也在赞叹。

安暖气的呼哧呼哧的,扑到刘长安怀里,不跟这些讨厌的大人说话了,家长们都是这样,“别人家的孩子”是她们从小到大挂在嘴边上的。

刘长安笑了笑,抬高双手落下,环住了安暖的后背,低头闻着她发丝间的香气,嗅了嗅,很多时候男人想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就是喜欢这样闻着她发丝间的味道,沁入人心。

在柳月望和凌教授面前,安暖显得有些孩子气,只是他脑海里却又浮现出和她亲密时的种种诱人画面,孩子气和诱人的色气似乎混合在一起,有着别样的魅力。

安暖抬起头看了一眼刘长安,发现他正看着自己,目光温柔,便又笑了起来,所有人都讨厌,只有自己的男朋友讨人喜欢。

“我看也不用进场馆了,这外面的车就挺多了。”柳月望张望着,有些厂家租了场馆外的一些位置举行促销活动。

还有一个什么俱乐部,拉来了各种各样的豪车助阵,其中不乏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之类大家耳熟能详的奢华品牌。

豪车旁边有主播正在讲那些车,这是谁谁谁的车,这个车牌怎么来的,那谁谁谁在郡沙多么的牛逼,还有网红模样的女子在指手画脚,熟稔地指派其他人,充满着上流社会的气势,让人叹为观止,看向他们的眼神充满了羡慕,油然而生奋斗的激励。

“妈,那个车是高总的法拉利。”安暖看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马上兴奋地对柳月望说道。

柳月望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安暖,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是热水袋,自己的这个绝对是漏风的破棉袄,冬天的冰袋。

“有什么事在里面?”凌教授嗅到了八卦的味道,回头看安暖,希望安暖讲一讲。

“你别听她编排……”柳月望试图阻止凌教授八卦,又对安暖说道:“你怎么知道那是高野宁的法拉利?你和他很熟?”

柳月望可不信那是高野宁的法拉利,高野宁那一款在郡沙虽然少见,但也不是唯一的一辆,郡沙比不得一线城市那样豪车泛滥,晚上在解放西的酒吧街还是能够见到很多的,柳月望不太熟悉也不太关注,跑车颜色相同,便难以分辨它们的品牌,看到红色的跑车,就觉得和法拉利差不多。

那安暖应该也一样,所以柳月望并不觉得安暖能够确定那就是高野宁的法拉利。

“我记得车牌号码,那样的号码很容易记住啊。”安暖确实是瞎说,车牌号码当然也不记得,但是她肯定柳月望也不记得,没有证据证明安暖是瞎说。

“到底咋回事啊,这个高总……呵呵,老柳,春天来了?”凌教授瞪着眼看那辆红色的车子。

“当着孩子的面,你怎么说话的?”柳月望郁闷不已,那个高野宁要是和自己差不多大也就算了,尽管也不会答应,但至少被同龄人追求显得寻常一些,也没什么丢脸的。

柳月望自我认证是十八岁到三十岁之间的年轻女子,但毕竟生活在社会中,自然有一个社会认证的年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被一个比自己小那么多的男人追求,难免觉得羞耻,就像学校里有些中老年男老师,有女学生追求,传出去也很难堪。

女人,尤其是柳月望这样的女人,有更多的关注,也会有更多的非议。

“长安,你肯定知道,你说说。”凌教授又去问刘长安,因为刘长安是不怕柳月望的,也不受柳月望的威胁,当初在酒店里柳月望可是被刘长安折腾的死去活来,一千个俯卧撑就给柳月望安排下去了,完全不怜香惜玉,也不在意柳月望准岳母的身份。

柳月望用充满威胁的眼神盯着刘长安,旁边安暖用鼓励的眼神支持刘长安。

“高总,是柳教授原来合作的公司老总,追求了柳教授,被拒绝了。”刘长安简略地说了下。

“就这样?”凌教授感觉不止如此,这有什么好八卦的?一点深度而激情的内容都没有,追求柳月望被拒绝的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

刘长安点了点头,年龄差距有什么好在意的?有必要在意吗?

完全没有必要。

安暖叹了一口气,男朋友维护准岳母,有什么问题吗?安暖能说什么吗?只好把温柔的目光移开,望向窗外。

柳月望笑了笑,没有想到刘长安居然有贴心的时候,倒是比那个漏风破棉袄强一点。

八卦没有入耳,谁不是心头痒痒,总想说点什么?凌教授正准备继续深入挖掘,却发现一辆红旗轿车开了过来。

相比较现在的年轻人,凌教授这代人对“红旗”这个名字有更多的了解和情怀,这种情怀往往维系在阅兵典礼上的那一辆,和一些古老的画面上,至于现在街上的许多红旗车,瞧着也就那样吧,没有多少特别的感觉。

可是眼前这一辆却不一样,车前方立着两面迎风招展的国旗……车头不插红旗的红旗车,算什么红旗车。

它的速度缓慢,十分从容,在它这种缓慢和从容面前,喜欢超车和炫耀发动机声浪的人,也没有任何成就感。

它从一排劳斯莱斯,宾利等等豪车前驶过,这些平日里气场强大的豪车,顿时成了弟弟一样。

“这车好威风啊。”凌教授惊叹,很多女人未必认识车,知晓多少车的知识,但是对权势和财富的气息格外敏感。

刘长安也看了一眼,1958年红旗车诞生,便成为了国家领导人和国家重大活动的专用车。

对于此东风是有些不服的,因为在红旗诞生之前,东风小轿车是主席座驾来着。

可是没有办法,红旗就是承载使命诞生。

即便是在今天,这个品牌的光环和荣耀褪去了许多,但终究是有些特殊的……只要国宾车辆还是这个牌子。

现在看到的这辆是红旗L5,坊间传说买这车需要政审,其实是不大对的,需要的只是资质审核。

政审和资质审核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很多时候各方面的人都不会去讲解其中的区别,销售方觉得这样能够更吸引关注,购车人觉得更有逼格。

红旗L5和柳月望的沃尔沃错身而过,刘长安看到了L5后面跟着几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果然,刘长安皱眉时产生的预感是对的,红旗L5一直开到了漫展场馆的入口旁边商务车前后左右环绕它停下,然后从商务车上走下来一群黑衣人。

在郡沙会带着一群平均身高一米八的精壮大汉到处招摇,还会出现在漫展这种ACG文化氛围浓厚的地方,除了竹君棠还能有谁?

竹君棠从红旗车上下来,便直接往漫展入口走去,在那群黑衣人的气势下,竹君棠没有过安检,也没有检票,就那么直接走进去了,没人敢拦她一下,或者要检查一下门票之类的。

“那不是竹君棠吗?”安暖的眼睛也很厉害,昨天晚上能够看清熟悉的奶奶去找孙子,今天要认出是竹君棠也很简单。

关键还是竹君棠的辨识度很高,豪车,保镖,LO裙,这三个元素同时出现,基本就是竹君棠没跑了。

看来竹君棠是来给白茴捧场的。

上次遇到竹君棠牵着羊驼,安暖和韩芝芝还和她一起逛了商场,大家的关系从不太熟,变成了朋友。

女孩子之间基本上只要认识,还一起逛过街,称一声朋友是没有问题的,但还算不得好朋友吧……多约几次就是了。

安暖知道白茴才是竹君棠的好朋友,从白茴的空间动态就知道,白茴经常和竹君棠厮混在一起,她们两个人的共同爱好很多,极其迷恋自拍,LO裙,汉服和JK制服这些东西。

竹君棠最钟爱的好像是LO裙,汉服和女子高中生制服之类的自拍少一点,最近白茴还转发了竹君棠穿着绵羊玩偶服的照片。

竹君棠穿着绵羊玩偶服的照片时,总是做出一副大摇大摆,觉得她很厉害的样子,气势看上去比其他穿着的时候要充足一些……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她的认知就这样吧。

“是她。”刘长安转过头去,眼不见为净,真能嘚瑟,居然还在车头插红旗……算了,也不能说她没资格,台岛人士里也是有大熊猫一样稀罕的统派人士。

竹君棠这种一出生就接受各种台岛降智和洗脑信息的小朋友,现在的觉悟还行,已经很难得了。

这也离不开她的交际环境,她认识秦蓬这样的人,和台岛那边的政客对比一下,便知道只要秦蓬这样的人还有影响力,秦蓬这样的人的意志还在传承,台岛那边是没有希望的。

竹君棠其实是个非常现实的商人头脑,也很坦诚,她那些门主战无不胜她就跟在后面摇旗呐喊,门主战败她就逃之夭夭的话,并不只是单纯的玩笑,反应的还是她的某些思想……大陆这边太强了,小仙女自然就站这边,竹家这种封建社会传承下来的豪门,不可能对台岛的政客和上不得台面的政权,有什么忠诚度。

“竹君棠啊。”柳月望回头看了一眼安暖,果然安暖看到竹君棠的反应要平静的多。

安暖看到白茴的海报,都比看到竹君棠真人要激动。

这姑娘太傻了,柳月望摇了摇头,明明竹君棠才是那种作为女朋友,最应该警惕男朋友和其接触的对象。

柳月望倒也不是觉得刘长安对竹君棠有什么觊觎,只是客观而理智地分析一下而已,并且觉得在竹君棠的对比下,安暖特别针对白茴真的没有道理。

白茴确实很完美,个子适中,不像安暖那样跟路灯一样,身材比例匀称,就显得腿长,罩杯更是安暖难以媲美的。

女孩子能长成这样,真的太好了……毕竟安暖美是极美的,在刘长安这种人眼里也是完美女朋友,但是适配性太差了。

适合白茴的男朋友,或者觉得白茴这样的女孩子最适合自己的男人数不胜数。

安暖就不一样了,估计百分之九十的男人在身高上就无法匹配了,女人如果不是委屈自己的话,大部分时候也不会选择身高不如自己太多的男人。

安暖算是运气好,遇见了刘长安,柳月望这么想着……她现在是真的庆幸,要不是刘长安,也不知道安暖怎么找男朋友,能找到啥样的。

“这个女孩儿来头不小啊。”凌教授啧啧感慨着,这就是真正的有钱人吧,又推了推柳月望,“你看,人家开的不也是国产车?”

柳月望一时语塞,人家有钱到了一定境界,就算骑个共享单车也没人鄙视她,但柳月望只是个普通人,普通人需要这些外物来支撑排面,光提高精神境界没有太大意思……除非是刘长安这家伙。

不对,刘长安这人不需要外物来支撑排面,不是因为他精神境界太高,而是因为他压根就不是普通人了!

更何况很多时候刘长安的精神境界也不高,他不是那种唾面自干,又或者因为修养太好,对于现实生活中普通人感觉的各种憋屈和郁闷无感,而是他遇到这样的情况,就会直接用拳头解决问题,把别人打一顿。

例如,上次柳月望被开奥迪A5的女司机鄙视,如果是刘长安,他要是想计较的话,估计就把人给打了。

把人打了以后,当然念头通达,难道还会像柳月望这样憋着气想“我换了车以后再遇到那贱人她就没法鄙视我了”。

以前安暖不会和柳月望讲一些可能会让柳月望对刘长安产生负面印象的事情,自从知道刘长安在妈妈心中地位稳固以后,安暖才讲刘长安用拳头解决问题的那些事。

柳月望也亲身体会过了,刘长安没有直接用拳头揍她,但也差不多了。

“我上次和芝芝去买包,逛的就是她家的商场。对了,她还牵着一只羊驼。”安暖用一种长了见识的语气感慨,“原来有钱人养宠物都不是自己动手,她那只羊驼叫龙傲天,还有人专门给她养猫养狗,她的猫和狗名字也很有趣,猫叫圣女,狗叫门主。”

安暖说完,感觉到身旁的男朋友身体僵了一下,不由得转头看他,发现刘长安极其罕见的露出强忍着什么情绪的状态。

这是很少见的,就像刘长安很少发火,因为他不高兴的时候,马上就会解决让他不高兴的人和事,所以心中没有情绪积累,自然不会爆发怒火。

竹君棠那只猫的名字,可以说是恰如其分,但是她那只狗……刘长安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就把她收拾了一顿,但也忘记了要求她改名,懒得和她计较。

现在这猫和狗还是这名也不奇怪,刘长安怀疑的是那头叫龙傲天的羊驼,竹君棠又是在影射他。

竹君棠平常无所事事,把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挑衅,侮辱,针对刘长安这件事上,即使最后经常被侮辱的反而是她,依然乐此不彼。

“这人好有意思。”凌教授噗哧一笑,“那天芝芝买了包回来就说了竹君棠的名字,原来就是这小姑娘。”

“竹君棠确实很有意思……对了,凌姨你知不知道,那个追求芝芝追到郡沙的男孩子,就是被竹君棠的狗咬了。”安暖对凌教授说道。

那一次安暖陪着韩芝芝去看吴凡,竹君棠也在现场,当时竹君棠的种种表现,就让安暖惊叹不已。

“咬的好。”凌教授皱了皱眉,“后来我看了那个男孩子的面相,尖嘴猴腮的,眼神不正,好像还一边追芝芝,一边想要安暖的联系方式,芝芝都和我说了。”

“这个竹君棠,学习不好,也不好好学习,不是正儿八经考进来的。”柳月望对于竹君棠的这一点,依然耿耿于怀。

第一次遇见竹君棠的时候,是竹君棠陪着秦雅南,当时竹君棠就一副豪门大小姐不学无术的样子,说什么“我不高考”,柳月望对于这种不通过自身努力和自身能力进入大学的人,一向没有太多好感……不过竹君棠长得太可爱了,削弱了这些恶感。

天真的人,缺少社会毒打的人,总是顺风顺水,没有被各种潜规则折磨过的人,正义感和是非观往往都比较强烈。

“她好的不学,乱七八糟的就爱学了。”刘长安面无表情地说道,竹君棠对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感兴趣,就是对学习没什么兴趣。

“这倒是。”安暖掩嘴笑了起来,“她还喜欢学骂人的话,那天她就告诉我,说她学了一句骂人的话:狗日的。”

柳月望和凌教授都笑了起来,要是自己家女儿学骂人的话,少不得打一顿,但是别人家可爱的小姑娘认认真真学骂人的话,又觉得好玩好笑。

“狗日的。”刘长安重复了一下,不再面无表情,轻轻地握着安暖的手,自己的女朋友也傻乎乎的,只怕是被人骂了……当然,这也不怪安暖,刘长安都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她是不是看着你,很认真地看着你……是不是在说了她的狗叫门主之类的,然后就跟你说她学了这么一句骂人的话?”刘长安问道。

他太懂竹君棠了。

竹君棠不会放过任何可以挑衅刘长安的机会,尤其是这种既损安暖又损刘长安的机会,她就更不会放过了。

安暖吃惊地看着自己的男朋友,好像他在现场亲眼目睹一样,不由得点了点头。

刘长安没有说什么,等柳月望停好车,就对她们三个说道:“你们先逛,我去找下竹君棠有点事,马上回来找你们。”

“是不是她得罪你了?”因为是竹君棠,安暖倒没有往男女暧昧之事上去想,但男女之间发生亲密无间的关系以后,往往就更懂得感知对方的情绪和冲动,毕竟亲密的时候都喜欢体会和观察对方。

“嗯,我去把她打一顿。”刘长安没有告诉安暖具体原因,因为他并不想让安暖和竹君棠之间的关系太差,竹君棠也不是真的对安暖有什么意见要损她,竹君棠只是针对刘长安而已。

“啊?”凌教授和柳月望都吃了一惊,这么可爱的小姑娘,他怎么下的了手?还有……为什么啊!

通过亲身体验,凌教授和柳月望都知道刘长安绝对没有什么对女人心软一些的思想,辣手摧花倒是十分擅长,凌教授和柳月望这两朵娇花都被他摧残成残花败柳了。

“那一会儿我去找你吧,反正我也要逛漫展的。”安暖没有试图阻止刘长安,安暖不是那种即便不知晓事情经过,背后原因,还要凭着自己的标准,先自顾自地劝阻或者评价一下别人得作风。

刘长安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安暖好奇,但不会怀疑刘长安是疯了。

“你疯了啊,突然去打她干什么?”柳月望是长辈,当然要劝阻一下。

凌教授也跟着用力点头,她和柳月望都很喜欢刘长安,把他当成半个女婿或者准女婿看待的。

“没事,我经常打她的,她习惯了。”刘长安劝慰道,让她们放心,拍了拍凌教授和柳月望的肩膀,语气温和:“你们玩儿去吧,注意安全,小心人多拥挤的地方有咸猪手,有事给我打电话……”

看着刘长安离开,凌教授和柳月望才回过神来,这人和她们说话的语气,怎么跟哄小女孩一样……不过听着挺舒服的,让人有点想语气娇柔地应他一声。

-

-

我真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